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黄金立人:古蜀祖先神  

2016-07-17 11:36:47|  分类: 古蜀文字五千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文灿  朱 帆

 

从四川广汉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出土的文物中,有一大批玉、石、圭、璋、金、铜祭祀礼器。这说明古蜀国时期实行“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周礼·鸡人》说:“凡国之玉镇大宝器藏焉。若有大祭大丧,则出而陈之。”这是当时盛行的习俗。黄金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不少学者曾经认为,中国与西方古代文明的差异之一,是中国看重玉石而西方看重黄金。然而,据记载,南齐永明二年(公元484年),四川曾发现“蚕丛氏之墓,得不少铜器、玉器,并有‘金蚕她数万’”。

 1995年夏,四川盐亭县金鸡镇的螺甸坝村民从古墓中发掘了一对金属蚕,经人民银行鉴定,其一是铜蚕,其一是金蚕。金蚕为纯金,长4.5厘米,重7克。

    金鸡镇嫘祖村之嫘祖山下的嫘祖圣地碑,刻有盐亭隐士唐代韬略家赵蕤于开元间作的碑序,记述黄帝正妃嫘祖诞生于此,归葬于此及其发明养蚕织绢、辅弼黄帝之功,嫘轩宫兴废重建的宫史。

    关于金蚕,古籍记载表明,它与嫘祖族系养蚕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方舆胜览》载:蜀王蚕丛氏祠,今呼为青衣神,在圣寿寺。昔蚕丛教人养蚕,作金蚕数千,家给一蚕,后聚而弗给,瘗之江上为蚕墓。《说郛》也载:蚕丛氏自立为王,教人蚕桑。作金蚕数千头,每岁之首出金蚕,以给民一蚕,民所养之蚕必繁孳,罢即归蚕于王。巡境内,所止之处,民则成市。蜀人因其遗事,年年春置蚕市也。这表明金蚕是蚕丛用金制的蚕,是能使蚕茧兴旺的神物。

    考《世本》、《蜀王本纪》、《十三州志》、《路史》诸书,都载开国于商的蜀之先祖蚕丛是黄帝子昌意的后裔。《史记》载昌意是嫘祖次子,则蚕丛是她远孙。《嫘祖圣地》唐碑在论述嫘轩宫的修茸说:忆宫史,据前碑所志,补建于蜀之先祖蚕丛;后文翁治蜀,大加阔筑;历经兵焚燹,已三缺三园矣。嫘祖在蜀始蚕,遗业为子孙继承,对古蜀蚕业的发展无疑有极大影响。

    蚕丛首制金蚕的遗物,见于《南史?始兴王鉴传》:齐永明间,始兴于萧鉴为益州刺史,于州园地得古冢,有金蚕数斗。鉴无所取,复起为冢,且立祠焉。古冢自是蚕丛埋的金蚕墓。正史所记证明了蚕丛首制金蚕的真实性。嫘祖、蚕丛与金蚕,益州治之金蚕与嫘甸坝之金蚕,决不是偶然的巧合。金蚕在国中是极珍稀文物,它不在其他地域发现,而先后1500年都发现于蜀中,特别是发现于嫘甸坝这只吉光片羽,全国仅有的金蚕,正是嫘祖古史轨迹的实证。

养蚕是古蜀先民的一项伟大发明,也是丝绸原料的主要来源。蚕是蛹蛾的幼虫。民间收藏的玉蚕,通长16厘米,首尾9节,头胸部昂起,不再运动,似吐出少量的丝,好像睡着一样。蚕的节奏柔和的型体,圆润饱满、温暖祥和的感觉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

