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2017-02-18 19:46:3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大批罕见的上古玉器,为何散落民间;

钟鸣:如果要说国宝,要照他们一般很俗气的那种话来说什么国宝国宝,我认为这个是国宝。

为抢救文物几名收藏家倾尽家产,看似疯狂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难言之隐。

陈加林:所谓的专家,一棍子给你打下去。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的困局。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杨锦麟:走读大中华,边走边观察,我现在就在著名的广汉三星堆文化的遗址之上,80年代首次考古,90年代公诸于世的三星堆文化,震惊了全世界,在官方话语体系构建的同时,我们也知道,在四川、在中国有一批民间的收藏家,也在以极其不懈地努力,在收藏着三星堆的玉文化,走读大中华的团队走进他们,试图跟他们进行一个面对面的接触,了解他们在收藏的过程中,不与人所知的艰辛,和他们的点点滴滴的故事。

周日成都的罗马假日广场前格外热闹,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把这个不大的地方围的水泄不通。这是成都近些年来新兴的一个古玩市场。虽然新,却是圈内公认的真货最多的地方。在许多摊位陈列的器物中,有一些国内其他省份的古玩市场所罕见的器物。它们大多由玉石构成,造型十分奇特,有些还篆刻着神秘的象形文字。

钟鸣:你看这些图案都是标准的三星堆的东西,这是币,这是虎嘛,贲嘛,这是残枝,这是最开门,按照藏家说法像这个东西是最开门的,但是不值钱,没价值,是没人买,因为这是石头的,是神树上的一个残枝。

这个人叫钟鸣,成都的自由作家学者,今年57岁。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这里逛一逛,绝对算得上是这里的常客了。在淘货的时候,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市场上这些无人问津的三星堆玉器。

钟鸣:一个是我自己的研究,因为现在我们的历史学里面,有很多问题,就上次我给你讲的,就是没有解决掉,比如说商周的早期的问题,还有就是伏羲到大禹这段历史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掉,我个人现的研究,我个人认为这段历史必须在四川解决,所以三星堆就举足轻重。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在钟鸣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他的家。他的家有两百多平米,分为三层。家中任何角落都摆满了他的珍藏,大到一人高的石刻造像,小到刻满神秘文字的龟壳贝壳,每一件都稀世罕见。这些藏品的种类和数量,不亚于一个中型的博物馆。而所有的这些藏品,都与神秘的三星堆文明有关。

钟鸣:这是一个表现祭祀的,完整祭祀的祭坛和祭祀的一个场面,这是三道门

记者:就是一个祭祀活动的一个完整的。

钟鸣:对,你要站在这边来看,你看啊,从这看,抬着猪,抬着果,肉,你看没有还有一个打着伞,长老似的,那个时候就有阶级了。手持牙章,还有羊,你看拿着尊,举着牛头,打着旗,抬着轿,就现在赶庙会一样。对对对。那也就是应该是个礼器,是个礼器,礼器,就是再现用雕塑,三维空间的东西,再现现实中一个祭祀祖先的一个完整的产物。

这件展示祭祀活动的器物长约5米左右,由于家里的空间狭小,平时也只能放在走廊上。钟鸣带我们来到了最内侧的房间里,在这里有着一个意义非同寻常的藏品。

钟鸣:如果要说国宝,要照他们一般很俗气的那种话来说什么国宝国宝,我认为这个是国宝。这个国宝不说它是金,不说它是玉,这个是石材的,甚至是玉钙化的,但是它重要性在什么地方,第一你看它上面的文字,很多文字,而且关键是,这表现的是很简单,鱼身人手,两人牵着,手上还有一个东西,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故事

这件是四川广汉的一次大雨过后,从浅土层中冲刷出来的。钟鸣认为这件东西是古代第一件用玉石雕塑,表现了上古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传说的器物。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钟鸣:第一喾和简狄,他是浴于玄池,然后有玄鸟,就是遗卵在地上,然后这个简狄,故事版本有很多,也有简狄和她的小姨子,还有什么,一起装于浴筐,但是简狄拿吃了一枚,然后就怀孕了。所以这个因为生了契,生了以后,吃了这个卵就生了契,就是契约的契,契刻的契。那么生了这个孩子以后,这个孩子就是被认为是殷商王朝的祖先。

这些器物都是钟鸣从八年前开始慢慢淘来的,然而在五一二大地震的时候,钟鸣的藏品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钟鸣:那么那天正好他们在作清洁,我在下面正在看书,写东西,突然一震,我开始想是不是,可能有一件东西已经掉下来了,因为在楼上,我在楼下,可能有一件东西下来了。我第一个反应是他们又给我打烂东西了,我正准备往上冲,哇一看电视机也甩下来了,电脑噼里啪啦全部在甩我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我记得在文化大革命,还有后来就是,都有过地震经验嘛,我就大喊一声赶快往下跑,地震,他们也往下跑

