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阿瑟·姆·赛克勒:一个医学家的收藏帝国  

2017-02-10 17:35:4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文、图/杜卡 

  人物名片

  阿瑟·姆·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1931-1987),美国知名藏家。1913年8月生于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1987年5月在纽约去世,终年73岁。被誉为“现代美第奇”,珍藏诸多中国文物艺术品,明清家具,是他中国艺术品收藏的主体之一。

镜头下的弗利尔,衣着讲究、目光深邃。(爱德华·史泰钦 1916年摄)

  核心提示

  “在1950年美好的一天,我偶然在某个家具店里看到一些中国的明代家具。我的生活自此不同了。我开始意识到这里有一种美,一种还未被普遍欣赏和理解的美。”

  清末民初以后,中国大量文物流到欧美。在新兴文物中心纽约,陆续出现关注亚洲艺术品的本土大藏家和博物馆。美国铁路巨头查理斯·朗·弗利尔和医药巨擘阿瑟·姆·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是杰出代表。如今他们的大部分珍藏都在华盛顿的史密森尼博物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

  弗利尔几乎是美国最早系统收藏亚洲古代艺术品的超级大藏家,当时西方人对远东文化还知之甚少。这位精明果断的工业大鳄,他的传奇不仅在于如何赢得财富,更在于如何善用财富。

  比弗利尔晚出生一个甲子的赛克勒,同样是美国梦的典范。他不仅靠自己的奋斗成为受人尊敬的医药学家和出版人,还建立了广博精深的私人珍藏,被誉为“现代美第奇”(美第奇家族是13至17世纪时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其中国藏品蔚为壮观。

  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的赛克勒馆。赛克勒馆与弗利尔馆,合称“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National Museums of Asian Art)。

  白手起家,开垦医药荒地

  与弗利尔一样,阿瑟·姆·赛克勒博士也没有世袭的贵族血统与财富,是白手起家的穷小子。他1913年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相当于中国民国初年生人。

  这位聪明的犹太青年在纽约大学读了医学院预科,同时也在纽约大学和库珀协会(Cooper Union)兼修艺术史。看来他对艺术的深切兴趣,早已有之。在医学院上学时,为了筹措学费和生活费,赛克勒加入了专做医学类广告的威廉·道格拉斯·麦克亚当广告公司(William Douglas MacAdams Advertising Agency),并在日后成为它的最大股东。

  医学才华、商业头脑和艺术爱好,在赛克勒身上早早就均衡发展着。

  大学毕业后,21岁的他就结婚了,这段婚姻持续了10多年。同时,他开始研究神经内分泌学、精神病学和试验药物学,先后发表了140余篇论文,堪称“学术大牛”;1949年,他进入事业的第二个高峰期,担任了格利德穆尔(Greedmoor)生物心理学研究所的研究主任;这一年,他还迎来第二段婚姻,大概持续了30载;1958年,他创建了治疗学研究实验室,并领导该实验室直到1983年。

  科研之外,赛克勒敏锐的商业头脑也在并行运转,这也许源自犹太人的天生商人素质。当时,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患有焦虑失眠的美国人越来越多,电影里经常看到主人公需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的情节。售卖安定(一种镇静安眠药),成为一项利润巨大的生意。由于在美国取得了进口和售卖安定的许可,赛克勒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1960年,赛克勒在纽约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创办了《医学论坛报》(Medical Tribune)。这份双周刊是同类出版物中的第一份,不仅登载专业学术内容,也刊发大量医药广告和商贸信息,这也成为一大笔持续稳定的可观收入,学术与效益双丰收。1983年,他又帮助创办了《医学论坛报》中文版。今天,这份报纸已用7种文字发行,在20多个国家中拥有超过100万的读者。此外,赛克勒还是《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的董事会成员。

2009年9月纽约苏富比拍场上,赛克勒珍藏的这件明末清初 黄花梨六件柜,以102

  不忘初心,藏品横贯东西

  学术上的平步青云与商业上的飞黄腾达,并没有让赛克勒远离热爱艺术的初心。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后,他便迈开了艺术收藏的大步伐。赛克勒在一次电视节目上讲过,他希望“把精神病学从一种感性的、主观的学科,转变为理性的、客观的研究新陈代谢与生物化学的学科”。但是在个人艺术鉴赏方面,他却有着相反的倾向——“一位真正的收藏家能给世人展示新的发现和见识,这比藏品本身的数量可重要多了。”

  赛克勒从20世纪40年代起开始收藏艺术品。他最初支持并收藏美国当代艺术家的绘画,之后转而关注前文艺复兴和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接着是法国印象派和后印象派,日后进而扩展到近东和远东的古董。他常说:“我像一个生物学家一样收藏。要想真正了解一种文明或一个社会,必须拥有足够的主体材料。如果只看毕加索(Pablo Picasso)和亨利·莫尔(Henry Moore)的作品是不能了解20世纪的艺术的。”

  于是,在他的艺术王国中,从中世纪到现代的欧洲陶瓷、雕塑、绘画,从中国、日本到印度、古伊朗及前哥伦布时期的艺术,都有庞大收藏,无愧“现代美第奇”的称号。赛克勒把自己的艺术兴趣描述成“一段长长的旅程”,他说:“精神上我朝圣西方艺术,扎根于此。同时又游离开去,着迷于东方审美。”具体到每一次的购藏,赛克勒都不马虎,“(我)尽可能近距离地体验这些艺术珍品,其中蕴含的那种富有创造性的力量深深地感染了我。”

