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存在结构缺失  

2016-07-09 21:03:3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核心提示】探源工程既有结构缺失可能,也有成为中国学术“航母”可能。经过几代考古学者辛勤工作,特别是探源工程以来的联合攻关,目前发现的文明起源和形成时期考古资源非常丰富。中国考古学不仅推进来自国外的层位学、类型学、聚落研究等理论和热点研究,还面对较西方显著的以产业划分的生态—文化板块互动问题。这就为提出新理论奠定了基础。
 

  读过王巍研究员《早期中国文明形成过程的考古学观察》(《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13日)以及关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介绍(《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23日),笔者对“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以下简称“探源工程”)的结构完整性,以及理论高度不足感到担忧。

  神话传说研究不能缺失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介绍:“本项研究工作由多家研究单位联合进行,以考古学为基础,联合古环境、年代学、动植物、冶金、遥感与GIS等自然科学研究,对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进行……综合研究。”对近年国内通过与考古发掘互动方式,研究中国稻作农业文明起源口头历史(流传下来的主要是神话传说)学术成果“视而不见”,似乎说明探源工程无意于神话传说研究。实际上,神话传说研究和考古发掘是探源工程不可缺失的两个互动方面。

  人类历史分为无文字记载历史和有文字记载历史两个阶段性形态,将有文字记载历史之前的口头历史归入无文字记载历史,这在突出有文字记载历史地位的同时,又很容易淹没口头历史的存在。这种形态划分存在局限。立足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神话传说研究与考古发掘属于各自独立的互动系统。物质性地下文物和地上文物属于非言语方式流传的博物历史系统。口头历史与文字历史属于非物质方式流传的言语历史系统。用有无文字记载划分历史不同形态,混淆依靠言语流传还是依靠物质流传两种历史形态的根本区别。

  中国有文字记载历史前的口头历史,大多以只言片语方式散落在古代文献、祭祀和岁时民俗中,传递的却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乃至上万年跨度的“大叙事”。其在不断积累和遗失中传递,存在谱系断层和谱系错位,是极其丰富和需要展开解读的。中国文字历史承接口头历史,口头历史蕴含的文化基因,不仅影响中国古代文明发展,且传递至今。中华文明起源研究不能缺失口头历史研究。

  “五帝(帝禹)说”存在结构缺失

  探源工程忽视口头历史研究,但不意味着能离开神话传说。王巍提出“中华文明起源与形成的背景”包括认同“黄帝、禹”为“共同的祖先”。黄帝和禹都来自口头历史,历史上认同黄帝、禹为“共同的祖先”,则以司马迁中华文明起源“五帝(帝禹)说”为重。通过考古发掘证明司马迁“五帝(帝禹)说”,大约是探源工程既定框架目标。但属于口头历史的“五帝(帝禹)说”存在结构缺失。

  “五帝(帝禹)说”未能解读中华文明起源口头历史中两个重大问题。即炎黄战争文化内涵和颛顼到禹包含对共工战争的治水传说文化内涵。这是五帝(帝禹)时代最重要的口头历史“大叙事”。“五帝(帝禹)说”立足黄河流域旱地农业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口头历史,未能直面长江流域稻作农业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口头历史。20世纪以来长江流域稻作农业文明起源和发展的考古发掘,特别是良渚文化考古发掘,证实“五帝(帝禹)说”存在结构缺失。探寻长江流域稻作农业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口头历史,成为中华文明起源研究主体框架完整和理论工程的关键。

  对“五帝(帝禹)说”,探源工程没有立足考古发掘,结合口头历史研究重新审视,而是以“主流观点”为立足根据,这就难免自身结构缺失。

  探源工程应包括口头历史研究

  探源工程既有结构缺失可能,也有成为中国学术“航母”可能。经过几代考古学者辛勤工作,特别是探源工程以来的联合攻关,目前发现的文明起源和形成时期考古资源非常丰富。中国考古学不仅推进来自国外的层位学、类型学、聚落研究等理论和热点研究,还面对较西方显著的以产业划分的生态—文化板块互动问题。这就为提出新理论奠定了基础。

  中国古代文献、祭祀和岁时民俗中,留下极丰富的文明起源和形成时期的口头历史。几千年来,古人对这份珍贵遗产有难以数计的碎片式解读。然而,除司马迁立足黄河流域旱地农业文化视角给予独具系统研究并提出“五帝(帝禹)说”,尚缺乏全面汇编和全方位研究。这使得全面汇编和全方位研究中华文明起源与形成时期的口头历史,成为探源工程不可缺失的“另一半”。这也将扩展探源工程研究领域,使探源工程的影响辐射中国古代文化研究。

  言语历史与考古发掘互动研究在国外属于学术前沿,但其他该类研究在资料之丰富、疑难问题之复杂、涵盖时空之广阔方面很难超越中华文明起源研究。这为探源工程进入国际前沿,构建新理论和方法提供可能。在接纳口头历史研究后,探源工程将成为国际学界气势恢弘的研究项目,成为推进中国人文科学重量级“航母”。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