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民间收藏  

2017-02-12 19:25:4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马世川 

    两年之前的今天,我一句话都不想说,原因很简单,文物界前所未有的黑暗笼罩四野,舆论气候黑云压城,言论自由纯属摆设,除了政治上的附庸,CCTV某些频道已然堕落成为下三赖的商业TV,而由商业打造的央视的几款鉴宝节目,已然脱变成为令人不齿的谎言节目,在所谓的占领舆论制高点的劣迹之下,中国的所谓专家蠢蠢欲动,四处流窜,以攫取无知和善良的上千万的收藏爱好者的财富为目的,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人间悲剧,作为一个收藏爱好者,原本是低调行事,大隐于市。但是,面对时下零零总总的收藏界的道德堕落,实在是忍无可忍。
    事实上,如果我们今天不能发出声音,那么,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后代将会对我们的祖先一无所知,即使是仅有的了解,也将面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来自于国有博物馆和国内一些“大嘴的错误信息,将会误导许许多多人对中国文化以及中国文物的真实状况的基本了解。这毕竟是一个令人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殇,不站出来行吗?  

    故宫是个什么?故宫的馆藏算个什么?直到今天,绝大多数的人们对此缺乏一个清晰的了解,对此,我很负责任的陈述一个事实,故宫的馆藏,绝大多数来自于民间,来自于解放之后的中国大地的角角落落,事实上,建国之初,百废待兴,很多重大的事情必须面对,因此,对于故宫的建设,对于诸多的博物馆的建设,只能是战战兢兢,由于国家财力的限制,以及战后民间遗存的实际情况,我们的馆藏只能将就行事,但是,毫无疑问,最初的各级博物馆的陈列都是以民间收藏作为其基本的框架的。 

    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90年代开始,由于国力的强盛,新中国,这个积贫积弱的国家第一次有能力关注衣食住行之外的领域,民间收藏也就是在这期间悄然而生,这个收藏,并不是只局限于原有的民间文物的遗存,而更大程度上依赖于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就是,中国的每一寸土地在这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从南到北,由东到西,土建工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开挖”,这个巨大的工程,超越了历朝历代土方开挖的总和,很显然,这个能力得益于现代工程机械的极大进步。但是,政策以及制度上的不合理的安排,这些精美的中国文物,只能以隐蔽的形式流转于民间,这是文物法规及其制度之下的必然结果,没有任何可以腾挪和变通的的余地。

    于是,大量的、高等级的文物直接出土面世,甚至流于海外,在此,有一个事情必须讲明,面对如此大量的,精美的中国文物,我们体制内的人员在道德上,在制度设计上,在学术上做好准备了吗?没有,一点都没有,还是体制的弊端,他们对文物的理解僵化而肤浅,不会,而且不可能认识文物的本质属性,科技鉴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拼命死守着所谓的“标型”,抛出所谓的狭隘的“框架”,这些原本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荒谬学说,在文物界,收藏界竟然能够大行其道,一个国家还要迫不及待的与时俱进,一个故宫居然拼命死扛,不得不说,故宫的所作所为,无论从道德上,技术上,学术上,一地鸡毛,没有任何可以值得圈点的地方。

    事实上,正是由于体制的堕落和思维的僵化,国有博物馆丧失了最好的良机,而恰恰在这一时刻,民间收藏担当起了中国文物保护的主体责任。大量的,几乎能够颠覆文物与收藏界概念的器物幸运的留在了国内,无论民间收藏的出发点如何,但是,客观上利用民间的资金保护了一大批文物的精华,保留住了中国的文脉。这是一个功在千秋的积善成德的大好事,用不了多少年,当我们的民众渐次觉醒的时候,会为这长达二十余年的民间文物抢救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历史必然会记住一些人和一些事,这个蕴含了天量财富的中国文物,不久的将来就会熠熠生辉。       
    很显然,此时此刻,我还是要举起批评的手术刀,对我们行政的不作为进行解剖,大清王朝有接近300年的历史,但是,它对古老的文化还是进行了十分有效的保护,乾隆皇帝就是最了不起的一位,尤其是中国书画,他不遗余力,几乎一网打尽,除此之外,他对从事文物工作的人员的遴选相当苛刻,绝大多数负责编辑整理的人员,几乎都是进士出身,事实上,从科举制度以来,历代能够从事内府文物活动的人员,个人素质非常之高,相比于我们今日之故宫,我们只好用“羞耻”来描述,因此,中国的古代文物鉴赏编撰都远远走在了今天共和国的前面,尤其是对墓地的保护更是严刑酷法,反观今日之中国,盗墓活动猖獗日盛,行政管理大面积缺失,更有甚者,盗掘古墓涉及到了部分政府行为,利益已然成为全社会的追逐的目标。至于道德,至于法律,至于前途命运,至于中国文化,根本就不在国家和个人考虑之列,很显然,这就是悲剧。

    我每一次到十三陵参观,脑子里总会跳出这样一个问题,大清王朝没有将他的对手的坟茔毁于一旦,而我们,对定陵却主动挖掘,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盗墓活动至少在道德上得到了遮羞,既然如此,既然大显于世,我们的政府还是有机会将期间的珍贵文物保护好,至少在政策上有所作为,但事实上,非常非常遗憾。恰恰相反,体制内的利益集团,面对自己的“一无所有”,面对“背后利益的牵扯”,面对自己的学术贫血和智慧孱弱,只能够用“假”字来遮掩,除此之外,还剩什么? 