民间收藏的古蜀玉石大立人高2.75米,重350多公斤,身上的可能为丝绸做服饰纹饰以蛇、鸟、虎为主,手里也握着鹰头权杖,形态神秘庄严。当深埋于古蜀沃土之下的黄金大立人像,在漫长的沉睡中苏醒过来,那几近神秘的手势、王冠、服饰、气度,令人震撼。古蜀国时期有“首领兼政教于一身,人既是蜀王又是群巫之长”的传统。据考证,此古蜀王亦为巫师。王者虽为政治人领袖,同时,仍为群巫之长。黄金大立人像头戴筒形高冠,冠分上下两层。下层饰回纹一周,纹作两排平行。上层为大眼兽面之形,仅为一对带眉眼的大眼睛,耳鼻均无。立人冠式为兽面冠,兽面的眉心有一圆形装饰,以为是太阳象征。    

   黄金立人:古蜀祖先神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1)金杖上的人头图案,与黄金大立人像相同,都是头戴五齿高冠,耳垂三角形耳坠,这也就表明杖身所刻人头代表着蜀王及其权力。

  

我们能够看见大立人像的三层着衣,最里面的襟衣贴身,二层短袖鸡心领的长襟达膝,披肩外套,由左向右斜挂而下,上下都有镶边的图案,腰带紧束,显得格外精神。有人说,那是华服夏裳的经典,也许就是丝绸做成。蜀国养蚕纺织历史悠久,成都平原发达的农耕文化,为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的蜀锦蜀绣的发展,奠定了古蜀丝织文明基础,体现了蜀人制作衣饰的特殊技能。以蜀锦蜀绣著称的成都成为全国重要的丝绸中心,也成为多条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古蜀丝绸经历四五千年悠久历史,拥有132种针法,独具80余道衣锦线。如蜀绣“龙纹礼衣”是根据三星堆考古发掘出土的青铜大立人的服饰复原创作的。这既是一种复原研发,也是结合新发现的古蜀文化元素的一种再创作。《说文解字》中有这样一句话:“蜀,葵中蚕也。从虫,上目象蜀头形,中象其身娟娟。《诗》曰‘娟娟者蜀。’”《尔雅》释文引《说文解字》作“桑中蚕”。《诗.豳风.东山》:“蜎蜎者蠋,蒸在桑野。”毛传:“蜎蜎,蠋貌,桑虫也。”古蜀国用蚕来命名,桑蚕业一定相当发达。

这位古蜀王身躯修长,前摆过膝,后裾及地,头戴花状王冠,与权杖上錾刻的王者形象一模一样,那是旷世无二的精品。古蜀王右臂上举至额,左臂屈胸,空握的两手相拥成环。在一个非同寻常的场合,保持着那种特有的姿势 ,这应该是在主持一次非同寻常的典礼。也许站在台座上的君王,刚刚给王孙贵族、文武百官颁发旨令。

 有人推测,黄金大立人像有可能是古蜀王国奉祀的祖先神。其依据是,《山海经》里的日月之神帝俊,就是商周两族的高祖。殷墟卜辞中有“高祖(俊)”。“高祖”即远祖。中原商周时期盛行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相结合的宗教观念,帝俊这位声名显赫的日月之神,也就成为黄帝及古蜀国君的先祖。《山海经·大荒东经》说:“帝俊生帝鸿。”《左传·文公十八年》载:“昔者帝鸿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谓之浑敦。”杜预注:“帝鸿,黄帝。”《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贾逵云:“帝鸿,黄帝也。”“浑敦”即混沌。《庄子·应帝五》说:“中央之帝为混沌。”《吕氏春秋·季夏纪》谓“中央土……其帝黄帝”。所谓“帝鸿”有不才子“浑敦”,乃神话传说之变异,故袁珂说“帝鸿即浑沌”,乃是“黄帝名号”,是正确的。可见,黄帝乃帝俊之子。  

黄金立人:古蜀祖先神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2)黄金大立人像站在台座上,身躯修长,前摆过膝,后裾及地,头戴花状王冠,右臂上举至额,左臂屈胸,空握的两手相拥成环。仿佛在主持一次非同寻常的典礼,给王孙贵族、文武百官颁令。 


