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不该被遗忘的收藏大家——关祖章(一)  

2017-02-11 11:06: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刘越 收藏杂志

有些藏家生逢其时,比如乾隆皇帝;有些生不逢时,比如清末的端方;有些既生逢其时又生不逢时,就像张伯驹,若不是乱世,即便以他民国四公子的身份,也难享那般丰厚的皇室密藏,一生倾其所有,还珠于民,晚年却落得惨淡收场,让人感叹。今天要追忆的则是另一位生不逢时,且很可能已经被人遗忘的重要收藏家——关祖章。


关祖章小像


关祖章,广西苍梧人。父亲关冕钧,通系要员,曾任京张铁路总办,与詹天佑一道修筑京张铁路。入民国后任议员及参政员参政,其“公务之暇,辄爱收藏古器服物。”关祖章亦参与父亲的铁路事业,毕业于美国伦斯勒工艺学校,历任交通部工程师、平汉铁路工程处长等职。关祖章继承并发扬了父亲的收藏传统,藏品门类甚广,最为今天藏家所熟知的,是他乃第一个使用藏书票的中国人。


关祖章藏书票


关祖章的故事,我们要从一件清代石雕人像谈起。


王世襄在《锦灰堆》中记述了他与关祖章的交往经过,称其收藏甚丰,“所藏文物,不下数千件”,其中便提到这件非常重要的藏品——清汪木斋镌石雕唐英像。


“这是一尊为生人写照的像,用近似青田的叶腊石雕成。他清人装束,脑后垂辫,长袍素无文饰,只领子及衣褶间留有石青染色。前额颇舒展,略有麻瘢,使用无数细小不平的刀痕,益以赭墨渲染才取得呼之欲出的效果……下有‘汪木斋’阴文篆书圆印。‘九江关署’四字,使人意为唐英像……”


清汪木斋镌石雕唐英像


这件石雕像创作于摄影术尚未发明的清初,为生人留下了近似于摄影效果的唐英容貌资料,其三维立体的观感甚至现代摄影也有所不及。当时为人画像常采用国画技法,多有失真和夸张,描绘五官外貌细节逼真的西洋透视法只为少数人掌握。所以,这尊石质唐英雕像,堪为当代几乎所有唐英画像或造像艺术之母本,弥足珍贵。


唐英,在很多国宝级的瓷器中,这个名字屡屡出现。他是景德镇陶瓷文化史上极为重要的人物,是整部陶瓷史上少有的几个面目清晰的人物之一。


唐英的祖上是沈阳人,早在清朝统治者入关前,就成为正白旗的包衣(也就是家奴)。16岁时,唐英到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当差,因为能文善画,被指定在瓷器上画样。内务府造办处,是清代专门负责为皇家制造御用物品的机构。唐英勤奋好学,才华出众,很快就出类拔萃,得到了皇帝器重。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47岁的唐英奉皇帝旨意到景德镇御窑厂督造瓷器。


虽然今天看来,这是唐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但当时的唐英也许有别的心绪。雍正八年(1730),在景德镇工作两年有余的唐英写的一首诗中,我们读到这样的文字:“炎凉经两度,远客意悠悠。暑减连朝雨,风来一线秋。旅思常作病,良药不医愁。北雁生堪憎,乡书隔岁投。”


曾经出色的宫廷画师,才华满腹,却被派往远离京城的景德镇。回想皇城金碧辉煌,清宫的优越生活,想到开春大雁尚能南飞,而自己的留守却遥遥无期。思乡之情,在唐英笔下恰如瓷器上一幅幅意境悠然的风景画片儿,映照着他的精神世界。


在《瓷务事宜示谕稿序》中他写道:“陶固细事,但为有生所未经见,而物料火候与五行丹贡同其功,兼之摹古酌今,侈弇崇庳之式,茫然不晓,日唯诺于工匠之意者,惴惴焉,惟辱命误公之是惧。”可见让他不适的,除了南方的水土,更有对陶务不熟悉所带来的惴惴不安。


所以,初到景德镇,他没有像以往的督陶官那样迎来送往、结交权贵,而选择闭门谢客,谢绝一切交往和游玩,苦心竭力钻研陶艺。与窑工瓷工同吃同住,挽起袖口裤腿,淘洗、揉泥、拉坯、捧坯,经过3年时间,凡是陶瓷工艺的制作过程他全部熟悉,技术的关键他全部掌握,跟工人也建立了交往联系和感情。历任督陶官,大多不屑于技艺的研习,只能听任工匠随意烧造,而唐英在熟悉瓷器的所有工艺后,就开始琢磨起创新的事。


唐英在任期间,增设仿古作和创新作,仿古仿出了宋代哥窑的金丝铁线,官窑的冰裂,汝窑的蟹爪,钧窑的造型和釉色,自然逼真。仿制的明代永乐、宣德脱胎白釉,甜白刻花,印花器等足以乱真。以2014年苏富比拍出的清乾隆粉青釉浮雕“苍龙教子”图罐和中国嘉德香港拍出的唐英制粉青釉蒜头瓶为例,粉青釉釉面莹润如玉。此釉种曾见于南宋龙泉窑瓷器,后来技艺失传,直至清雍正一朝,才重新出现。


清乾隆粉青釉浮雕“苍龙教子”图罐


清乾隆唐英制粉青釉蒜头瓶


在唐英的主持下,景德镇官窑创烧出57种颜色釉,其中胭脂红、秋葵绿最为著名。2011年中国嘉德所拍出的清雍正胭脂红釉碗,在《陶成纪事碑》中,被称之为“西洋红色器皿”,因釉中含万分之一、二的金,又名“金红”。为了迎合乾隆对新奇瓷器的喜好,唐英还创烧出不少新奇的品种,比如转心瓶、交泰瓶,都经常被乾隆拿来把玩。


唐英在职将近30年,是雍正、乾隆两朝精美工艺的总导演。


“此翁是一个精明干练,老能事故的人。”王世襄先生曾给出清汪木斋镌石雕唐英像这样的评价,唐英本人正是如此,可见石雕像刀法之精绝,传达精气之神准。


《锦灰堆》一书中,王世襄特意撰文记录与其渊源:


“1955年前后,石雕像初见于关祖章先生家,仅此一躯,无坐具。后求借摄影,承蒙慷允……石雕像摄影后璧还,十余年中在关家曾数见。十年浩劫,祖章先生惨遭红卫兵殴打致死,所藏文物不下数千件,以古铜镜为多,全部被抄,石像亦不可踪迹矣。”


如今人们记住关祖章,多是因为王世襄的这一小段话。如此重要的唐英像,也只留下薄照几张。作为当时非常重要的实业家、收藏家,关祖章似乎并没有什么显赫的事迹为人所知,记住的只是他晚年的备受凌辱,所藏尽失,怎能不叫人扼腕。


※ 本文原文载于《收藏》杂志2017年1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