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王小盾揭秘中国神话符号:以夜晚太阳为例  

2016-11-30 15:20:3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1
 

  王小盾: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通过一个神话,一种艺术样式,某一个年代的天文学现象,来讨论上古时代,也就是孔子之前的那个时代的神话、艺术和科学。并且从这三个讨论当中,引出一些理论上的看法,比如第四单元讨论上古符号和思维的关系,上古符号和语言的关系,经典世界和前经典世界的隔阂与沟通问题,另外也讨论了天人之际,轴心突破的理论问题。今天讲第一个单元里面的第一部分,明天讲第四单元一个部分,用这两个部分来让大家了解我在这个领域里的一些思考。今天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打算讲九个方面的问题,时间不够会略掉其中一些部分,主要是讨论神话是什么的问题,用太阳神话作为例证来讨论这个问题。

  从神话当中可以引出一些理论问题,就是神话典籍,神话体系,神话同历史的关联,任何探索神话所具有的真相,神话所特有的表达方式。现在我们讨论神话是什么的问题。大家是不是在课堂上接触过神话这个概念,是不是知道关于神话有两个很著名的定义,其中一个定义说神话是产生于原始氏族社会古老的散文作品,是那个时期人们对于自然界和社会生活加以不自觉形象化的表述,是以幻想为主要手段的语言艺术。大家是否同意这个定义?这个定义是神话学教科书的定义,也是流传最广的一个定义,大家是不是会同意它呢?还有一种定义,可以说比它流传得更广,是马克思的话,他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或者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这个表述对于神话学影响可以说更加深远,因为这被看作中国学术的圣经。这两个定义大家是不是都能同意呢?

  按照这两个定义,还有另外一些描述,比如中国文学史教课书,就把这两个定义具体化,比如它介绍夸父逐日的神话,他说“夸父为什么要与日逐走,这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夸父那强烈的自信心、那奋力拼搏的勇气以及他那溶入太阳光芒中的高大形象,构成了一幅气势磅礴的画面,反映了古代先民壮丽的理想。”这是和前面所说的定义,征服自然的表述相关联的。中国文学史教课书另外也说“女娲神话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有着奇异神通而又辛勤劳作的妇女形象,她所做的一切都充满了对人类的慈爱之情。”这个说法也和前面两个定义是相关联的,也就是说,和神话是一种散文的作品,是一种艺术,一种语言艺术这样的表述相关联的。

  我今天想说的是,这两个定义是充满错误的,根据我们对神话材料的了解,它基本上歪曲了古代神话的性质,神话是产生于原始氏族社会古老的散文作品吗?看看《山海经》好像是这样的,但是《山海经》只是关于神话的记录,某一种记录,未必就是神话本来的样貌。只要看看各个少数民族他们保存到现在的那些被称作古歌、史诗的作品就知道,神话是要在仪式上演唱的,如果不是韵文他们表演不下去,记录不出来,所以说它是散文作品,这是神话某一种文本的表现方式,未必是神话本身,这种方式可能跟汉字产生比较早有关系。

  神话是一种不自觉的表述吗?我们知道活着的神话如果调查,知道它们是一个族群里面,反映了一个族群共同信仰,同一个族群历史上发生的大事情是有紧密关联的。如果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被记录下来。还有说神话是幻想,也是奇怪的说法,为什么幻想的东西人们要去记录?还有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或者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这个说法至少是片面的,因为我们看到的神话不只是一种功能,不只是处理人和自然关系的功能,它必定要处理人和社会的关系,必定要有认识的作用,必定要有调整人和人之间社会关系的作用,否则它也不会存在下来。所以第二个定义也是不对的,至少把神话的功能狭隘化了。根据我们所了解的神话,我们是掌握中国各个民族创造的神话,我们应该对神话有一个新的理解。

  比如关于夸父的神话和女娲神话,它所表现的问题,也跟刚才我的认识有关系。人们简单把它当做一种文学作品了,而没有想到它是远古时代,人们关于生活方方面面的记录。比如夸父神话就有这样一种解释,在汉族文献当中流传下来的夸父神话,其实从结构上看,它和少数民族神话是有关联的,同拉祜族的扎鲁树神话以及彝族、纳西族、哈尼族的历法树神话是有关联的,它们在细节上产生了对应,它们有共同的结构,如果把它们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夸父逐日有更加深刻的内涵。比如夸父逐日的神话里面有“夸父欲追日影,逮之于禺谷”这样的细节。比如拉祜族扎鲁树神话也有“夕阳西下,波梭拉着一根芦苇杆还在忙着”,他们共同的原型就是黄昏的时候对于日影的观测。比如神话里面有“夸父喝干河渭”这样的说法,扎鲁树神话里面也有“波梭喝干了半条江”的说法,经过分析也可以看出,它同历法的某个节点是有关系的。它指的是冬至以后进入旱季的时候。还有“夸父力竭而死”跟“波梭一觉睡了三年”可以对应。“夸父所弃之杖化为邓林”和“芦苇杆变成一棵树”可以对应。另外从扎鲁树神话里,树有30株根,有12岔枝,有360片树叶这样的表述来看,这个神话确确实实跟历法相关的,它反映了通过圭表测影制订历法这样的仪式活动。其实我们汉族古代记载里也有类似的记载,像《尚书·尧典》里面就记载了尧任命四个天文官,处在四个方向,观察四个季节,四种天象,这也是跟早上迎接太阳出来,晚上送走太阳的两个仪式相关联的。早上的仪式叫(寅宾出日),晚上那个仪式叫做(寅饯纳日)。

