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大都会博物馆为何拒售《谁在收藏中国》  

2016-09-25 11:04:3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 《美术报》

摘要:2015年3月,美国人卡尔·梅耶和谢林·布里萨克完成的一本《谁在收藏中国》在英文世界出版发行。2016年9月,该书中文版在中国问世。据称,此书是在英文世界第一次涉及中国海外文物流失和归还问题。 作者谢林·布里萨克在接受中国方面采访时表示,该书出版后,每个美国…


  2015年3月,美国人卡尔·梅耶和谢林·布里萨克完成的一本《谁在收藏中国》在英文世界出版发行。2016年9月,该书中文版在中国问世。据称,此书是在英文世界第一次涉及中国海外文物流失和归还问题。

  作者谢林·布里萨克在接受中国方面采访时表示,该书出版后,每个美国博物馆的策展人都收到了一本书,但大都会博物馆拒绝在书店出售这本书——因为书中涉及了他们的镇馆之宝《北魏孝文帝礼佛图》的出处。

  那么,这件《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和大都会博物馆是怎样一种关系呢?

  《北魏孝文帝礼佛图》

陈列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

208.3 cm × 393.7 cm

  陈列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和陈列于堪萨斯市纳尔逊美术馆的《文昭皇后礼佛图》,通常被并称《帝后礼佛图》。这两件文物,均出自河南省洛阳市南郊13公里处的龙门石窟宾阳中洞。

  《帝后礼佛图》是龙门石窟中最具代表性的北魏石刻造像,浮雕中的人物和真人一样大小,不但相貌逼真,就连服饰、仪式现场都真实再现了当年皇帝、皇后礼佛的场景。

  在《北魏孝文帝礼佛图》中,孝文帝头戴冕旒,身穿衮服,在诸王、中官及手持伞盖、羽葆、长剑、香盒的近侍宫女和御林军的前导和簇拥下,缓缓行进的场面。浮雕中尽显贵族上层人物的雍容华贵,场面华丽,个个宽袍大袖,衣袂飘飘,舒展流畅,疏密有致,体现了皇室的华贵和虔诚肃穆的宗教感情。无论从艺术史、宗教史的角度去考察,还是从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去估量,《北魏孝文帝礼佛图》都是当之无愧的国宝。

  《帝后礼佛图》之所以备受关注,除了本身文物价值之外,其被盗卖过程更是令人扼腕。

  盗宝者间的合同

  《帝后礼佛图》是在20世纪在30年代被美国人普爱伦勾结北平琉璃厂的古董奸商盗凿而去的。

  20世纪初的中国社会动荡,一些西方人借机与中国古玩奸商相勾结,盗掘、盗卖文物,致使大量文物流失海外。

  近代周肇祥《琉璃厂杂记》记述:“河洛之郊,近禁石像出境,外人因变计购佛头。于是,土人斫佛头置筐篮走都下,雕刻精者亦值百数十金。龙门洛阳山壁间法像断首者累累,且有先盗佛头,后运佛身,以其残缺,视为废石,不甚禁阻。抵都,再以灰漆粘合,售巨价。残经毁像,魔鬼时代不图于民国新创见之,可悲也已!”

  普爱伦就是那时来到中国的。

  1928年,普爱伦出任纽约博物馆的远东艺术部主任。1930年,他从龙门石窟拍摄大量的照片之后,来到北京物色帮他盗凿《帝后礼佛图》的人选。

  当时北京琉璃厂最大的古玩铺是由岳彬开的“彬记”。普爱伦指名要岳彬负责“抓货”,他出资收购。经过讨价还价,普爱伦和岳彬达成协议,议定价洋一万四千元。

  双方订立的合同内容如下:

  立合同人:普艾伦、彬记

  今普君买到彬记石头平纹人围屏像拾玖件,议定价洋一万四千元。该约定立之日为第一期,普君当即由彬记取走平像人头六件,作价洋四千元,该款彬记刻已收到。至第二期,彬记应再交普君十三件之头。如彬记能可一次交齐,普君则再付彬记价款六千,如是,人头分二次交齐,而该六千价款,亦分二期付交,每次三千。至与(于)全部平像身子,如彬记能一次交齐,而普君再付彬记价款四千。如是,该身仍分二次交齐,而此四千价款,亦分二期,每期二千。以上之货,统一洋价一万四千。至与(于)日后下存应交之货何年运下及长短时间,不能轨(规)定。倘该山日后发生意外,即特种情形不能起运,则该合同即行作废,不再有效。此乃双方同意,各无反悔,空口无凭,立此合同为证。

  此合同以五年为限,由廿三年十月廿一日止。在此五年内,如不能将货运齐,该约到期自行作废。

  普艾伦(签字)

  立合同人

  彬 记(盖章)

  民国廿三年国历十月一日立

  合同 各持一纸

  从合同可以看出,《帝后礼佛图》的盗凿,并不是一次完成,而是分次进行。即便是在当时国破家亡的恶劣环境下,这种盗凿祖先遗留的佛教艺术瑰宝的行径,也还是要进行秘密策划,小心从事。

  严密策划的盗宝过程

  按照合同要求,岳彬来到洛阳,找到当时洛阳东关的古玩商马龙图,然后由马龙图出面,勾结偃师杨沟村伪保长王梦林,共同策划盗凿礼佛图的方案。

  他们指使该村土匪王毛、王魁、王东立等人,用枪逼迫同村石匠王光喜、王水、王惠成三人从事现场盗凿。

  面对《帝后礼佛图》这样高2米,宽4米的大型浮雕,如果想将整体凿下而又不破坏画面,似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岳彬决定,将浮雕分块凿下,待运到北京后,再进行整体拼接还原。

