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流通有悖常理 “京师瓷”或将打破收藏格局  

2016-08-12 15:57:0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林桢武      来源:北京日报 

  “京师瓷”或将打破收藏格局。在面临数量庞大的古陶瓷精品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下,必然会催生较高层次的科技鉴定攻关,从而形成一整套认证体系


     7月13日,香港实业家邱季端向北京师范大学捐赠古陶瓷签字仪式举行,还没有进入实物捐赠,就在网络上引发了所捐藏品的真赝之争,人们把这批瓷器称为“京师瓷”。对此,我们不能简单看成是一次捐赠行为的争论,因为它关系到对民间文物的保护问题,这一事件有可能改变当前民间收藏正常流通的基本格局。

  大量古陶瓷在民间“流浪”

  长期以来,对民间收藏有没有真品,特别是对瓷器中的宋代五大名窑、元代青花以及清代官窑的存世量争论不休。

  近三十年来,随着国内大开发、大建设的迅猛推进,大量古代陶瓷被民间藏家所收藏。上世纪90年代,有大量的运河瓷出现,这些瓷器来源于古运河,品种繁多,几乎包含了所有的地方窑口。后来出现了疑似宋代五大名窑的东西,其中汝窑、定窑数量惊人。随着河南鲁山段店窑的发掘,最终弄清这些瓷器大部分属于段店窑,河南当地的藏家对这些瓷器开始作窑口分类,在宋代瓷器研究上走在了全国前列。

  大量古陶瓷井喷式的出现来得过于突然,在大多数人不敢相信的情况下,这些瓷器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笔者曾在一家古玩店里看到成批的宣德青花官窑被人低价买走,瓷器上还带有稀薄的土水痕迹。瓷器种类繁多、工艺精湛,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都不可能是当代仿品。在上海和广东沿海地区,还“流浪”着一大批海捞瓷,其中有明清外销瓷器,也有宋代五大名窑产品。这些古陶瓷来源有可能出自窖藏或地下、水下的发掘,其数量是惊人的,很多在一线的资深藏家和多年在民间调查的专家都承认这个事实。

  有悖于常理的流通现状

  目前,大量的古陶瓷价格低得可怜,因为不被“主流”认可。一些店主为了维持生计,只好低价出售。这些店主大多数文化程度不高,缺乏判别各类瓷器的鉴别能力,加上进货价格偏低,有利就卖。我在地摊上买到的真品,比仿品要便宜得多。就说当代专门做仿品的名家,他们做出来的高仿品本来远没有到位,有的还采用现代注浆工艺,一件卖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都很正常。而地摊上的元青花、永宣青花、成化斗彩,一件几百元都买得到,真是到了非常荒唐的地步。

  有一次,我在古玩地摊上看到几个宋代盘子,土蚀严重,我选了一个完整的,有局部土沁,属于典型汝窑支钉烧工艺,圈足外翻,开鱼鳞纹,一百元买到手。第二天我到上海博物馆参观陶瓷馆,发现展厅里展出的一对汝窑盘,其大小、颜色、工艺和老化程度跟我买到的盘子如出一炉。有人会问,一个汝窑的盘子拍卖上亿元了,民间怎么可能有?很多人并不清楚拍卖的内情,拍卖行不断推出天价拍品,不断变化品种,是一种商业操作,他们是不承认民间有大量同类藏品的,这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我曾经看到电视台一个鉴宝节目,一位持宝人拿了一个元青花瓶子和鉴定证书,被在场的鉴宝专家一口否定,专家只说了一句,如果是真的拿去拍卖行试试。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拍卖行才是最权威的鉴定机构吗?近些年,民间出现了大量的陶瓷精品,拍卖行不会承认这个现实,因为存世量的多少将决定拍品的价格。所以,以拍卖行成交的情况来判断民间藏品的多少,是非常不可靠的。多年前,海外的一个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拍出天价,其实,民间有很多藏家早就收藏到同样的大罐。

  “京师瓷”或将打破收藏格局

  可以预见,经过媒体一波争论,邱季端先生对古陶瓷捐赠的决定会更加慎重,在鉴定环节上必然会更加注重科学。北师大中国古陶瓷博物馆的建成是民间收藏的一个里程碑,它将会起到样板的作用。它还有一种重要的引领性,就是明确民间收藏的古陶瓷的种类和数量。无论从民间藏品的良性交易,或是对民间文物的保护角度出发,都会产生积极意义。如果我们明确民间遗存着大量出土文物,在鉴定和征集上必然要考虑相关的保护措施,这必将推动相关的法律法规的修订和建立。在面临数量庞大的古陶瓷精品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下,必然会催生较高层次的科技鉴定攻关,从而形成一整套认证体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