 自古以来,国人就有将某位有大功大德的先祖刻于木头之上,用来祭祀的先例。《古本竹书纪年辑校》有言:“黄帝既仙去,其臣有左彻者,削木为黄帝之像,帅诸侯朝奉之。”这里,用于祭祀的先祖木人像即是“木主”,其材质并不固定。据《说文解字段注》中记载:“夏后氏以松,夏人都河东,河东宜松也。殷人以柏,殷人都亳。亳宜柏也。周人以栗,周人都丰镐。丰镐宜栗也。”可见,使用什么材质雕刻“木主”,是由先民当地的特产决定的。古蜀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金器,可以看出古蜀国黄金资源十分丰富,所以在用玉石、青铜制作器物的同时,也用黄金雕刻人像、腰带、装饰手镯等,且纹饰十分繁复,可能是用来彰显贵族、祭祀的高贵身份的。以此推论,黄金立人也许是古蜀先民的祖先神。  

 通过观察发现,在一些平面玉雕的上方,都有一个或者四个穿孔,明显是作为穿绳之用。背面镌刻或多或少的古蜀文字。关于穿孔,在《艺文类聚》中曾经有记载,“木主之状,四方,穿中央,以达四方”。通过在穿孔中穿绳,不仅可以将玉面具挂起,放置在宗祠之中,当作先祖牌位供奉。也可以系起来,挂在祭坛或者大巫的颈脖之上,充当先祖神灵的替身用来祈求和祭祀。这些,充分体现出古蜀先民的祖先崇拜思想。    

在古蜀国时代,古蜀君王具有多重身份,既是号令平民众生的一国之君,又是统领大小巫师的群巫之长,这尊黄金大立人穿着礼服,手奉祭物,正在主持一次隆重的祭典。更耐人寻味的是,黄金大立人为何如此崇拜环管状巨手呢?显然,对这两个用巨手握成的特殊形状所显现的“环状管道“圆”和其中的“虚空”,古蜀人赋予了某些神秘和神圣的理念。

 有人认为,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是对玉琮文化的继承和创新。众所周知,古蜀国时代是“上天”、“天帝”观念的产生期和扬播期,玉石礼器滥觞于华夏大地。而作为祭器的玉琮,“内圆像天,外方像地”,其内圆即为中空的环状管道,被视为能够穿天贯地、知古达今的通道,是人类与天地、神灵、祖先沟通的重要渠道。显然,古蜀国巫师们创造性地将这一观念移植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让双手“长”成环状管道,无疑是在强调他们是超人,是人神。只有他们才能与天地、神灵、祖先对话,传达上苍的旨意和祈求上苍的护佑。如果真是这样,可视为古蜀国巫师们非凡的独创。试想,当一位身材高大、穿着宽大袍服、面目庄严的人物,站在烟雾缭绕的祭坛上,挥舞着一双硕大无朋的环管状巨手、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匍匐在四周的庶民百姓是何等的诚惶诚恐。就是直到今天,有着巨大环管状双手的青铜立人,也会让观者感受到一种巨大的震慑力。

黄金立人:古蜀祖先神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3)人头图案与黄金大立人像相同,都是头戴五齿高冠,耳垂三角形耳坠。   


 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以“圆“和”“虚空”,体现着古蜀先民的宇宙观——哪怕当时仅仅是十分原始朦胧的宇宙观。如前所述,双手握成的空心管道与玉琮的空心管道一样,其正投影都是空心圆。而“圆”,无论平面还是环形的,都应是人类印象中最神秘的几何图形,“虚空”则与“圆”伴生。有人曾猜测,黄金大立人举在胸前的环管状双手本应握有何种东西,其实可视作什么都握有,或者什么都没有握有。因为双手本来就是“虚空”,就是包罗万象的“圆”,就是宇宙。    
    环管状双手以“圆”和“虚空”所体现的古蜀人宇宙观,在中国道教文化中得到表达。道教也崇尚“圆”和“虚空”,有名的太极图就是在一个“圆”里,用黑白双鱼图,表达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客观规律。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