  如果把许许多多关于太阳的仪式,太阳的说法,关于太阳的故事联系起来,我们可以对夸父逐日神话建立另外一种认识,就是说夸父逐日神话并不是说去表现那种自信心,那种勇气,那种高大的形象的。就一个族群来说,一个人他的自信心,他的勇气和他的高大形象,其实是微不足道的,而对于一个族群来说,这个族群同太阳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太阳意味着什么呢?太阳意味着人的一切,意味着生命的来源,也意味着知识的来源,没有太阳,什么都不能生长,所以太阳早就被人们看作生命的来源,没有太阳,人们不知道东和西,不知道南和北,不知道早上和晚上,所有知识起点其实就是人对太阳的观测。所以在各个民族当中都会流传对太阳崇拜,有人说有一种图腾叫太阳图腾,这种说法对不对呢?这种说法显然不对的,因为图腾是某一个族群的标志,因为是标志,所以成为某个族群的崇拜物,太阳存在任何一个族群,所以太阳是图腾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它不可能只存在一个族群当中。

  所以我们今天从太阳神话开始,介绍一下我对神话的理解。我们可以从两个问题进入太阳神话,第一,我们都知道在汉族文献记载里面,关于太阳神话有四个母题。第一,说“日月出于东海之上,浴于汤谷,入于西北大荒之中。”西北大荒那个地方叫做“虞渊之汜”,“崦嵫”,“蒙水”。它之所以叫做“虞渊之汜”,“崦嵫”,“蒙水”,我可能解释得不好,语言学家(华学诚教授)能解释得更好。

  第二个神话说太阳居住在神树之上,“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这个神话就是所谓的十日神话,这个说法确确实实大家看右边的图里面有所表现。这是在成都附近的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一颗青铜树,是三星堆遗址的标志,它高27米,这棵树表现了九个太阳鸟居住在下枝,一个太阳鸟居住在上枝的景象。所以三星堆研究者就把这棵树称作“若木”,为什么?他们认为成都在大陆的西边,是太阳落山的地方,但是我想这个说法未必对,为什么不能把它叫做“扶桑”呢?因为在华阳国人的心目当中,华阳国本身就是世界的中心,那(华学诚)教授曾经在四川师范大学就读,可能会赞同我的观点。当然我这是笑话,叫“扶桑”“若木”都无所谓的。我想说的是这样的神话主题也是流传很广的。

  第三个主题说太阳是被羲和生下来的,羲和在甘渊这个地方洗太阳,它主管太阳和月亮出入,洗太阳,这就反映古代人的一种想象,掌管太阳和月亮的神,要负责在大海里洗浴太阳,所以太阳和月亮,一定要从大海里面升起来或者落下去。

  第四个主题说太阳“载于乌”,从东方飞到西方,这个“乌”,又叫做“踆乌”,“三足乌”,也叫“三足鸟”,有许多说法。“踆”是蹲的意思,为什么把鸟叫做蹲着的鸟呢?为什么说这个鸟有三个足呢?等会儿我们会讲等,总之,关于太阳有四个这样的主题,大家都应该有所了解。大家都知道太阳确确实实在古代人想象当中,从东方飞到西方,然后落下来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太阳就像鸟一样,古代人把太阳比作鸟,这种比喻是流行很广的。但是我要提的问题是,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来,最后在西方落下去,接下来怎样呢?接下来是黑夜,在黑夜里干嘛呢?还有太阳从东方升起,到西方落下,第二天是不是又升起来了呢?第二天升起来的太阳是不是原来的太阳呢?有个说法是十个太阳轮流升,有的说法是说十个太阳同时升,把大地都烤焦了。所以在古代人看法当中,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去的太阳,很可能是同一个太阳。

1
 

  但是中国古代文献,浩如烟海的文献,居然没有记载这个故事,各个民族也好像都没有谈论这个故事,不知道晚上太阳到哪里去了。如果我们平心静气进入古代文献,去阅读,去思考,发现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古代人不至于那么脑残,怎么不会想象晚上太阳到哪里去了呢?这就是我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文学史上的问题,文学史上有一本书是屈原写的《楚辞·天问》,他提出对于宇宙万物运动的质疑,其中一个问题是这样说的,“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曜灵安藏?”意思是说,天户怎样关闭而造就了黑夜?又怎样打开而造就了白昼?角宿未启天关之前,太阳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说角宿呢?因为天上有二十八宿,二十八宿分四个部分,东方有七宿,西方有七宿,东方的七个星座分别叫做“角、亢、氐、房、心、尾、箕”,“角”是第一颗星星,所以它用“角宿”作为东方天空的标志。说角宿没有打开天关之前,太阳藏在什么地方?在古代神话里有一个神叫“鲧”,他生下了大禹,是很了不起的鲧,他不能胜任治洪之事,结果他的儿子有一个治水成功的故事流传下来了。他没有成功,他不能胜任治洪之事,为什么他又深孚众望,又作为很有名的神留下来了呢?大家都说不必为鲧担心,那又为什么不让他试试看呢?接下来一句话叫做“鸱龟曳衔,鲧何听焉?”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鸱和龟,猫头鹰和龟在那儿拉拉扯扯,这个鲧干了什么呢?你又何圣何德呢?这个“听”有人解释为和“圣人”的“圣”为通假字,意思是鲧有什么“圣德”呢?但是为什么把“鸱龟曳衔”这四个字放进来呢?没有什么合理的解释。接下来的话是,鲧按自己的意愿取得了成功,天地为什么要对他加以惩罚,尧把鲧流放于羽山,绝在不毛之地,为什么三年不舍其罪?这就是《楚辞·天问》里的几个问题。

