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猛虎行地壮军威  

2016-07-27 17:20:01|  分类: 古蜀文字五千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文灿  朱 帆

 

 众所周知,虎是百兽之王,丛林之主,也是勇猛、威武、雄壮的代表,王者地位的象征。国人对虎的崇拜由来已久,长沙南陀大塘遗址中出土的7000年前的土陶器,出现人面虎头的“长獠牙人面纹”。6500年前的濮阳西水坡原始墓葬,也有蚌壳堆塑的虎形象,与龙相对,虎居左为尊。甲骨文“寅”字如箭矢状。《说文》中“寅”意为“阳气上升,虽上有冻土,必破土而出”,与虎的凶猛刚阳之气契合。所以,古人往往寅虎相配,龙虎并称。《周易.乾卦》以龙虎比喻乾坤、天地,龙飞在天、虎行于地。龙虎星象视为守护星神。《史记》记载,刘邦“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如果说商代铜器虎食人卣反映古人对虎的畏惧,那么,在战争的虎烙印,则代表对征服的渴望,行军打白虎幡旗,晓勇者为“虎将”,调兵用虎符,兵器有虎纹。   


 

 
猛虎行地壮军威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1)玉虎粗犷凝重,张口露齿、虎颈壮硕,前爪与后爪皆向前弯曲卧于地上,臀部微耸,大有蓄势待发之状。虎的表面凸起为高浮雕,中间留有凹槽。

  从考古发现表明,在古蜀国三星堆遗址里不仅出土石虎,还发现了金虎和铜虎。金沙遗址也出土有铜虎、漆虎和石虎。由此看来,对虎的崇拜,不仅仅是古蜀人的邻居巴人所特有的习俗。实际上,“森林之王”很可能是古巴蜀先民的共同崇拜之物。有趣的是,金沙遗址发现的石虎尾部都有一个圆孔,有的孔内还留下涂抹过胶状物质的痕迹,有的孔中还有木头腐朽的痕迹。这就说明石虎臀部是用来粘接东西的。在祭祀区一个礼仪性堆积中发现了石跪坐人、石虎、石蛇、石璧和几件弯曲的石器埋藏在一起的情况。
    民间收藏的一件圆雕玉虎,直颈昂首,前肢前伸,后肢向前弯曲卧于地上,虎口大张,虎口内、眼睛、耳部、胡须上都涂有鲜艳的朱砂。古蜀先民将重点放在虎头部,精细地雕刻出了虎的眼、耳、须和虎特有的“王”字斑纹;在虎的口内、嘴部、胡须间,细部特征表现得十分细腻,充分表现了虎的威严与凶猛,狰狞与残忍。虎的两条后腿突起,显得强劲有力。后腿间有两条小沟槽,恰好把虎的后腿的结构表现得清清楚楚。这充分说明,古蜀人对虎是非常熟悉的。虎的形象整体看去,威猛而狞厉,自然而拙朴,在静态之中蕴藏着动感,生机勃勃,充满力量。  

另一件玉虎巨头、张口露齿、昂首怒目、双耳竖立、长尾上翘,两脚呈行进状。铜虎的表面凸起为高浮雕,中间留有凹槽,背面中部有两个小环形钮。此器造型与广汉三星堆遗址鸭子河出土的一件铜虎造型基本相同,只是后者要大一些。金沙遗址的铜虎在出土时周围有一些绿松石片。因此,推测它可能与三星堆铜虎一样,也是在器身凹槽上镶嵌绿松石片作为装饰。两者完全相同的造型与装饰风格,应是古蜀人文脉传承的具体表现。


古蜀龙虎纹玉尊肩部以圆雕和浮雕相结合,塑造三条生动的蟠龙形象:龙身蜿蜒,龙首探出,额有双角,阔吻巨口,两眼大睁。三条蟠龙造型夸张,又不失生动。其腹部,以三道扉棱为界,分隔出了三组相同纹饰,描绘了双虎食人的情景。虎头居中,是高浮雕;左右两侧是虎身,为浅浮雕。突出的虎头栩栩如生,目不转睛地目视前方,透露着庄重威严的气势。

龙虎纹玉尊上的龙纹和虎纹,是古蜀国玉器典型的装饰纹饰。传说龙的出现与水有关,在《考工记·画缋之事》中有记载:“水以龙,火以圜。”也就是说,龙的形象用来象征水神。因此,龙的图卷或立体形象更多出现在玉质盛水器中。

古蜀龙虎纹尊肩部装饰龙纹,游龙戏水;而其腹部虎纹与人像组合成“虎噬人纹”,则更是“虎虎生威”。的褐色与狰狞的纹饰浑然一体,展现出神秘、庄重的神韵。先秦时期的典籍《山海经》认为,虎口衔人的纹饰,可能是来表现恶鬼喂虎的传说。