  为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石工们大多在晚上夜深人静时进行盗凿。这时,石窟外围主要通道都有土匪放哨,石匠们凭借着微弱的手电筒灯光,对着事先拿到的照片进行敲凿。如果有土匪发出信号,工匠们则慌忙扔下手中的工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在逃散的瞬间,手中的碎片也会随之扔到洞窟前的伊水河中,致使文物出现不可挽回的永久缺失。

  1965年11月,文化部文物博物馆研究所王辉、王世襄与龙门石窟文物保管所的温玉成等组成调查组,对参与盗凿《帝后礼佛图》的当事人进行了调查。

  文管所副所长马玉清,将直接参与盗凿龙门石窟的洛阳偃师县杨沟村石匠王光喜、王水、王惠成三人,约到文管所会议室,以座谈方式了解当时的情况,并直接到现场寻找盗凿的痕迹。

  石工王光喜回忆说:“常去的有我们三人,主要是凿宾阳中洞北边下面的身子(指《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当时有照片,打一回看一回照片,按打得多少付给钱。照片在马龙图那里存放着,主要靠王魁两下接头,打下的碎块由王魁转交马龙图。我也进城往东关送过一次,下边搁佛像,上边放一些石灰,说是进城送石灰的。很不好打,打得直冒火,那石头是火硝石,光宾阳洞就打了二、三年。”

  从上述话语中可以看出,当时盗凿《帝后礼佛图》,有着周密的行动计划和操作程序。从对着照片进行敲凿的情况分析,很有可能是先在照片上就划分出分割的区域,按照所画的分割线进行打凿,首先将头部凿下,然后根据划分区域进行敲凿。运送打下的浮雕残片,也是经过伪装而不致让人起疑,整个过程较为隐蔽。

  被盗凿下来的《帝后礼佛图》碎片,运到北京之后,岳彬找来工匠,对着照片进行复原。由于碎片很不完整,整体复原显然已不可能。工匠们花费了很大功夫,才将《皇帝礼佛图》的局部复原出来。

  《文昭皇后礼佛图》复原还没有开始进行,就已经到了岳彬与普艾伦签订合同交付浮雕造像的日期。此时,普艾伦专程来到北京,看到的是残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和《文昭皇后礼佛图》碎片。无奈之下,普艾伦也只能如数付钱给岳彬,并于1935年带着《帝后礼佛图》的残缺碎片回到美国。

切凿留下伤痕累累,其间细节将无法复原

  永难拼合的复原

  普艾伦带走的并不是所有碎片。

  根据《文物参考资料》1955年第七期资料显示,北京解放初期,古玩商岳彬家中查抄出一部分碎片,对照早期未盗凿前拍摄的《帝后礼佛图》照片,经过专家的精心比对,拼接出的轮廓还可以辨别出大致是出自《文昭皇后礼佛图》的部分碎片,有可能是延伸到南壁9个侍女的形象。这一部分残片之后被运回到龙门。

  据此可知,现陈列于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的《文昭皇后礼佛图》,为什么会出现不完整的拼接形状。

  普艾伦将《帝后礼佛图》残片运回美国后,又是怎样拼接成现在的展品,重新陈列于大都会博物馆和纳尔逊博物馆的呢?

  1935年,普艾伦将《帝后礼佛图》残片运回美国后,立即找来许多专家学者,希望将两幅礼佛图重新拼接完整,但始终未能如愿。

  无奈之下,普艾伦将已拼接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卖给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正是目前陈列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浮雕组合体。

  而《文昭皇后礼佛图》的重新复原,则更不同寻常。由于无法将《皇后礼佛图》复原,普艾伦只得将礼佛图碎片,全部拿到文物市场上分片出售。

  此时的北京,龙门石窟《帝后礼佛图》被盗凿,并被运往美国进行销售的消息已四处传开。当时正在北京的美国纳尔逊博物馆馆长希克曼,听到消息后,立即返回美国,并随即在美国各大文物市场收集剩余的礼佛图残片。

  希克曼前后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最终也没有将全部碎片完整收集,仅收回约三分之二。在此情况下,希克曼开始进行复原工作。

  值得庆幸的是,希克曼于1931年曾在龙门石窟宾阳洞做过礼佛图的拓片,这给复原工作带来了转机。纳尔逊博物馆还特地请来有经验的雕刻家,与希克曼一起进行《文昭皇后礼佛图》的复原工作。

  为了较为准确地恢复原貌,他们将礼佛图碎片放在一个与拓片大小一致的沙盘上,松软的沙面可以将碎片摆平,然后再一点一点地比对着照片,平稳地排列拼凑。不过,由于一部分关键的碎片无法找到,致使拼接复原的工作很难继续进行。

  此时,美国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听到纳尔逊博物馆正在进行《文昭皇后礼佛图》的复原工作,便将他们之前收集的礼佛图残片,送给了纳尔逊博物馆。

  在各方面的帮助下,经过将近二年多的努力,纳尔逊博物馆最终完成了《文昭皇后礼佛图》三分之二的复原,图中主要人物形象基本回复原貌。最终,《文昭皇后礼佛图》以拼接主要形象并复制次要部位的方式,完整展现在纳尔逊艺术博物馆。

  不过,复原终归只是复原,被破坏的细节已经永远消失在历史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