    地震时他的第一反映就是要保命。当地震平息以后,他才想起楼上还有他的藏品。

钟鸣:后来平息以后我上来一看,片地都是碎的,当时惨不忍睹,我还拿着照相机拍了一个原场地的,惨不忍睹,我记得损失最为惨重的,是有大概8件,有些就是整体性,它因为是圆雕嘛有些它就是断裂可以沾,基本不能修复的,还有就是要修复非常困难,就是破相了,基本上是8件。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玉器如果胎厚的话,摔一下损坏不会太严重。如果胎薄的话,摔一下就是粉碎性的。

钟鸣:有些东西它是薄胎的,其中有一个筒形器,有这么大,圆圈,中间是掏空的,很薄,那是镂空雕,它因为是镂空雕嘛,打得基本上就是上百片碎片,你想,上百片碎片。

杨锦麟:那个镂空雕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是一个什么?

钟鸣:表现的应该是一个龙和凤的一个图案,龙和凤的图案。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器物,镂空雕。因为镂空雕在三星堆玉石器里面工艺是非常高的一个,那个打烂了

杨锦麟:那个一打烂的就是不可复制。

钟鸣:对呀,你虽然能用胶水把它沾上,吻合起来,但是它还是会留下痕迹。

杨锦麟:不可复制

钟鸣:不可复制

杨锦麟:那个真的是很伤痛。

钟鸣:是很伤痛。

然而我们看到,即使如此重要珍贵的器物,也只能就这样摆放在家里。作为民间收藏者的钟鸣也没有更好的保护办法。

钟鸣:那么保护呢现在据我所了解成都地区基本上都是自然,很自然一种状态,就像你刚才看见了,有些东西它就扔在院子里。因为它这个像我这个楼层,只能分散,不能集中在一个地方,它每一平米它都有重量的。那么你只能分散,一分散有些就是这也是那也是,到处都是,日晒雨淋。但是玉器短时间没什么问题的,短时间抗风化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是长久还是不利

钟鸣以前主要是收集古代陶器和其他一些古玉。1986年三星堆大规模的出土震惊了世界,也震撼了钟鸣。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钟鸣:当时朝日新闻有一个记者,他为了就是抢发图片,第二天,三星堆在日本首展,抢发图片,就拍图片陶器的时候,不小心收架子的时候,架子一转把一个陶器碰了这么大一个缺,跪在地下五个小时,因为这个是国家的文物去的,其实在我们来说你看今天在地摊上那些陶器谁要啊,没人要。跪在地上。

    后来日本方面赔偿了30万人民币,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让他感到震惊。

钟鸣:这个记者惹了大祸,肯定是被朝日新闻社给开除了,最后这个记者自杀了。但是很悲哀的是,这边人听说以后,一个陶罐他就赔这么多,我们干脆就多拿点去让他赔,这是这边人的说法,你看两边对这个的就是,中国古文明的器物的一个态度

为何他人视之为珍宝的东西我们却摆在街头无人问津。从此钟鸣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收集和研究三星堆文物上。钟鸣平时靠写书创作的稿费为生,近几年为了收集三星堆玉器他几乎花掉了所有的积蓄,甚至连珍藏了十几年的唐卡也卖掉了。最窘迫的时候,他连吃饭都成问题。

杨锦麟:我知道以你个人这样的家庭的经济收入,也不是说很丰厚,每年在这个上面要花多少钱。

 走近灿烂的三星堆文明,解读上古玉器保护困局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钟鸣:说不清楚,反正基本上我的稿费还有什么东西,都花在里面去了,写作的稿费,还有就是其他,有些时候还有些朋友,他们也喜欢我收藏的东西,他们也要这些东西,我就转让给他们,又把它投入进来,所以很多人说,他们以为收藏人有一个习惯就说,家藏万贯,腰无分文。

在最窘迫的时候,钟鸣意外的得到了一位厦门的神秘企业家的大力支持,除了在资金上解除了后顾之忧外,在研究领域也得到了不小的帮助。在古玩市场里,口若悬河的他总会成为焦点,而他似乎更喜欢将这里作为讲堂,来传授他对于三星堆文明的理解。

C7我们力量就只能,自己生活写作然后研究能买一点器物就不错了。所以我觉得最理想的一个保护措施就是,实际上我现在自己也在做这一面,尽量把器物整理好以后,交给有能力的集团,或者做成博物馆和文化产业结合起来,然后公之于社会。因为我个人认为任何器物不管它多贵重,最后你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贡献于社会还原于社会,我认为这是最佳的一种方法,最好的保护。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