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收藏界的文化态度不应被喧嚣淹没  

2017-02-13 12:43: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范昕:“玫茵堂”、“艾弗瑞·克拉克伉俪”、“安思远”、“王世襄”……拍卖场上,一些名头往往有着点石成金的魔力。或是斋号或是人名的这些名头背后,是一位位知名藏家。时下的买家热衷于瞄准知名藏家曾经收藏的艺术品出手,仿佛依此思路闭着眼睛买都不会错。而这些艺术品究竟价值几何,却可惜渐渐为“不差钱”的商业喧嚣所淹没。

 

    当人们追捧知名藏家旧藏时,最该追捧的是什么?事实上,是以独到眼光逐渐建立起的收藏理念和脉络,以及不计盈亏、不求为私的佳话,而不仅仅是为拍场的价格做一个“背书”——知名藏家的淡泊境界和文化追求同样应是被后来人珍视的财富。

 

    站在巨人肩膀上收藏,看似走了捷径

 

    买家之所以纷纷瞄准知名藏家的旧藏,是想走一条捷径,就像“站在巨人肩膀上”收藏。这样的藏品,因为有了知名藏家收藏的“背书”,文化附加值颇高。

 

    “放山居”、“玫茵堂”、“艾弗瑞·克拉克伉俪”等名头已然成为拍卖场上的“金字招牌”。2012年拍出1.295亿港元的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一对、2010年拍出9026万港元的清嘉庆黄地粉彩福寿万年云口瓶等,均出自放山居旧藏,这一19世纪“英国首富”詹姆斯·莫里森在他乡下的宅邸藏有大量中国艺术品及雕塑。2014年拍出2.8亿港元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012年拍出1.126亿港元的明宣德青花暗花“海水游龙”图高足杯、2011年拍出1.68亿港元的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等,均出自玫茵堂旧藏,这一私人收藏品牌几乎囊括了欧洲最重要的御瓷。2014年拍出1.47亿港元的北宋定窑大盌、2012年拍出2.786亿港元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等,均出自艾弗瑞·克拉克伉俪旧藏,这对英国夫妇拥有丰富的中国古陶瓷收藏。知名藏家旧藏中来头最大的,不得不提乾隆旧藏,经宫廷编纂的大型文献《石渠宝笈》著录的一大批书画在拍卖场上价格坚挺,甚至已然累积起泡沫。

 

    集结知名藏家旧藏的“藏家专场”也越来越为拍卖行倚重,交出的答卷着实让人惊艳。今年3月,纽约佳士得推出一连6场安思远私人专场拍卖,以100%成交的佳绩和刷新四项世界拍卖纪录而轰动全球。全球各地的买家都是冲着“安思远”三个字来的,这可是世界顶级古董商和“中国古董教父”。前不久,香港苏富比秋拍带来“攻玉山房藏明式家具”专场,来自香港收藏家叶承耀的38套明式家具斩获100%成交的佳绩,超过千万港元的拍品达7件。嘉德香港秋拍推出“见微知著——奉文堂吉金”专场,来自香港收藏家陈淑贞的80余件青铜器、金银器同样战绩不俗,其中一只汉代青铜烙银瑞兽纹杯成交价达624.5万港元,超最低估价8倍之多,买家正是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即将鸣锣的北京保利秋拍,“织锦回文”香书轩秘藏名人书翰专场则是重头戏之一。一批涉及可考名人近两千、书写年代跨越明代至民国、堪称见证五百年风云历史的名人书札集中亮相,它们均出自苏州收藏名人书翰的世家“香书轩”。  缺乏独立的艺术判断,终究难以成长

 