传说中,虎崇拜最早源于伏羲时代,虎图腾源自伏羲并早于龙图腾。古蜀人崇虎,它反映了古蜀时代对神的崇拜和对自然的畏惧,更将人兽关系看作人借助动物的力量沟通天地。以威猛的虎驱逐恶鬼,取避邪之用。虎代表自然界,象征人对自然的恐惧,但又必须附着自然,表现人性的软弱。在茹毛饮血的年代,图腾的出现对于人显然有着非凡的意义。在古蜀人眼里,图腾是美丽而圣洁的,是他们对于祖先和世界的思索,被认为是打开古蜀人内心世界的窗口。    

古蜀人崇虎,其渊源可追溯到部落时代,当是体现古蜀人宗教的意义,他们将自己的灵物安装在了虎图腾之上。同时分合、转化是原始艺术常用的两种手法。十分典型的例子是玉器上虎、鸟、人、树木的组合,将某几种动植物的自然属性附会到主体器物的身上,以强化主体器物的神性。或者将数种物性加以组合,以体现新的神性。

 猛虎行地壮军威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2), 古蜀人崇虎,反映了古蜀时代对神的崇拜和对自然的畏惧,更将人兽关系看作人借助动物的力量沟通天地。以威猛的虎驱逐恶鬼,取避邪之用。

       

    虎符,是古代王室或朝廷传达命令或调遣兵将用的凭证,双方各执一半,以验真假。《说文》曰:“符,信也,汉制以竹,长六寸,分而相合。”应劭注曰:“铜虎符一至五,国家当发兵、遣使至都合符。符合乃听受之。”虎符,多以铜铸而成。因虎为“百兽之尊”,以其凶猛和百战百胜而被崇拜,于是标志军权的兵符便被铸造成虎形,由此得名“虎符”。

考古实物所见最早为秦虎符,其中阳陵错金铜虎符是最为珍贵的一枚。此符左右两半俱在,其形为伏虎卧地,昂首前视,长尾曲翘,四足向前平伸,神态逼真,威武生动。沿虎符脊线虎颈至胯间,左右符各有错金篆书铭文两行十二字,书曰:“甲兵之符,右在皇帝,左在阳陵。”阳陵即今陕西高陵县,因其铭文提及“皇帝”,因而考古人员认为是秦始皇统一天下建立秦朝初之物,其左授予阳陵的统兵将领,其右在皇帝手中。阳陵虎符铭文二十四字,虽字径不逾厘米,却字字清晰,谨严浑厚,骨劲肉丰,风格端庄,笔法圆转。因为虎符是发兵之物,贵在谨慎严密,所以,虎符多做得短小而易于藏匿,不易被人发现。

春秋时期的玉琥,体型较大,玉质精细,工艺复杂,制琢难度较高。其用途,目前学术界比较流行的有三种说法。其一,琥是古玉“六器”之一。《周礼·大宗伯》曰:“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白琥礼西方”。琥用于祭西方,是为礼玉。其二,玉琥为佩玉,因为玉琥头部和尾部均有孔可用于佩挂,是为瑞玉。其三,另一种意见认为,玉琥是丧葬玉,用于瞑目覆面,是为葬玉。从玉琥的特征及出土情形分析,玉琥更具玉符的性质,具有“合符”的痕迹,是东周时期的玉符,也可称为“玉琥符”。

《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引《世本》记:“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覃氏、相氏、郑氏……巴氏子务相……是为廪君……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一些史书上还记载着当时西南地区的“賓人”、“夷人”等,是崇虎的部族,也以虎为图腾。雕刻玉虎的古蜀国工匠展示了精湛的手艺,他们似乎受到了某种宗教感情的支配,醉心于这种交流方式。刻画的虎,大都呈昂首伏卧之姿,虎口大张作怒吼状;前爪与后爪皆向前弯曲卧于地上,臀部微耸,向上倾斜,大有蓄势待发之状;粗犷凝重,后肢有力,虎颈壮硕,虎口大张,虎牙尖利,威猛异常,双翅做振飞装,神态殊妙。可谓:一扑惊天下,三掀百兽惊!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里记载,“驾法驾,皮轩鸾旗,驱驰北宫、桂宫,弄彘斗虎。”指皇帝乘坐的车辆,上面装饰着“皮轩鸾旗”。皮轩,指用珍贵的鹿皮围起车厢;鸾旗,指悬挂着代表皇家的旌旗。