  那么这里就出现一个文学史的问题,“鸱龟曳衔,鲧何听焉”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突然发现太阳神话和鸱龟曳衔可以联系在一起思考,可以通过“鸱龟曳衔”这四个字把晚上的太阳到哪里去了的问题加以解答。下面就是我的解答。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看看猫头鹰和乌龟在古代人们心中是怎样的动物。左边这个图是陕北庙底沟文化的彩陶,新石器时代的图像,说明什么呢?说明新石器时代,人们的想象当中,确实有一个三足鸟是作为太阳鸟飞翔的,三足鸟或者三足乌的传说是由来已久的。右边的图就是猫头鹰,我们都知道,生物学上有分类,在动物里面,有脊椎动物这样一个类别,脊椎动物里面又有六个纲,有圆口纲、鱼纲、两栖纲,其中还有鸟纲,鸟纲里面又有各种各样的分类,其中一个分类是鸱鸮科,在鸱鸮科里有两种鸟,一类叫草鸮,另外一类叫做鸱鸮,现在大家看到的这幅图就是鸱鸮,也就是猫头鹰。我在农村劳动住过五十年,我住房子的外面有一棵树,上面有一个猫头鹰,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它的叫声,现在回想起来就知道,那个猫头鹰被古代人崇拜是有道理的。因为夜晚的叫声相当凄厉,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另外猫头鹰是一种留鸟,住在树上不走的鸟,我们知道很多鸟是游禽,很多鸟是候鸟,秋天走,春天回来,但是猫头鹰是留鸟,这种鸟容易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因为它给人们印象深,有可能成为一个部落、族群的标志。古代记录关于鸱鸮也有这样的说法,比如“鸱目虎吻”“鸱视狼顾” “鸱蹲”“一首而三身”这样一些说法,这些说法和我们左边看到的那个图像是可以对应起来的。就是说“一首而三身”很可能是古代人认为鸱鸮是一种太阳鸟。把它叫做“一首而三身”,或者“三足乌”,有可能把猫头鹰蹲着的形象,画成仪式上的图画,然后给它这样一个名称。总之,左右两幅图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古代文献关于鸱鸮、关于“踆乌”这样的描写。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商代的青铜器,除了左下角青铜器以外,另外三个都叫做卣,它们分别出自湖南株洲、河南罗山和湖南长沙,它们都表现为两鸮相背的形状。左下角的图是著名的“妇好”鸮尊,出土在“妇好墓”里。这几个图首先表现了商代人,殷商时候的人对猫头鹰的重视,甚至是对猫头鹰的崇拜。另外也表现了猫头鹰同太阳的关系,因为在非常重要的部位,比如在猫头鹰的前胸这个部位,有一个圆涡纹,这个圆涡是代表太阳的,比较明显的是左下角的鸮尊,它明显表现了猫头鹰和太阳的关联。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商代殷墟的玉鸮,同样也表现了和青铜器猫头鹰一致的花纹,也强调了它同太阳的关联,有圆涡纹。这样一种情况非常有意思的是,出现在商代墓葬里面的动物形象,他们也同样出现在红山文化墓葬当中,我们知道红山文化和商代文化有一定关联,有人认为东夷文化和殷商文化有一定关系,而东夷文化分布早期就是红山文化分布的地方,也就是辽宁、内蒙一带。如果这样看的话,我们就可以从东夷文化和商代文化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不仅崇拜猫头鹰,而且崇拜乌龟,因为右上角我们看到了红山文化出土的乌龟,把乌龟刻成玉,表明了红山时代人们对于龟的崇拜。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商代,在商代青铜器上也可以看到大量龟文,比如屏幕上显示的五个龟,我猜想是中国大陆境内能够看到商代青铜器所有的龟,它们分别出自北京平谷,陕北清涧、江西新干、河南郑州,出土在不同的地区。说明当时人对龟的崇拜意识,分布相当广,而且这五个图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仍然表现了对太阳的关注。比如左上角的龟,它的周围有连珠纹,云雷纹,最外的一圈叫做云雷纹,代表天上的云和雷。往里一层是连珠纹,代表着星星。既然有云雷纹,有连珠纹,就说明这幅图是关于天空的画像,正中那些圆涡纹是什么呢?很显然就是太阳的象征,这就意味着古代人是把乌龟当做太阳神看待的。中间那幅图同样表现了对太阳的崇拜,因为它的中部是圆涡纹,在圆涡周围有十三个圆圈,为什么是十三个圆圈,而不是十个圆圈呢?假如十个圆圈我们可以想象它是关于天有十日的描写,但是这里出现了十三个圆圈。可见这里有一个隐喻,古代人认为龟的每个背板都象征一个太阳,整个龟是太阳神的化身。还有右上角也表现了对十个太阳的崇拜。左下角的龟纹同样是把圆涡纹放在龟背中央的,这些图像都有一个意思,都是指向龟为太阳的概念。

  我在以前演讲里是这么说的,说这是我能看到所有关于龟的青铜图像,但是我这个话说了不久,就碰到一个意外,去年在这本书交稿之前,我在巴黎吉美博物馆看到另外一个盆,这个盆的中央部位是一个龟,它和前面看到的五个盆有共同的特点,它是盛水的,盆的其他部分都有鱼的装饰,这是共同的。它的不同就在于龟的背上出现了十八个圆圈,这十八个圆圈我目前还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但是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龟和太阳的关联,龟和水的关联确实是存在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设想在商代的时候人们把龟是当做水里的太阳神看待的。太阳既是阳物,又是阴物,作为阴物的太阳是什么太阳呢?我觉得可以回到我们的问题上来了,应该就是晚上的太阳。

  关于龟,古代文献做了很多描写,他们会强调龟作为太阳神的性格和地神的性格,会强调龟是一种阳物,认为龟是居住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叫做“汤谷”,太阳落下去的地方叫做“崦嵫”。根据古代的文献记载,和刚才大家看到的图像,我认为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我们先假设鸱和龟扮演了特殊太阳神的角色,主要联系夜晚的太阳,在黑夜之中将太阳自西方(或北方)运往东方。既是太阳死亡的象征,又是太阳复生的象征。这是一个假设,这个假设根据刚才的关于龟和猫头鹰的图像,可以得出这样的假设,但是这个假设能不能成立,我们要继续进行论证。