    紧跟知名藏家的艺术口味当真靠谱?其实未必。有业内人士透露,安思远身后的私人收藏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捐赠给了各大博物馆,今年上拍的1.4万余件艺术品远非其最为优质的藏品,尤其是拍品中的少量清代瓷器。安思远并不喜欢清代的文化艺术品位,因而他的收藏中清代艺术品数量很少,品质也很一般。但即便如此,他所收藏的清代瓷器几乎每一件都经过数倍于估价的激烈竞争。追捧《石渠宝笈》著录的买家,承受的风险则更大。乾隆收藏的历代书画中,赝品不在少数,元代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就是众所周知的一例,伪作被乾隆定为真迹,而真迹则被视为伪作,打入冷宫。

 

    艺术收藏领域,最忌讳的就是人云亦云,亦步亦趋。有专家提醒,面对知名藏家旧藏,买家一方面不妨从前人的收藏中获得经验,另一方面也要清醒、理性地对待藏品,不能盲目尽信。否则,只能一时赚得超额利润,只能称之为投资者,但永远成不了藏家。真正的藏家,其过人之处就在于识别卓越的事物,结合自己的知识、经验及理解对艺术品进行真伪、优劣的判断,并且逐渐建立起自己的收藏理念和脉络。比如“奉文堂”主人香港收藏家陈淑贞的收藏,多以带钩、席镇、铜镜等小型青铜器物件为主,精美别致,颇为符合女性的审美。“翦淞阁”主人宝岛台湾收藏家黄玄龙则倾心于古代文房艺术,包括家具、香炉、笔墨纸砚、各种文具等,看似迥异的藏品品类最终形成了一以贯之的冲淡自然的美学品格。知名藏家所藏的很多艺术品,并非就是价值连城的代名词,但无不凝聚着自己对物件的感情和理解。

 

    前辈藏家的淡泊境界,不应被商业喧嚣淹没

 

    需要引起今天的买家关注的是,老一辈藏家在收藏时,是没有太多功利心的。

 

    安思远的很多藏品与他相伴了一生。他曾说:“如果无意与作品朝夕相对,就千万不要收藏它。”今人以为的大藏家王世襄其实更是大玩家。漆器、铜炉、竹刻、明式家具,都在其把玩之列。当年他本人也不曾想到自己玩出来的东西,日后会变成人们的收藏。一边把玩,他也一边将手中把玩的物件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比如曾将古代家具制作工艺从技上升到了道,写出中国第一部有关古代家具的专著《明代家具珍赏》,填补了中国工艺史上一段长时间的空白。

 

    购藏时不惜一掷千金,最终却为自己的购藏选择了最适合其保存的地方,中外前辈收藏家的收藏境界更是今人难以企及的。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陆机《平复帖》、展子虔《游春图》、李白《上阳台帖》、杜牧《张好好诗》卷等书画精品,均出自张伯驹的捐赠或原价转让。安思远因着对东方艺术的挚爱与中国结下颇深的情缘,曾不止一次地表露出这样的心意:是中国艺术品给了我一切,我愿为中国做一些事。他曾将自己购得的被盗文物一尊彩绘武士石雕无偿捐赠给中国,也曾将一件西周青铜器“归父敦”送还中国,还“割爱”中国国宝《淳化阁帖》最善本,将其以远远低于美国、日本开价的450万美元价格转让给上海博物馆。

 

    这些名字不仅为藏品价值“背书”

 

    中外知名藏家“金字招牌”的含金量,不仅仅是鉴宝的能力,更来自他们的收藏理念。一窥他们的收藏脉络,看看这些收藏故事,或许能予人一些启示。

 

    张伯驹 还珠于民

 

    张伯驹以傲视群雄的收藏,被公认为民国时代收藏第一大家。他其实30岁才初涉收藏界,但出手就是顶级藏品,如宋徽宗《雪江归棹图》、范仲淹《道服赞》、黄庭坚《诸上座帖》、展子虔《游春图》、李白《上阳台帖》、杜牧《张好好诗》等唐宋名迹。

 