  原来,在北宫和桂宫,各种野兽被分门别类地设圈饲养,其中就有“彘圈”、“虎圈”等。兽圈之上建有楼阁,以便皇族观赏。《汉书》中记载,汉元帝在建昭年(公元前38—前34年)“上幸虎圈斗兽,后宫皆坐。”指的就是皇帝和后宫佳丽们在虎圈的阁楼上观赏斗兽。汉代画像石中有一幅“弄彘斗虎图”。画面中,张牙舞爪的老虎和毛发倒竖的野猪正在猛扑过来,壮士毫无畏惧,舒展双臂,紧握铁拳,健步向前,奋力迎击。三只猎狗同时向老虎和野猪发起攻击,胜负难分难解。

在远古时代我国是个多虎的国家。《山海经》中记述“多虎”“有虎”的山,大约有十余处。老虎是兽中之王,经常骚扰人们的正常生活。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人们都盼望制服老虎,崇尚打虎英雄。弄彘斗虎,反映了人们在老虎面前毫无畏惧的气派。尽管弄彘斗虎中的“彘”与“虎”都是多年驯养的兽类,一般不会伤人,况且玩此类游戏还有许多安保措施,但赤手空拳与野猪和老虎搏斗,还是需要有一定胆量的。与老虎搏斗,既要有技巧、有胆量,更要有战胜老虎的体力和实力。拥有强悍的体魄和巨大的力量非常重要。为此,要有意识地进行各种锻炼,如古代的拳击、角抵、摔跤、武术等都要学习、都要精通,尤其要有很强的击打、抗击打能力。

虎纹在各种古蜀玉器上最为常见,虎纹玉璋是一种地域性极强、文化特征十分显著的礼器。这些虎纹多用写实手法刻划,外形简洁、清晰,昂头张口,虎尾下拖或上扬并卷曲,虎头部神态平和,身形短小,并不十分威猛。

出土的古蜀国青铜器,多铸刻有虎纹。虎纹戈通长28厘米,短胡一穿,长援微弯,有阑,上下出齿,阑上有侧翼,援本饰虎头纹,裂口露齿,虎耳恰作侧翼,援身以云雷纹衬地;长方形直内,上有细阴线凹槽两周。峨眉符溪、万县新田出土的青铜戈,除援本部饰虎纹,虎身尾延展至胡部外,虎头下还有一人梳双髻,踞坐;郫县独柏树还出土一件青铜戈,两侧各饰一完整虎纹,虎侧还有人形纹;成都交通巷出土一青铜戈上饰全虎纹。

蜀玉璧上的虎纹,主要采用阴线和浮雕的表现手法制作出来。阴线构成的虎纹凸显了老虎怒目睁圆、锯齿獠牙的威猛形象。浅浮雕虎纹则栩栩如生,刻画细致,将老虎的眼、牙、舌、鼻、爪等细部特征都表现出来。自古以来巴蜀人就有着与“虎”有关的文化习俗,行军打仗、宴乐欢歌,这些主要的社会活动都能见到“虎”的身影。一种军中乐器虎钮錞于,用于宴乐、壮军威和指挥军队进退,使用时用绳悬挂横梁上,用棒槌击打,会发出低沉浑厚的声音。錞于广泛见于南方。但是,将系绳之钮作虎形,则是巴蜀人独特的传统。重庆三峡博物馆所收藏的战国青铜虎钮錞于,形体硕大,造型厚重,音质优良,有“錞于王”之誉。其上部的钮为一张口龇牙、翅尾欲扑的猛虎,极为生动,是巴蜀人崇拜虎的又一重要物证。   

猛虎行地壮军威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图(3)老虎一只虎足前伸,怒目睁圆、锯齿獠牙的威猛形象。浮雕虎纹则栩栩如生,刻画细致,艺术效果呼之欲出。 

古蜀人把虎视为保护神,喜欢在兵器上装饰虎纹。一只青铜矛长约20厘米,后面安装两三米长的木杆。矛头上的虎为阴刻线纹,虎头前还有一个不知其意的符号,更增其神秘性。古蜀人善战,剑是随身武器。古蜀剑极具特征,长近50厘米,宽3厘米左右,像一片柳叶,细长清秀,故又称柳叶剑。剑上刻着一只斑斓的虎纹,低头矮身,长尾微卷,像匍匐隐伏的猛虎,随时准备一跃而起,充分体现了古蜀人的勇敢无畏。青铜兵器戈长约二十余厘米,其虎身为浅刻阴线纹,虎头为浅浮雕,一只虎足前伸,其头身相接处,采用透雕,后部不与戈身相连,看去像虎从冥冥之中突然跃出,艺术效果呼之欲出。更加珍贵的是,这支戈身上刻有一段铭文,是当时古蜀人使用的文字。但是,至今无人破解其含义。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