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2016-09-06 18:01:1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來源﹕北京日報  

  今年是三星堆祭祀坑發現三十周年。

  從1929年露出冰山一角﹐到1986年發現祭祀坑﹐再到各種精美文物出土﹐三星堆遺址的考古已經斷斷續續進行了八十多年。在這片1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們找出了距今約3000至5000年的古蜀國文明。它從另一個角度見證了中國當代考古脈絡的流變﹐讓一向以黃河文明為中華歷史起點的敘述﹐融進了長江流域文明起源這一支。

  三星堆遺址的發現﹐也帶來更大的謎團。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是誰創造了三星堆文明﹖古蜀國何以產生﹐持續多久﹐又何以突然消亡﹖大量工藝高超的精美文物﹐形制﹑審美與同時代的中原商周文物區別明顯﹐古蜀人何以掌握這樣的技藝﹖他們來自何方﹖

  圍繞著三星堆﹐世界各國的考古專家爭論了幾十年﹐仍有許多千古之謎難以破譯﹐甚至有猜測稱三星堆遺址是來自“外星人”的文化。

  在三星堆遺址﹐人們發掘出了一個沉睡數千年的古老文明﹐卻又仿佛走進了一座跨越時空的迷宮……

  廣漢玉器

  1986年發現的祭祀坑﹐是三星堆考古進程中最重要的突破。“兩鋤頭挖出的重大發現”﹐考古工作者們經常這樣總結祭祀坑被發現的過程。兩個祭祀坑都是在當地農民勞動中被發現的﹐偶然﹑幸運﹐也帶著幾分遭遇破壞的風險。

  “其實﹐第一次揭開三星堆文化面紗一角的﹐也是鋤頭。那要追溯到87年前。”四川省社科院歷史所主任﹑三星堆研究者段渝告訴記者。

  1929年春天﹐成都平原進入了一年之中最繁忙的播種季節。

  在廣漢中興鄉﹐家住真武村月亮灣的農民燕道誠父子正在清理門口的水溝。兒子燕青保的鋤頭突然碰在一塊大石頭上﹐發出“砰”的一聲﹐嚇了燕青保一跳。

  燕青保扒開泥土﹐看到了一塊白色的大石環躺在淤泥中﹐燕道誠聞聲跳下坑裡﹐撬開石環後﹐一塊翠綠的玉器出現在面前。父子倆認定﹐下面一定埋有寶物﹐於是他們不動聲色﹐悄悄覆土掩埋。待到夜深人靜時﹐燕家一家五口全部出動﹐重新刨開掩埋的泥土﹐清理出三四百件珍貴的玉器。

  這段回憶﹐燕道誠在生前不知道對人講了多少遍。當時他們未曾想到﹐就是那不經意的一鋤頭﹐叩開了一個緊閉數千年古代文明的沉重大門。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真武村村民多是燕氏族人﹐燕道誠的後代也生活在這裡。世人提及1929年的無意發現時﹐多把燕道誠稱為“當地農民”。但在真武村﹐多稱燕道誠為“燕師爺”﹐還有人說他曾當過縣令。總之﹐燕道誠從小讀過不少書﹐是一個鄉間文化人。

  意外挖出大量古代玉器﹐有一定文化的燕道誠知道這是筆“橫財”﹐既興奮又憂慮。為了避免張揚出去惹上麻煩﹐他將這些寶物四散藏于家中各處﹐命令家人不許透露這個秘密。

  燕道誠或許是想將這些玉石器作為傳家寶傳子傳孫﹐但他的願望落空了。

  寶物的誘惑令月亮灣的秘密很快洩露。燕道誠在成都的古玩市場上用並不高昂的價格出售了部分玉器。而得到這些玉器的古董商們則紛紛追尋它的來源﹐廣漢月亮灣很快因這批“廣漢玉器”出名。

  精明的古董商最終追蹤到燕道誠的家﹐經不住勸說的燕道誠以低價又拋售了大批玉器。

  短短幾年時間﹐燕家的“寶貝”一件件減少。廣漢玉器的名頭漸漸響亮了起來﹐很快傳遍成都﹐終於吸引來了考古學家。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1931年春﹐在廣漢傳教的英國神父董篤宜﹐從燕道誠手中得到了幾件玉石器。華西協和大學的美籍歷史學家戴謙和當時鑒定這些玉器為商周遺物。幾年後﹐當戴謙和把這些玉器放到他的好朋友葛維漢面前時﹐葛維漢驚愕不已。