    收藏数十年,张伯驹始终遵循着一条法则:黄金易得,国宝无二,决不允许国宝流到国外。他曾舍命保全陆机《平复帖》,留下一段佳话。这《平复帖》,乃西晋文学家陆机所书,有“天下法帖之祖”之称,是现存卷轴书画中最早的作品。此帖曾被作为贡品献给乾隆,民国初年与另一绝世珍品、唐代韩干名画《照夜白图》一起归于旧王孙溥心畬之手。1936年,溥心畬将《照夜白图》卖给上海叶姓古玩商,后几经倒手,此帖最终流落异邦。张伯驹听闻,担心《平复帖》也难逃厄运,想尽办法托人找到溥心畬表达意欲购买此帖的请求,几经周折,历时两年以四万大洋购得。当时张伯驹手中拮据,购得《平复帖》的代价是:抵押盐业银行股份,卖出东单三套四合院,搭上妻子潘素的全部首饰。而得知《平复帖》的新去处,专为日本人盗买中国文物的古董商盯上了张伯驹,几次三番均开出数倍的高价,张伯驹均毅然拒绝。1941年初,张伯驹还曾突遭土匪绑架,索价三十万大洋,否则撕票。如是凶险境地他其实早就料到,此前就曾关照妻子宁死不得变卖藏品,自己则以绝食抗议令绑匪自降赎金。其妻多处筹款,才救出被绑8个多月的张伯驹。此后,张伯驹将《平复帖》缝在衣服夹层,须臾不离身,国宝终于得以保全。一方面,张伯驹将《平复帖》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另一方面,当朋友有观赏研究的需要时,张伯驹又将《平复帖》慷慨相借。王世襄就曾借得《平复帖》,在家细细研究一个多月,得以完成《西晋陆机平复帖流传考略》一文。

 

    张伯驹曾写下这样一段文字:“予所收藏,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由此似乎不难理解他日后的壮举:将《平复帖》等8件价值连城的真迹墨宝无偿捐给北京故宫博物院,让它们的风采为更多的人们所领略。

 

    王世襄 研物立志

 

    王世襄有“京城第一大玩家”之称。他以玩的心态收藏感兴趣的各类玩意,竹刻、铜炉、漆器、明式家具……

 

    他称自己“玩物丧志”,书法家启功则称他“研物立志”,是“最不丧志的玩物大家”。这是因为,他往往能将大俗的东西玩成大雅。大凡他玩过的东西,都留下文字记载及研究心得。凭着治学上的一股傻劲与狠劲,很多玩物被他上升为一门学问。有人说,他“玩”出了前无先辈系统之论、后无来者可以继承的“世纪绝学”。

 

    王世襄鉴识明式家具的眼光尤其独到。他的明式家具收藏并非最多,但品种之丰富、萃选之地道、品质之精良,在海内外所引发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均值得称道。王世襄常常骑着车穿行于大街小巷,将一个能承载一二百斤的货架子置于自行车后面,并备有粗绳索、麻口袋等,以便购到家具立即捆绑带回。他的寻访视线也遍及京城郊县甚至涿县、保定等地,遇到可供研究的家具,能买下就买,买不到就请求准许拍照或测量尺寸。值得一提的是,王世襄收藏心爱之物时,既无显赫的社会地位,又无雄厚的资金支持,全凭自己的学识与眼力,点点滴滴细水长流,其间付出的心血与精力非“甘苦”二字可以道出。

 

    最终,曾经藏品无数的他,捐的捐,赠的赠,留下的就是《自珍集》、《锦灰堆》等几本被藏友奉为教科书的经典,堪称传奇。

 

    安思远 与藏相伴

 

    美国传奇古董商、收藏家安思远,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以收藏中国古代艺术品闻名世界。

 

    幼时获得的几枚小小的中国邮票,开启了安思远与东方艺术长达一生的缘分。当时,这些邮票漂亮且便宜,没什么人想要,却令他对东方艺术着了迷。日后,安思远在耶鲁大学跟随王方宇学习汉语,也研究起中国晚清书画,他这个中文名字就是那个时候王方宇取的,老师发现他在课堂上总是一副思绪跑得很远的样子。1959年,30岁的安思远在纽约的58街开了一家古董店,自此开始了波澜壮阔的亚洲艺术品交易与收藏之旅。