  这是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一幅帛画,我认为这幅帛画就可以回答“鸱龟曳衔”四个字的含义,因为这个帛画确实出现了猫头鹰和龟合为一体的图像,就是右边这个图,中部、左右各有一个猫头鹰站在龟背上的图案,整个这幅图很多学者做过讨论,关于这幅图的讨论可以编成一本书。比如郭沫若就写过文章讨论这幅帛画,现在我认为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幅帛画是分成三个部分的,上面这个部分描写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天上世界,就是冥界,中部是祖先们居住的人间的世界,下部是祖先们居住的地下的世界。上面有两条龙,龙身上各有一个太阳、月亮,这是很清楚的,太阳里面画着一只鸟,月亮上面站着一个蟾蜍,蟾蜍代表月亮,鸟代表太阳。在上部和中间部位有一个玄关,有两个神坐在那里看守着天关,下面是一个华盖,华盖上面是两只凤凰鸟,下面是一只猫头鹰,大家注意一下,猫头鹰在这个画面里面第一次出现,它是掌管天和地的动物。平板上面有几个人,这几个人我认为就是墓主,下面有一个蛟龙,作为地和水的分界,蛟龙穿玉壁而过,在古代图案了出现大量的玉壁,它们通常代表生命的再生。这里面两条龙两尾相交,叫做蛟龙,蛟龙代表着就是繁殖、繁衍、生殖、再生,再下面是水的世界,水的世界下面是两个金鱼相交,两个金鱼上面站了一个神,这个神的两边有两只猫头鹰,站在两个龟的背上。

  猫头鹰站在乌龟背上,能不能推测它们代表太阳呢?有一个问题可以帮助我们完成这个想象,这个问题是郭沫若提出来的,他提的问题是这样的,在天上的世界里面,到底一共有几个太阳,每个圆圈是一个太阳,大家看到了,右边龙的身上有很多圆圈,数来数去,只有九个圆圈,就是说天上只有九个太阳。郭沫若做了一个判断,他说可能因为这幅画是楚国人画的,楚国人相信天上的太阳是九个太阳,所以大家接受了。但是我认为他的话是有问题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认为底下的猫头鹰就是第十个太阳呢。按照我们刚才的推论,晚上的太阳化身为猫头鹰,站在乌龟的背上,从西边回到东边重新升起,我们曾经有这样一个假设。按照这个假设,把这个猫头鹰和乌龟的合体解释为太阳,这是可以成立的,这两个猫头鹰、两个乌龟关系是什么关系呢?有可能是指两个猫头鹰和两个乌龟,还有一种可能是指同样一种东西,就是古代人画连环画,会把两个动作分解成两幅图画,左边代表鸱和龟的一个动作,右边代表鸱和龟另外一个动作,左边鸱和龟代表西边的太阳,右边代表东边的太阳,西边的太阳是准备落下的太阳,右边的太阳是准备升起的太阳,我比较认可这种说法。这种说法能不能成立,我们还要看有没有新的证据。

  1978年在河南新郑出土的汉代画像砖里出土了一个图像,研究者把画像砖编号为第17块、第18块,把第17块命名鸩鸟和玄武,把第18块命名为鲧与鸱龟,这个命名是非常有水平的,因为把这个鸟叫做鸩鸟是有根据的。有很多文献材料证明,古代人对于鸩有特殊的看法,认为这个鸩有运日的特性,有阴邪的特性,还有一种特性是它们能够食蛇。我这里只展示一种说法,很多说法共同指向了鸩鸟的这三个特性,在古代人想象当中,鸩鸟是可以运送太阳的,可以和太阴时间相谐和的,是能够吃蛇的。果然我们看见这个鸟嘴巴里面衔着一条蛇,而且和龟联系在一起。如果把它和刚才的神话故事放在一起看,这就意味着在古代的时候可能有两种关于鸟和乌龟相结合,代表太阳的神话,一种神话是把那个鸟看作猫头鹰,另外一种神话把它看作鸩鸟,鸩和猫头鹰有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大型的鸟,它们都是有毒的鸟,它们都是古代人所崇拜的某种夜神。底下这个画被称作鲧和鸱龟,也是很合理的。后面追赶的人就是鲧,前面的就是站在乌龟背上的猫头鹰,而在它们周围环绕着十颗太阳,底下那幅画和我们刚才看到马王堆的帛画就能够说明,“鸱龟曳衔,鲧何听焉”这八个字在图像上能够找到对应,就是说这八个字是能够得到解释的,是汉代以前人们非常重要的信仰。只是这个信仰在不同地区流传的时候,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法把“鸱”叫做“鸩”,有的说法把“鸱”叫做猫头鹰。除此之外,还在汉甘泉宫瓦当上看到类似的情况,这个瓦当被研究者命名为“蟾蜍玉兔纹瓦当” “龟蛇雁纹瓦当”是指左边这个,这个命名可能有点问题。因为那个“雁”解释为雁没有太多根据,只是觉得它长得像雁。把它解释为“龟蛇雁纹瓦当”,就不像我们刚才看到的河南学者们做的事情那样,把这个鸟称作鸩鸟,我的意思是甘肃学者好像不如河南学者水平高,他们错误的给这个鸟了一个命名。我们都知道右边的玉兔和蟾蜍结合在一起,一定是代表月亮。左边和龟和鸟的结合一定代表太阳,它们出土在同样一个地方,它们成对地出现,可以这么去判断。所以两个瓦当也可以分别命名为太阳瓦当和月亮瓦当。既然是太阳瓦当,里面鸟和乌龟的结合,就意味着“鸱龟曳衔”这个神话还有一种表现方式,就是表现为鸩鸟和龟的结合,总之可以印证我们刚才的话,鸟和龟的结合,代表了某一种太阳。

