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黑黝黝的乌木  

2016-09-16 09:34:0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忠佩

 来源:光明日报

黑黝黝的乌木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世人所难得者唯趣。”爱好收藏,无疑是一种雅趣。当下收藏书画、玉器、瓷器,甚至明清家具者众多,而收藏乌木者却是凤毛麟角。

  从一根称之为“木祖”的乌木开始,我不仅认识了赣鄱之滨的丰城,还有乌木收藏家罗细权。对于一位造访者,底蕴深厚的丰城,俨如沉积在赣江的乌木根部,需要用心去发掘与考量。更多的,是在寻访与交谈中去追溯。丰城先民在新石器时期的活动踪迹,春秋战国吴、越、楚国的归属,以及列入豫章的辖地,似乎都是为了东汉建安十五年(210年)的建县作铺垫。虽然,丰城有太多的别称,而“剑邑”与“洪州”都是极有历史文化含量的:“剑邑”源于“紫气冲斗牛”“县令雷焕掘狱基得龙泉、太阿宝剑”,“洪州”则是唐代洪州辖区的名窑——“洪州窑”。如果没有这样的典故,诗人王勃怎么会在《滕王阁序》中为丰城留下“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的名句呢。大地如纸,历史的墨迹仍在丰城沃土上洇漫。剑与窑,都是丰城历史文化的标识。剑匣亭依旧在,洪州窑遗址依旧在,丰城的血脉里依然流淌着洪州的基因,市区的学校、宾馆、酒店,甚至乡野的农场,都离不开以“洪州”命名。

  乌木,又称阴沉木,是古代树木埋藏在地下,经过地质演化,又经过数千年的生物化学与物理化学共同形成的碳化结果,兼备了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可谓是不可再生的稀世之物。在民间,就流传着“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的俗话。乌木在中国大地上究竟有多少遗存是个未知数,能够遇见,便是一种机缘。丰城的历史文化深不可测,像洪州窑遗址一样,乌木也是一条进入丰城遥远时代的路径。在一根乌木身上,至少可以窥见丰城几千年前的地理环境、植物生态,以及地质的演化。是地震、山洪,还是泥石流,造成了丰城历史上一场植物的变故?

  这,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人们往往以“丰城之剑,合浦之珠”的典故来形容物归原主的珍宝。而对于洪州农场的主人罗细权来说,四年前乌木在赣江与锦江交汇口的出现更为珍贵,他不能让这“树中之精、木中之魂”的乌木流出丰城。万物有灵,何况是沉寂了数千年的乌木呢。于是,老罗与乌木开始了一年又一年的对话。一个能够与树木对话的人,无疑是幸福的。在他的眼里,那一棵棵树的身上,有无数的词语在发芽生长。

  木祖,无疑是木的祖先。给乌木取这样的名字,应是老罗对生命的敬畏与尊崇,还有最为朴实的抒情与写意吧。想想也是,人类的祖先是猿,而树木的祖先又在哪里?哪一棵树木的年轮里不收藏着清风明月,又有哪一棵树木的年轮里不收藏着世事沧桑?尽管,我与许多人一样,是奔着木祖朝圣而来,但还是被天地造化的杰作震撼了——木祖身高二十米左右,腰围要几个人才能合抱,十八吨的体重,身体有比铁还硬的硬度,比墨还黑的黑度。木祖黝黝的光泽,纵横交错的纹理,怎能不激发人们无限的想象呢?从木祖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赣江边那遥远的重峦叠嶂、林木森森的景象。一根乌木,宛如一块无字碑,每一条纹理里都记载着大地山河的变迁。

  一根根乌木,它前身的名字是槠树、红椿、紫檀、楠木、红豆杉,它们或矗立,或横卧,远看粗粝黝黑,近观却纹理细密,呈现的是天然气象,一旦成为被赋予了主题的雕刻作品,能够给人以精神的滋养。当我走进洪州农场,面对琳琅满目的乌木和乌木雕刻作品时,就有了真实的触感。农场的所在地是同田乡,处于赣江与锦江交汇的扇形地带,毗连丰城第一大淡水湖泊——“药湖”。谁也不会想到,丰城乌木会在赣江与锦江交汇的地方出现,又能够在洪州农场留下来。老罗觉得,能够有机缘收藏一根乌木,是自然的馈赠予大地的恩典。

  初秋的同田,晚霞艳丽。傍晚的风,还有几分暑气。洪州农场内香樟、桂花树上的鸟未曾归巢,树上的蝉声此起彼伏,鸟与蝉合唱的声音特别动听。从南塘、悟真堂到植物园,每一处都有乌木作品的点缀,无论是表现赣江人文荟萃的《赣水滔滔》,还是刻画禅宗创始人的《达摩》,都体现了收藏者的生活美学。夜晚的南塘,星光月影映于水面,游移而迷离。星月之下,波光之上,面对木祖,能够沐手焚香,品茗听琴,不失为一件雅事。

  在树木的世界里,胡杨是一个传奇——“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但与乌木相比,胡杨生死相加的年限还没有乌木的睡眠长。从某种意义上说,乌木无须造像,一如佛的化身。佛法在度化众生,据说乌木能够辟邪纳福,这何尝不是异曲同工呢?

  大道无言,大美气象。在乌木的身体里,始终藏着黑黝黝的光。这样的光,从大地之下到大地之上的呈现,既是乌木生命涅槃的过程,亦是乌木留给世人的惊叹。

  《光明日报》( 2016年09月09日 16版)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