 

    安思远的古董收藏与生活贴得很近。在其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公寓内,每个转角都可与安思远穷尽一生收藏而得的古董相遇。一切古董,都是他房间里最为自然的摆设。比如,他将中国现代名家潘天寿的画作《满堂清芳》挂在了公寓的前厅,画作两侧则以一对英王乔治一世时期的镀金桃木双烛台作为点缀,烛台下方是一对明清时期的黄花梨圈椅,双椅之间则放置着一尊东南亚18至19世纪之间的铜鼓,地上铺了一张19世纪的宁夏织毯,织毯两侧有一尊9世纪的印尼爪哇的石雕佛头和一尊唐代的石雕狮子,就连它们的底座,也都是价值连城的中西古董。安思远终身未娶,与他钟爱的艺术品相伴了一生。晚年,他常常坐在书桌前,一件一件把玩这些心爱之物。

 

    玫茵堂 鉴选严苛

 

    拍卖场上,“玫茵堂”是神秘的存在。这三个字,代表了藏品的上乘品质,创下多件“天价”拍品,而关于这三个字背后,迷雾重重,拍卖行习惯于以玫茵堂’主人”带过。

 

    “玫茵堂”主人,是一对瑞士兄弟,史蒂芬·裕利和吉尔伯特·裕利兄弟俩。他们将自己的收藏定名为“玫茵堂”,意为 “玫瑰花丛中的殿堂”,同时也取了在瑞士的家乡的谐音。上世纪50年代起,这对瑞士兄弟就开始购藏中国艺术品了,尤其是瓷器引起了他们广泛的兴趣。兄弟俩按照年代将各自的兴趣进行了划分:吉尔伯特专注于新石器时代到宋代之间的早期陶器,史蒂芬则将精力倾注于元明清三代的瓷器。

 

    外国藏家钟情于中国瓷器的不在少数,裕利兄弟之所以能将“玫茵堂”构筑成一大收藏品牌,在于他们对于藏品近乎严苛的挑选。这得益于判断艺术品优劣的几条基本标准:作品的珍稀程度、纹饰的品质以及作品的品相。最终打动他们的艺术品,不光要稀有,具有重要性,还必具备美学魅力。正因如此,历经一甲子积累的“玫茵堂”藏瓷显示出“超尘拔俗”的特质。

 

    水松石山房 不惧冷门“水松石山房”,代表着全球最卓越的文房工艺品私人收藏。为自己的收藏取了这样一个中国文人色彩极其浓郁的名字的,其实是一位英国藏家,莫士辉。

 

    早在莫士辉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已是经营古董的“老行家”,在伦敦经营东方艺术品。对于东方艺术的韵致,莫士辉并不陌生。不过,在收藏方面时常指点他一二的,不是父亲,而是常来父亲古董店的华人古董收藏家戴福保机、仇焱之、张宗宪。有人提醒他,从学者的角度去研究自己钟爱的艺术品,会发现更多意义和价值。也有人对他说,不妨多关注那些特别的艺术品。这些理,他都一一听取。

 

    起初,莫士辉的收藏集中在鼻烟壶,渐渐地,他将这一兴趣推广至其它形式的清代艺术品,再进而推广至明清时期满载精深奥妙的文人艺术品。这些藏品有很多显得有些冷门,购入后的一段时间也都遭到忽视甚至误解。

 

    时间终究证明了收藏眼光的不凡。收藏40余年来,莫士辉将自己收藏的一系列珍品看似迥异的元素统一起来,这批珍品无不浸润着深厚的艺术美感,让观者在其中感受到当时的工艺及隽永的意义,既体现了中国艺术的道家思想,也体现了世界上一种极为成熟的美学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