  现在大家看到这个图上左上是郑州画像砖里面的一幅画,这个画画的一只老虎,它身上站着一只乌龟,前面有一只鸟,这个鸟和龟又出现在一起了。因此可以认定它就是鸱和龟的另外一种表现方式,鸱现在没有站在龟的背上,但是它们出现在老虎周围,说明什么呢?说明晚上太阳落山了,它掉在西边,迎接它的是西边的星宿神“白虎”。大家知道古代有一种信仰,叫做“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用白虎代表西边,用青龙代表东方,用玄武代表北方,用朱雀代表南方。比如南京有一个玄武门,玄武湖,位于南京北部。这个图表示太阳和西方的结合,其实还可以找到别的证据来证明它的,在古人心目当中,一直认为太阳是和西边星空相联系的,这和我们现代人想法不一样。我们总是把太阳在东方的升起,看作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认为东方是和太阳相联系的。但是要知道这个画像砖是埋在墓葬里面的,它是送给死去的人,送给祖先的,它们代表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人们的想象当中,它的星空图景和我们在人间看到的确实是不一样。我们看到另外两块画像砖就说明这一点,右边两个画像砖出土于河南南阳,一个描写的是月亮和东方的联系,大圆圈里面有一个兔,圆形的动物,应该是吴刚和玉兔,代表了月亮。而月亮下面这个图明明白白是代表东方的,为什么?在这个龙的周围有许许多多的星星,这些星星就是我刚才说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个星宿,“亢”代表龙的喉咙,“氐”代表龙的胸脯,“房”也是代表龙的胸脯,因为龙的上身很长,所以古代词语里面好几个词来指它的上身部位。最上面的六颗星,明明白白摆成一个簸箕形状,它代表东方第七个星座“箕”,尾巴还有两颗星代表“尾”,就是“角、亢、氐、房、心、尾、箕”,这七个星座在这个图上的表现是非常明确的。因为这个龙就是东方的龙,因此这个图表示的就是月亮在东方升起的景象。也就是说,左上角的图和右下角的图形成一个对比,它们反映的就是月亮从东方升起,太阳从西方落下这样的图景,这是古代人所想象的祖先们居住的那个世界常见的图景。右边这幅图也表现同样的意识,在古代人心目当中,太阳是落在下面的,而月亮是升在天空的,这便是逝者的世界。

  我觉得根据上面这样一些图案,基本上就能够得出这样一个认识,就是说在古代的时候,确实有一种关于夜晚太阳的神话。这个神话跟我们所想象的不同,到了晚上的时候,太阳变形了,太阳已经不是太阳了,它化身为另一种鸟,化身为猫头鹰或者别的鸟,它站在乌龟背上,从西往东运行,第二天重新升起,可以肯定在古代人想象当中,东方升起的太阳,就是昨天晚上落下去的太阳。

  我可以拿出别的证据证明刚才的说法,因为我们要研究古代神话里的黑水,大家知道古代神话的黑水,如果我们研究古代神话的昆仑,我们就会发现昆仑、黑水神话和我刚才说的鸱龟曳衔神话是一套神话。黑水神话讲的是太阳从西方回到东方时候进入的通道,这个是出土在汉代洛阳卜千秋墓墓顶壁画,它是很长的壁画,我把它截成两部分了,我认为这个壁画画的就是黑水。它的原型是什么呢?我们每天晚上在天空中所能看到的银河,在古代的时候人们设想,太阳从西方向东方运行是在黑水当中的运行。比如这个图上部,右边是一个太阳,下面那幅图左边是一个月亮,它们合并成一个图,描写的是太阳从西向东的运行,描写的就是晚上太阳落山,月亮升起这个时刻的景象。这个图画在洛阳卜千秋墓的墓顶,说明古代人确实有银河就是黑水的想象,黑水被古代人设想为太阳运行的通道。

  通过这个神话,基本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认识,《楚辞·天问》所说的“鸱龟曳衔,鲧何听焉”和前面说的“不任汨鸿,师何以尚之”“佥曰何忧,何不课而行之”这样一些话是相关联的话,它们同屈原在楚先王宗庙里面看到的壁画是有关联的。因为在关于楚辞注解里说到这样的话,“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这是王逸注解《天问》时候说的话,认为屈原是面对公卿祠堂的图画创作了《天问》。《吕氏春秋?谕大》引《商书》:“五世之庙,可以观怪。”庙是一本书,那个书里面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为什么?它有大量的壁画。我们也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子入太庙每事问”。孔子跑到庙里面,每件事情都要问,为什么?他是不是问怎么洒水,怎么扫地呢,肯定是要问的。但是我认为他主要关心的就是这个庙里面各种各样的壁画里面所反映的传统历史故事。

  从这个角度看,就可以把《楚辞·天问》刚才说的那一段话,看作是关于壁画图像一系列的提问,而这个提问中心是太阳。这个画的原文是这样说的,“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曜灵安藏?”天户怎样关闭而造就了黑夜?又怎样打开而造就了白昼?角宿未启天关之前,太阳藏在什么地方?首先是问到太阳的问题,然后问到鲧的问题,然后问到晚上太阳的问题,然后又回到鲧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鸱龟曳衔,鲧何听焉”确实是可以解释的。它所反映的晚上太阳运行的神话是的的确确存在的。那么既然有这样的理解,可不可以对《楚辞·天问》的神话体系有一个新的认识呢?我认为可以,而这也是学术界讨论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在台湾参加过几次学术讨论会,碰到过这样的问题。一种意见,学者们认为《楚辞·天问》有一些错简,由于有错简,所以大家读不通它,因此把读不通的地方,解释为错简。因此有人主张把《楚辞·天问》里面“角宿未旦,曜灵安藏”作为错简,为什么?因为他认为“角宿未旦,曜灵安藏”是一个太阳神话,不应该和“鸱龟曳衔”放在一起,这就是他在没有明白“鸱龟曳衔,鲧何听焉”到底什么含义,没有明白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做了这样的判断,这就说明他的建议是不正确的。还有一些学者建议对《楚辞》神话结构加以分析,他们的分析方法通常是一种文学的方法,也就是从时空顺序,神灵性格,神灵关系的角度,来对神话题材加以分类,他们认为分类完成了,体系就建立起来了。

  现在我们看看刚才的故事就知道,这样两种做法都是有问题的。第一种问题的做法在于,他未必了解古人所说的那些话本来的含义,没有把天文里面那些诗句和古代仪式,古代壁画图像联系起来,后面一种做法就是用现代人心目当中的逻辑代替了古人的逻辑。因为《楚辞·天问》的逻辑并不同于现代人,不能以理想的逻辑事物分类的方法来建构古代神话的体系,这是行不通的。因为任何分类都是在观念上建立秩序,但神话的存在却很难说是作为现代人的观念而存在的,它应该是作为古代人的观念而存在的,但是古代人观念怎么寻找呢?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问题。今天我们去理解古代人神话,去理解古代人的心目当中神话的逻辑,很可能的方式是通过当时的壁画和仪式去寻找答案。

