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参加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札记(2)  

2017-01-18 17:46:02|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浙江考古 作者:方向明

  3

  万娇《三星堆祭祀坑所见古蜀祭礼蠡测》,她把祭祀坑所出分为祭器和场景两类,其中祭器类如玉戈玉璋、铜尊铜罍、金杖等其他,场景类如神树、铜神殿、面具人像等。

  我更愿意把祭器看成场景的主要元素和构成,看成是场景中的配件。

  在三星堆祭祀坑中,神树和神殿(神坛)是主要的两个场景。

  关于神殿(神坛),孙华教授的复原很犀利,他把K2③:296神坛分为四层:

  第一层,圆形的底座和其上的两头怪兽。

  第二层,圆形平台及站立的四个铜立人。

 参加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札记(2)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第三层,分别由三段组成。下段为四个“花瓣”形的“花蕾”。“花瓣”其实与K2③:201-4刻纹玉璋的“山”图像是一致的。中段为四壁各跪五人的覆斗形。上段最为关键,孙华教授把报告中定名为神殿屋盖(K2②:143)、神殿顶部(K2②:143-1)复原为“一座三段式的铜尊形器”(从复原的器物编号中可以发现他们出土层位的不同),“四瓣花蕾构成了尊的圆形高圈足,斗状的’屋身’就是方尊的肩部和腹部,凸起的方形上段如果向上延展并逐渐外侈,就是方尊的喇叭状器口”。

  第四层,尊盖,形同K2③:48跪姿铜人(孙华、苏荣誉:《神秘的王国——对三星堆文明的初步理解和解释》,巴蜀书社,2003年,第241~245页)。

  尊盖的顶部还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还会有小鸟吗?

  孙华教授对于神坛的复原

  在这座最后以尊为上的神坛上,神兽、神鸟、立人、跪人俱全,持璋形象明确。罍尊配套使用,更为重要的是K2还出土了盛满玉器的铜罍,“有些人头像内装有少量海贝”。(《三星堆祭祀坑》第158、159页;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陈显丹:《三星堆祭祀坑发掘记》,文物出版社,2016年,第78、79页),加之神坛上的龙纹、涡纹、太阳纹等装饰,祭祀坑中出土的不少散件祭器类器物多可在神坛上体现,成为这一场景的构成元素。

  三星堆K2内装玉器的青铜罍(采自《三星堆祭祀坑发掘记》第79页)

  神树也同样。K2两件大神树,底座各有不同,一为龙,另一为山形和跪坐持璋铜人。K2②:94龙座大神树,以旋转纹样的璧形器分割为三节,顶部残。K2②:194也分多节,顶部不明。神树枝丫上套穿环璧,有花蕾和伫立的神鸟。神树的分割和套穿的环璧、神鸟、龙、跪人等成为重要的构成元素。

 参加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札记(2)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套在铜树枝杈上“凸棱环”(采自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微博2016-11-24)

  从挺拔和峙出的枝丫情况判断,虽然K2③:272小神树的主干也残,但两侧的挺拔枝丫明显不同于下方的弯曲枝丫,极有可能这件小神树的主干顶部也是类似的“人面鸟”。

  三星堆K2②:94龙座大神树

  K2③:264铜人形象较为特别,佩戴神兽冠(也就是神龙冠,与K2③:296神坛龙座基本一致),除了铜人面具外,这一铜人像的大小仅次于K2②:149、150大型铜立人像,有可能是大神树主干的顶部铜人。

  三星堆K2③:264铜人(采自《三星堆祭祀坑》彩图41) 4

  K2②:149、150大型铜立人像,《三星堆祭祀坑》报告有详细的描述,但是因为服饰没有全拓,整体和细部表现略有欠缺。三星堆博物馆青铜器馆有展开的服饰拓本,清晰完整。

  三星堆铜立人像(采自《三星堆祭祀坑》)

  铜立人戴冠,着三层衣,脚踝穿镯(一些环镯还不一定做臂穿用),跣足。

  三星堆博物馆铜立人像拓本的反相

  外层为单袖衣,左侧两组龙纹,形相背,这条龙咧嘴吐舌,与K1:36龙柱形器上的龙形制接近。

  三星堆博物馆铜立人像拓本局部——外层单袖衣左侧的龙纹

  外层单袖衣右侧有“横倒的兽面纹”和“虫纹和回纹”,“回纹”实际上就是“眼睛”,在内层纹样中表现的更为清晰。

  中层短衣为外层所掩。

  参加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札记(2)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内层衣长袖,前裾短,后裾下摆垂至脚踝。前后裾纹样基本一致,上组为“虫纹和回纹”,就是如K2③:231铜兽面的图案化,正中为额顶部的介字形冠尖突,两侧为多重圈双眼的“回纹”,再外侧的“虫纹”可能是耳朵。下组为倒的佩戴锯齿形冠的兽面纹。

  三星堆博物馆铜立人像拓本局部——内层前后裾上下组纹样5

  在实施“三星堆考古2011-2015年考古工作规划”中,三星堆聚落考古有重要收获,如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和城墙的发现和进一步确认,月亮湾小城(宫城)的存在等等,都城格局的了解和变迁,为进一步探索这两个所谓“祭祀坑”的内涵提供了宏观的时空背景。在三星堆工作站的短暂观摩中,陶器群、分期、玉石工艺等,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三星堆,包括金沙出土文物的图像学研究、美术考古方兴未艾。三星堆出土陶器中“酒气熏天”,盉、杯、瓶、觚、壶等形态丰富,佐酒的超高柄豆形器、高柄豆造型夸张,各类的小平底和尖底器、大敞口尖底器(这个很容易让我想起万年的上山文化敞口大盆)功能令人遐想。

  三星堆考古,任重道远,前景无限。

  三星堆遗址最新布局示意图(采自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材料)

  三星堆博物馆展览内容全面,灯光清晰,辅助的背景板文字和图片简明扼要。“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新浪微博诙谐又不失严谨,截止2016年11月26日,已经拥有280多万的粉丝,超过中国国家博物馆(178多万)和故宫博物院(220万),足以说明“堆堆”的魅力。在本次“重新连接(Relink):文化遗产与青少年教育”中,我还非常有幸结识了三星堆博物馆的小志愿者罗熙尧小朋友,他充满智慧和活力,虽然因为我的失误,我们小组在Relink比赛中没有夺魁,但是他的精神风貌完全感染了我,他说自己的理想就是要上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在这里我衷心祝福他。

 参加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札记(2)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最后,我要感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博物馆以及雷雨站长、冉宏林副站长等四川同行们的热情接待。

  接受采访的罗熙尧小朋友

  本文写作的部分参考书目(感谢王明达先生赠送《金沙淘珍》,王方女士赠送《金沙遗址考古发掘资料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赠送《三星堆祭祀坑发掘记》,三星堆博物馆赠送《三星堆研究》第四卷。余书均自购)

  2016年11月17日初稿

  2016年11月26日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