清早期 黄花梨方角柜(一对),赛克勒旧藏 (图片提供:苏富比)

  结缘中国,生活自此不同

  赛克勒和中国的渊源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开始了,那时他就曾募捐以支持白求恩在中国救治抗日战士的工作。20世纪70年代,他受邀为中国公共卫生事业提供有益的咨询。1976年,赛克勒首次来到中国。1980年,他从美国拍卖会上花10万美元将流失海外的一张原在颐和园的御座买下后,送还中国。1986年,他资助兴建的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破土动工,在他第三任妻子吉莉安(Gillian)的关切下,于1993年竣工。这是中国高校中第一所考古专题的博物馆。

  不过,说到他与中国艺术的“邂逅”,还得从一张造型简洁优美的明代小桌说起。“在1950年美好的一天,”他写道,“我偶然在某个家具店里看到一些中国明代的家具。我的生活自此不同了。我开始意识到这里有一种美,一种还未被普遍欣赏和理解的美。”从那时起,他逐渐开始研究和收藏中国艺术品,手笔越来越大。

  稍后,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远东部主管、中国书画专家方闻的建议下,他收藏了不少文人书画。清代石涛、八大山人的精品,格外受到他的青睐。另外,还有几位与之紧密合作的艺术商人,比如,他通过纽约古董商弗兰克·凯洛(Frank Caro,法籍华裔古董商卢芹斋的接班人),搜罗了大量中国魏晋隋唐时期的石雕佛像。2009年春,在纽约佳士得的赛克勒专场上,成交价最高的那件“北齐 彩绘大理石连背光释迦牟尼佛立像”就是当年经凯洛卖给赛克勒的。

赛克勒手中拿着唐代的兽首金银器,身后是唐三彩马和人物陶俑,桌子前方是商代青铜卣。

  20世纪50年代开始,赛克勒委托一位先前在北京居住过的纽约的中国古董家具商人威廉·杜拉蒙德(William Drummond),买进了大量的中国明清家具,构成其中国家具收藏的主体。仅1965年,他就买了130件中国家具。当然,他并不是一件一件单次购进的。相比于单件,他更偏好鉴赏整批艺术品,然后从中挑选,最后买下符合自己心意的某个“排列组合”。他喜欢把自己想成是“一位策展人而不仅是一位收藏家”。现在,这些家具一部分在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的赛克勒馆成为永久陈列,一部分曾出现在2009年9月的纽约苏富比(微博)拍场上。

  赛克勒还从华人古董商戴润斋手上买了大量的绘画、陶瓷、古玉和青铜器。据伦敦苏富比高级董事马尔克斯·里尼尔(Marcus Linell)回忆:“赛克勒博士习惯在一天稍晚的时候到达戴润斋的古董店,并总会坐上好几个小时,探讨他们共同爱好的古青铜器,之后再商谈价钱。因为赛克勒博士喜欢成组购买青铜器,价钱自然需要细细商谈。”

  谈及他的青铜器珍藏,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件是精美绝伦的商代青铜卣,购自伦敦苏富比亚历山大·德·罗斯查尔德(Alexandre de Rothschild)专场——3.8万英镑的成交价,创下了当时的世界纪录。

明末清初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赛克勒旧藏 (图片提供:苏富比)

  有聚有散,桃李满天下

  然而,他的中国藏品在大都会博物馆引起了争议。虽然在20世纪60到70年代,大都会博物馆给了他一小片地方来存放这些艺术品,并美其名曰“阿瑟·姆·赛克勒中国早期石雕艺术品展厅”。赛克勒说:“这些存放的艺术品原本是要在大都会做中国艺术精品展的。”但是,他和大都会博物馆交涉了几年,这个展览却始终没有做成。大都会博物馆的官员说,只有赛克勒答应把这批藏品中的重要物件捐赠给博物馆,他们才肯做这个展览。

  赛克勒后来向史密森尼博物馆捐赠了其1000余件亚洲艺术藏品,主要有中国青铜器、玉器、漆器和绘画,近东的陶器和金属器,南亚和东南亚雕塑,另加400万美元的建馆资助。这在20世纪80年代初可是天文价码。

  实际上,这里只是他资助的众多项目之一。他慷慨资助了全世界一批重要的医学研究机构和博物馆,真有“桃李满天下”的感觉。华人中类似的范例当属娱乐业大亨、慈善家邵逸夫,国内好多学校都有“逸夫”教学楼。

清早期 黄花梨亮格柜,赛克勒旧藏(图片提供:苏富比)

  1987年5月26日,赛克勒因心脏病突发,在纽约去世,享年73岁。这位20世纪屈指可数的艺术收藏家和赞助人,没有等到4个月后史密森尼博物馆赛克勒馆的开馆。这的确是一个遗憾。

  这一年的10月1日,赛克勒馆刚刚开放时,美国人类学家、时任史密森尼博物馆秘书长的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博士写文怀念他。文章的标题是《赛克勒试图以人文精神将艺术与科学连在一起》,稍长但精准。对此,赛克勒有一句精辟的名言:“艺术和科学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艺术是情感化的科学,科学是精确化的艺术。同时追寻两者,乐趣无穷。”

  一生追求这种美妙乐趣的赛克勒,其艺藏境界格外高远。他的基金会引言这样写道:“艺术是一个绝好的示范,它向我们呈现一个人如何打动所有人的心,艺术家如何跨越经久的时空向每个人表露心声,以及一个过去的文明如何与今天对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