  葛維漢也是美國人﹐早在1911年就作為傳教士到了四川﹐是個中國通。後來他返回美國芝加哥大學﹐獲得了宗教學博士學位﹐繼而又在哈佛大學學習了考古學﹑人類學。1932年﹐葛維漢重返中國﹐在華西協和大學任博物館館長﹑兼任人類學教授﹐教考古學﹑文化人類學。

  葛維漢是第一個找到燕道誠的考古學家。

  1934年3月15日﹐葛維漢與華西大學博物館副館長林名均教授等一行四人來到燕家﹐燕道誠熱情地接待了他們。他們先在燕家的房屋旁邊進行開方試掘﹐然後在第一個坑的南北兩邊各開一溝﹐作了延伸發掘。據當時的發掘記錄記載﹕“鄰近匪風甚熾﹐工作十日即行結束”。

  挖掘工作草草收場﹐時間很短﹐收穫卻不少﹐共發掘出玉器﹑石器﹑陶器等文物六百餘件﹐比燕家人第一次挖出的還要多。

  葛維漢是以考古為目的挖掘廣漢玉器的第一人﹐但最先對月亮灣玉器進行考古研究的是中國人。這個人是成都古董商人兼金石學家龔希臺。

  龔希臺是1932年秋天從燕道誠手裡買到的玉器﹐經過兩年多的研究﹐他認為“燕道誠掘出玉器之坑及其周圍是傳說中古代蜀國望帝之所﹐出土的可以穿起來的綠松石珠則是古代帝王冕毓飾物……”

  龔希臺把他的研究成果寫成一篇《古玉考》﹐發表在1934年成都東方美術專科學校校刊創刊號上。段渝說﹕“這是第一次把月亮灣遺址和古蜀國的歷史聯繫起來。”

  “蜀”作為國名﹐最廣為人知的是後漢三國時期劉備建立的蜀漢﹐而古蜀國比三國時期的蜀國要早得多。祗是這個古蜀國更像一個傳說﹐它祗是隻字片語地存在於極少的史書記錄中。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關於蜀國歷史最著名的詩句是李白在《蜀道難》中所寫﹕“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蠶叢及魚鳧據說是古蜀國的兩個王﹐在三星堆遺址發現以前﹐他們的故事就像誇父追日和女媧補天一樣﹐祗是神話傳說。至於“爾來四萬八千歲”的蜀國時間﹐恐怕是李白一貫的浪漫主義誇張手法。

  古蜀國的歷史﹐在東晉《華陽國志?蜀志》中才有一點無法考證的記載﹕“周失綱紀﹐蜀先稱王。有蜀侯蠶叢﹐其目縱﹐始稱王。” 據此推算﹐古蜀國應該建立于公元前1000多年。

  龔希臺的《古玉考》將廣漢玉器與古蜀國建立了聯繫﹐而真正用考古學方法證明“古蜀國”的存在﹐時間是兩年後。葛維漢于1936年在《華西邊疆研究學會會志》上發表了《漢州發掘最初報告》﹐這是第一篇有關廣漢古蜀國文化遺址的考古發掘報告。在報告中﹐葛維漢還提出了“廣漢文化”的概念。

  葛維漢的考古報告震動了歷史學界﹐從而在上世紀30年代掀起了一股“廣漢文化”的研究熱潮。就連當時身在日本的郭沫若﹐也對“廣漢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他和葛維漢早就相識﹐馬上給葛維漢寫信﹐要求對方贈與廣漢發掘的全部照片和器物圖形﹐先睹為快。

  葛維漢很快將資料寄往日本東京。郭沫若當時正潛心研究流落日本的中國甲骨文﹐已是甲骨文大家。他很快給葛維漢回了信﹐補充了更多的研究結果﹕“蜀”這個名稱曾在周代的甲骨文中出現。廣漢的很多玉器的形制和華中﹑華北地區的發現類似﹐這應該是古蜀國曾與華中﹑華北有過文化接觸的證明。

  探秘三星堆﹕遺址發現後帶來更大謎團(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確如其言﹐“蜀”字最早發現於周代的甲骨文中﹐周人記載﹐武王伐紂時蜀人曾經相助。

  這是古蜀國研究的一個重要線索﹐順著這個方向﹐葛維漢提出的“廣漢文化”有可能獲得更大的進展。偏偏葛維漢考古報告發表僅僅一年﹐抗日戰爭爆發了﹐包括葛維漢在內的一批華西大學的外籍教授紛紛回國﹐進一步發掘月亮灣“廣漢遺址”的機會與他們擦肩而過。

  因為戰亂﹐月亮灣的考古挖掘沉寂了20年。與月亮灣遺址隔河相望﹑後來取代月亮灣為遺址定名的三星堆﹐也因此繼續沉睡了幾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