  从理论上说,现在人所谓神话体系,其实指的是文学上的逻辑,也就是故事的结构,这是把被《荷马史诗,《神谱》经典整合过的希腊神话来作为比较的标准,是用经典化的希腊神话形态衡量中国神话,这显然是不对的。我在国外博物馆进行考察的时候,我注意到大量古代雕塑,已经表现为我们文本上看到的希腊神话。罗马神话不一样的情节,不一样的神的关系。在文本里面现在保留下来的经典里面,神和神之间有很明确的亲属关系,代表善和恶,代表不同社会分工。在故事情节上,的确显得有体系的,是不同于中国神话的。但是它也不一定就同于原生形态的希腊神话。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从中国神话和希腊神话相对比的情况看,中国神话体系应该比它更加深刻,更加完满。

  学术界有两个说法,第一个说法是说中国神话没有体系,第二个说法是说中国是没有史诗的,我认为这两个说法都不对。第一个说法说中国神话没有体系,是没有理解中国神话体系的构成,是用一种文学标准衡量中国神话;说中国神话没有史诗,是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形态和西方文化存在形态的不同。现在中国和西方比较接近的史诗主要存在在游牧民族当中,比如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蒙古族的《江格尔》,藏族的《格萨尔王传》,为什么在游牧民族存在史诗,农耕民族好像不存在呢?就是因为史诗是和游牧这种生活相对应的,游牧民族所有的家当都背在马背上,要逐水草而居,他们没有办法。他们跟定居民族不同,他们不能把大量的竹简、纸笔背在背上,所以他们通常是用人的身体做记录的,他们的歌喉就作为史诗传播的载体,他们用歌喉作为历史学的载体。定居民族不同,定居民族有了书写,有了很好的保存手段,很好的记录手段,所以那样一种用歌喉来记录历史的方式,就从他们的生活当中慢慢消减退出了,并不是说没有。而只是因为社会形态,生产形态改变了,古代的那种形态淡化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用西方作为标准衡量中国,经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不了解中国文化的特殊性,不了解作为定居民族的汉民族和其他作为游牧民族的其他民族的关系与差别。我还认为现在我们盲目地跟西方搞性别研究也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因为定居民族两性关系和游牧民族是不一样的。南京大学是很喜欢搞性别研究的,我觉得就有个问题,搞性别研究的人,其实往往不太懂性别,或者基本上没有性别。我在新疆生活过一段时间,我每年都会去那个地方。有一次在达坂城,我们住在蒙古族帐篷里面,第二天要参加他们的体育运动会,结果他们安排男生住在里屋,安排女生住在外屋。早上天还没亮就把外屋的人赶出来,等到太阳升起来好高的时候,才把里屋门窗打开,我们跑出来一看,那些女生已经在野外逛了两个多钟头了,她们幸亏没有被蒙古族抓去干活。按道理来讲,蒙古族的女孩已经干了两个小时活了,她们要去打水,要去烧火,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你只要想想他们的历史就能明白这种情况。因为古代游牧民族的男人都是战士,每天都有可能死亡的,那时候没有边界的。因此,女人就承担了所有其他的杂务,这种情况就保留下来了。那样男女之间的关系,也在很长时间存在下来了。跟汉族不一样,汉族是男耕女织,是我挑水来你浇园,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生活在欧亚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和生活在平原地区的农耕民族,他们对于男和女的关系,社会的关系看法是不一样的,欧美的文化是来源于游牧文化的。文化里面包含了男女之间的另外一种文化传统,这种传统我们现在忘记了,就把欧美的人对这种传统否定的意见,当做我们也应该接受的意见,不自觉地把它当做一种文学的方向。所以性别研究在汉民族文学里来进行,很不容易成功,只能说不容易成功,不能够解释更加深层的问题,至少不可能超越西方的性别研究。这个原因就和今天讲的神话问题有关联,今天讲的神话问题,实际上提出一个看法,就是我们不能把西方神话学的观点,拿来衡量我们的神话,他们的形态跟我们的形态是不一样的。

  中国神话的体系,应该说是比西方神话体系更加深刻,更加完满,或者更加真实的。现在我们看到的证据是《天问》所说的“天户开阖、角宿启明、鲧治洪水、鸱龟曳衔”,就表现了一个神话体系的逐渐展开,只是被我们遗忘了,没有用散文的方式记录下来。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展开过程,是同由四壁合成的“宗庙壁画”相对应的;或者说,《天问》神话的叙述结构是由楚宗庙壁画的绘画结构决定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应该依据古人留下的那许多具有仪式特点的图案,比如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商周时候的青铜器花纹、战国以来的帛画、汉代的砖石画像,来探寻中国古代神话的体系。这是第一个看法。我认为从神话里面,刚刚提到的天文神话,夜晚太阳的神话,第一个可以提出来的学术上的认识,即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不是从文学角度,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古代神话的体系。比如应该联系仪式,联系古代的图像,来理解神话。