    此时此刻,我满心郁闷,我以为,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民间收藏,必须做些什么,因此,我会断断续续的将我个人的收藏展现出来,以期得到“窥犳”略见一斑的功效,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民间收藏是我的责任,谨以此光阳祖先之文化精髓。
    中国的文物被活生生的划分为馆藏和民间,事实上,农村和城市的划分,城市与城市的户口的不同,最终的目的就是要维护特权和利益,正是因为这些人为的作祟,叫原本平等的人与人,物与物,自从其出身的那一天起,就被打上深深的地位与等级的烙印,即使是故宫那些从民间征集的藏品依然如此,这就如同一个穷人的孩子,一旦过寄到权贵人家一样。只要进入故宫,那么就会立刻改变身份,如塑金身,高贵至极了。 

    这个道理其实简单,谁都不糊涂,可是,在文物界,最离奇的事情却偏偏出现了,如果说,叫故宫亮出自己的底牌其实很容易,一个馆藏来源问题,原本就是那么简单,每一件器物,大多登记在案,尤其是那些所谓的重器,或者一级甲等文物,数量也不多,告诉天下一个来历,不会很费劲吧。征集的来源问题,既不是秘密,也不是机密,更不是绝密,拿出来晒一晒,昭告天下有什么不好。当然,普通人不会对其中的价格问题纠缠不息,不是吗?该付的钱都已经付了,文物等级的身份早就确定,很多直接参与的人已经作古,因此,实在没有再一次追诉的可能,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彰显出来却难上加难。  

   “不告诉你”,在中国就是中国特色。生在这个国度,我没有了解内情的奢望,虽然“知情权”叫我拥有这个权力,但我知道,其实这是一句猫与老鼠的角力的谎言,这些都不要紧,你叫我糊涂,我就糊涂,在这个问题上,我甚至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趋炎附势的跟着你也来个一通乱说:故宫的馆藏传承有序,故宫的藏品誉满天下,故宫的研究水平无人可比,故宫的学术引领全国。 

    几十年如一日的无意识的自慰,叫故宫的上上下下洋溢着幸福的感觉,这是你的权利,即使是幸福到死也是你的体验,这与我无关。

    除此之外,故宫还是江湖之地,旧社会的古玩行的帮会体系直接渗透其中,有帮主,有喽罗,有帮规,有教义,磕头拜师,誓血为盟。试想,这样的江湖之地,哪有功夫追求真理,哪有功夫传播文化,哪有功夫照顾学术,哪有功夫祭奠祖宗。故宫有的人,四下游走,招摇过市,拉大旗作虎皮,满脸的弱智,竟然居高临下,颐指气使。这些镜头终将会成为文物界的奇耻大辱,而由故宫派生出来的拍卖公司更是恶贯满盈。

    天下乌鸦一般黑,故宫只是一个代号,全国的情况亦是如此,没有一个国有博物馆能够幸免。花大钱办小事,真金白银只能换来痢疾,大大小小的文物部门,面对圈子的利益,不惜将罪恶之手伸向财政,由拍卖公司和博物馆联合演奏的腐烂乐章吹响世界,谁人不知? 

    763.15万元港币的“粉彩多穆壶 ”叫人情何以堪?至于上千万元的成化鸡缸杯,更是叫人啼笑皆非,王刚先生的生杀予夺,不过是与博物馆联合起来巧取豪夺的前奏。为什么拒绝科技鉴定,挖空心思蒙蔽善良而无知的人们,为什么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为什么真品只有一件?舆论轰炸,就是国家财富被合理盗窃的理论基础。正像一个毫无艺术价值的圆明园的兽首,炮制出的“爱国主义”捉弄了华夏大地一样,文物奸商和内鬼联合起来蚕食全民财富的鬼祟不会停歇。虽然国有博物馆在内耗和内鬼的双重重压之下,丧失了获取精美艺术品的最佳时机,但是,为了邪恶的利益,除去嘴硬,实际上只有裸奔。

    还是那样一句话,故宫,你没有资格在跟我谈什么道德,专家,你没有资格跟我谈什么学术,奸商,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谈什么智商,馆藏,你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谈什么品质,作为一个普通的收藏者,今天一如既往的展示器物。但凡稍有文物知识的,如果不是装疯卖傻,都能够看懂真假。我真的很自豪,原因就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的博物馆一样猥琐过。这就是真实的民间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