  我自己做过一个研究,我到西藏去,发现西藏的学者有一个很顽固的观点,认为世界上所有文化都从西藏起源,认为全世界的人都是从西藏发源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有一个神话,在山南地区的某个山洞里破石而出两个猴子,一个公猴子,一个母猴子,然后造就了人类。这个是西藏关于祖先来源最重要的神话。他们认为人变成猴的活动就是在西藏完成的,在西藏完成以后,人才分散到全世界各个地方,变成全世界不同的人,所以他们一直认为西藏文化是独特的。那么怎么去反驳他们呢?这显然是一种不同的、孤立的观点,他们也没有看到藏族文化和其他民族文化的不同。我们知道有一个简单的共同点就是汉藏语。汉藏语的意思,就是在上古的时候,有汉文化和藏文化存在于一体,他们不认同这样的看法。我采取的回答他们的问题的一种方法是,调查到底有多少民族认为猴子是他们的祖先,结果我找到了五十多个标本,证明至少有十八个民族认为猴子是他们的祖先,这十八个民族恰好都是汉藏语系的民族。比如这个图里面提到羌族、门巴族、苗族、仡佬族、景颇族、黎族等等。我后来又把十八个民族五十多个猴子变人的神话标本,猴子是人类祖先的标本加以分类,又分成若干个主题的类型。这个类型就可以分成至少是三大类型,一个类型认为猴子是氏族的祖神、是神,第二种认为猴子是山怪、木石之怪,第三种认为猴子是一种巨大的动物,它会抢婚,会下山来抢女人。后来我又把十八个民族语言进行分类,利用汉藏语研究成果,把汉语里面跟猴子有关的词语的上古音找出来了,也对他们做了分类,大致可以分成几类。一类是跟藏缅语族相对应的词语,他们共同的词源应该把猴子称作myok,还有汉语关于猴子的称呼“猴”、“禺”“猕猴”,他们的词源可能是mlengos。壮侗语族许多民族关于猴的称呼他们的词源可能是mulau等等。把这些东西相互对应起来,就发现各个民族,十八个民族关于猴子的看法,居然可以彼此搭配起来,结合起来,形成一个体系,就是屏幕所显示的体系,我们只能利用语言学资料结合成这样的体系。但是说明当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神话断片的时候,我们不要简单认为它们是彼此独立的,不相关联的,而要找出他们的关联性。这篇文章写得很复杂,要把它说清楚是很难的,也不在这本书里面,在一篇叫做《汉藏语猴祖神话的谱系》的文章里。但是这个例子就证明,如果我们要研究中国神话,对体系可以有另外一种办法,这种办法就是要把语言学材料、民族学材料、考古学材料,文献记载调动起来。我们绝不能够像文学研究那样,只用一种材料做判断。

  从刚才讲的“鸱龟曳衔”神话或者晚上太阳的神话,我们又可以得出第二个看法,神话到底是什么?我的看法就是,神话是一种仪式表述,古代人在仪式上讲了很多话,讲了很多故事,唱了很多歌,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保留下来就成了神话,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记录断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刚才看到,晚上太阳的神话,在古代文献记载里基本上消失了,没有直接的记录,但是它存在于图像当中,这就说明什么呢?它是作为仪式在古代社会发生作用的,因为图像在古代就是仪式的道具。古代的图像不像这幅画一样用来简单装饰的,而是在古代人们生活当中,同时只有依附于仪式才能存在的。如果说《天问》的叙述,不仅依赖文本存在,依赖祖宗庙壁画存在,我们就可以认为它是出发于仪式的需要而被记录下来的,不仅仅《楚辞·天问》神话,中国各民族神话本质上都是仪式叙述。比如洪水神话,它不仅在各种仪式上讲述,而且它的故事性,程式化特性,都是同仪式相关联的。大家是不是能想起洪水神话,想起伏羲女娲兄妹婚的神话,在各民族当中都有这个神话。这个神话通常是说这样一件事情,洪水发生的时候,两兄妹得到一个神的启示,那个神可能是雷神,雷神曾经下凡被别人抓住了,结果他俩把他放了。雷神作为报恩,说马上有一场洪水来了,你们可以躲在葫芦里面,结果两兄妹躲在葫芦里,他们活下来了,世界上其他的人都死亡了。接下来他俩就面临一个问题,他们有一个使命要繁衍人类,他们要造人,他们用什么方式造人呢?他们就必须结为夫妻,他们能不能结为夫妻呢?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是亲兄妹,这时候碰到伦理问题,他们就请教别人,到底我们能不能结婚呢?他们就打鼓,打响了就结婚,结果鼓就打响了;他们问一个乌龟说能不能结婚,乌龟说能结婚,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们问一个竹子,竹子告诉他们可以结婚,他们还不相信;他们就去滚磨盘,把上面和下面的磨盘从山顶下滚下来,结果两个磨盘合在一起了,证明他们可以结婚。

  这些细节都是和仪式上的某些项目、某些环节可以对应起来的。我们都知道古代有一种卜婚的制度,在结婚之前,一男一女能不能结婚,能不能有好的发展,是要进行占卜的,所以通常就是用两种方法来占卜。问龟、问竹实际上由于上古时代最主流的两种占卜方式。也就是说,洪水神话里面很多情节,都可以把它还原为古代的某种仪式项目。还有“生子剁碎”这样的故事,说的就是兄妹结婚以后,生下了很多肉块,然后他们把肉块剁碎,丢到山上,或者丢到地上,丢到地上的就变成了汉族,丢到山上的就变成了布依族、哈尼族等等,这是通常的洪水神话。这个也可以和仪式结合起来,对应起来。古代有这样一个故事,每年要举行很多次祭祀,祭祀的时候就把一个养得白白胖胖年轻的男孩进行游行,让他享受一段时间的好时光,在举行仪式的那一天,把他丢掉池塘里面剁碎,弄成很多很多肉块,然后撒在地里面,他就化身为某种神了,他就能够保证丰收了。就是说洪水神话里的每个细节,都可以从仪式角度加以理解。这又使得我们可以在研究神话的时候注意它的仪式关联,我前面的演讲如果面向正在准备研究神话的学者或者同学来讲,应该是比较适合的。如果我们能够从仪式角度理解神话,一定能够有很好的认识。

  这个图里面显示的是刚才所说的兄妹婚神话的一种表现方式,就是伏羲女娲图,伏羲女娲图有一个细节就是他们交尾,交尾意味着他们结合,意味着他们繁衍,生下人类。他们一个人手里拿着圆规,一个人手里拿着方矩,代表着规天矩地,代表阴和阳。因为古人认为圆代表天,方代表地。这个是另外一种伏羲女娲画像石,在中国汉代以前,流传最广的一个主题应该就是伏羲女娲主题,这个主题跟我刚才所说的兄妹婚神话也有关系。我想用这些图画说明兄妹婚神话果然是同某些祭祀仪式相联系的,如果不这么理解,就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在画像石里面出现这么多伏羲女娲交尾的图像。伏羲女娲图出现以后,最重要的主题就是男女结合、阴阳结合。我自己在越南做过一些调查,我再过一个礼拜还要去越南,我要去的事情是给越南留下来一万多册汉字书写的书编写目录,这些书目前没有完善的目录,因为这些书除了在越南之外,还分散在其他国家,比如法国和日本。我要给他们编一个目录,以前已经做了这样的工作,有一个初稿。在我调查当中发现越南有一种书,在我们中国不多见的,就是他们叫做“神迹” “玉谱”的书,这个书讲述每一个村社他们所祭拜特殊的神灵,每个时代都留下一个故事。它的功能就是祭祀的时候用来祭祀,来讲这个村庄,他们所祭的神,作为保护神的神灵历史生平这样的故事。

  为什么越南每个村庄都有这个故事,为什么中国没有呢?原因在于中国的皇帝太强大了,中国皇帝都是很伟大的,他们有足够能力把全中国神灵祭祀统一起来,把那种被称作淫祀的东西根治掉。淫祀就是不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随便搞祭祀活动,搞仪式活动。古代中央政府会颁布一些规定,什么样的神可以祭祀,什么样的神不可以祭祀。现在已经管不了了,现在虽然邪教不敢乱搞,但是你看出租车司机窗户上挂这样一个神,挂那样一个神,根本不讲究神和神关系上的组合,这就有问题了,这也是在古代封建社会是不允许的。但是越南皇帝没有那么强大,管不了,每个村庄都要祭祀他们的神,他没有办法加以根治,他就采取折中的办法,你们可以祭神,但是要得到我们的允许。他们每年封几个神,你们这个村庄的神,你们表现好,交得税多,你们的神就是上等神,明年你们这个村庄表现不太好,交的税少,你们的神就是下等神。结果越南很多村庄里有上等神,很多村庄里有下等神。每个上等神、下等神的故事是不一样的,他们举行仪式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在越南就有这样的一些书留下来了,讲述每个村庄的故事,这就使我知道中国古代神话也是这样,也是仪式上的一种讲述。中国汉民族神话之所以相对不完整,其实是因为记录造成的,每一次讲述都不相同,每一种记录都采用不同的方式,所以没有固定的神话文本。

  就是说我们将神话结合仪式去看,第一,要看到神话讲述和仪式的关联。第二,应该看到神话记录同神话本身的一种差距。史诗也是这样的,也是具有仪式性的讲述,当然我没有去具体参加过藏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的仪式,但是我听过他们讲史诗。在新疆南部,那拉提、尼洛克,看过蒙古族的歌手唱江格尔,他会在歌唱当中进行一些仪式性表演,太阳升起的时候怎么样,他有一个手势会指向天上的太阳。第三,我提出一个探讨神话叙述真相的几个方法。第一个方法,分析古来的神话文献,从它的形式特点中观察古代仪式的痕迹。刚才说到神话是一种仪式讲述,因此,神话文本的这些程式,这些形式,应该都是对应于神话仪式里面不同的表现。

  日本有一个学者做过类似的工作,他认为《楚辞·天问》里面有三种句式,有四四式,四三式,四四五五式,分别出现在作品不同的部分,代表了神话讲述过程当中不同形态,他有这样的看法。这里就指出了仪式和程式的对应,这项研究启发我们,为了探讨神话同仪式的关联,我们有必要进行一种“神话文体研究”,亦即进行仪式叙述的语法研究。第二种方法,是把汉族神话资料和其他民族口传神话资料作比较,特别是有族源关系的汉藏语各民族的口传神话做比较,用来补充汉文记录当中缺损的部分。

  语言年代学的研究表明,汉语和藏缅语他们分离的时间大概是新石器时代,还有一些民族之间语言分离的时间要更晚一些,这种研究就启发我们什么呢?很多被我们认为是汉民族特有的那样一种文化形态,其实可以在与其他民族对比当中,与有族源关系的民族文化对比当中找到它的真相,神话研究就是这样。因为有些神话可以追溯到很早很早的时候,现在我们已经初步把上古的神话,同尧舜禹时代,同新石器时代后期建立对应。因此,我们可以把汉神话的资料同其他民族,特别是有族源关系的汉藏语各民族的口传资料做比较,补充汉文记录当中缺损的部分。这种工作叫作“神话文本的校勘学研究”。同一般意义上的校勘学相区别,其要点是从仪式叙述的角度作异文的补充和比较。这件事情做的人不多,是不是成功我也不知道。曾经设想是拿少数民族口传资料来注解汉族资料,但是发现大量主题是不对应的。

  当然也有人编过神话的主题类型的索引,证明各个不同民族,他们毕竟有很多神话主题是共同的,可以做一下对比。我刚才讲到猴祖神话,我发现一个情况,阿尔泰语系的各个民族,基本上没有猴子这个名词。南方民族对猴子有不同称呼,比如有一种历史悠久的称呼把猴子称作“马留”,这是非常古老的称呼,因为在唐代文献当中就记录的猴子在南方称作“马留”。而在阿尔泰语系里面称呼猴子通常就一个称呼就是“猴子”。

  第三,分析古来的图像资料,从中找到仪式叙事的线索,比如长沙马王堆帛画,分为天(上)地(下)人(中)三部分,就明显包含某种神话叙述的结构。这意味着,我们还有必要进行一种“神话文献与图像的比较研究”。

  这就是我对神话研究可能采取的三种比较好的方法的认识,我自己没有做太多尝试,在座的年轻人可以尝试。总之,神话的系统存在于神话生活当中,而不存在于文字当中。因此,我们不能根据叙事结构来理解神话的系统性,而应该从仪式叙述或宗教生活的角度,认识神话所具有的本质。陈寅恪先生曾经概括王国维先生的工作:取地下之实物与纸上之遗文互相释证;取异族之故书与吾国之旧籍互相补证;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互相参证。这已经成为二十世纪学术史上的佳话了,被看作是二十世纪学术发展三个重要表现。我觉得可以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做一个新的提议,我们还可以取各民族的口头资料与汉民族文学的文本资料互相比证;取古来的图像资料和文献记录互相检证。用这种办法研究神话,也研究关于上古文化各种各样的问题。

  今天我的演讲就到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