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真正的土豪这样玩收藏  

2017-04-19 10:54:2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他的两座博物馆都远在洛杉矶,可人却住在伦敦。做为一个飞行焦虑症患者,盖蒂先生不敢坐飞机,坐船时间又不允许。终其一生,他都无缘亲见自己出资建立的文化庙堂。
艺术、文物的收藏者,并不限于皇室、政府、军队。在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私人藏家,开始成为游戏的主要参与者。可究竟是哪些动机,促使这些精明绝顶的人物将大量财力,投入到这一经济回报并不靠谱的活动当中?他们当然可以向博物馆捐赠藏品,从而获得高额减税。也有人通过出手名画获利甚厚。也有人以此洗钱,因为文物转移比起资金流动,要更难监管。但这并非大玩家的做法。至少按照他们公开的说法,收藏活动是一种社会交往方式,类似我们当年通过互借骑马打仗的小人书,建立发小之谊。
在洛杉矶,保罗·盖蒂博物馆的规模肯定是排的上号的。这家私立博物馆共有两处分馆,分别是盖蒂别墅,以及盖蒂中心。前者的重点是古代罗马和伊特鲁斯卡艺术,后者的收藏则覆盖了欧洲中世纪到现代的作品。它们全部来自石油巨头保罗·盖蒂生前的私人收藏。这位大亨当年曾以吝啬闻名,还留下不少有关的轶闻。为了防堵来客借用电话拨打长途,他雇人在自己家里安装了投币电话机。甚至自己孙子被绑票,他也迟迟不肯交出赎金,直到歹人寄来小孩被割下的耳朵。但只要是为了艺术品,他会立刻大方的离谱。这种恶习差点让他加入剁手党,可是没用。
这其中好像也看不出明显的功利目的。他的两座博物馆都远在洛杉矶,可人却住在伦敦。做为一个飞行焦虑症患者,盖蒂先生不敢坐飞机,可搭乘邮轮穿过小半个地球,时间又不允许。终其一生,他都无缘亲见自己出资建立的文化庙堂。这个大收藏家在洛杉矶长大,二十多岁就找到油田,属于早发财,早退休的典型。可退了休又能干什么?豪车到海滩,但凡是能用钱买到的乐儿,他全都试过,也全都是没过几天就烦了,于是返回工作岗位,继续赚更多的钱。富可敌国的财力,是大规模收藏的前提。
靠近洛杉矶的马里布海滩,有座仿罗马式建筑,叫盖蒂别墅。盖蒂的古物收藏,从希腊、伊特鲁斯卡到罗马帝国,都在这里展藏。建筑本身比较Kitsch——不论何处,多数仿古建筑的通病,就是俗艳——而且园区内的安保措施,也给一些参观者带来检疫般的隔离感。但为了里面的内容,还是值得跑一趟。

盖蒂偏爱希腊、罗马古典艺术。就像一般没怎么混过文艺圈的土豪,他的趣味并不趋时,对于早就一统江湖的现代前卫风格,并不那么来电。既然是有钱人,就不怕为任性买单。他不光是买,还跟着凌格风唱片,苦学相关的欧洲语言。和很多人一样,他特别看重一件东西的原主。收藏意味着拥有一段历史。文物的价值往往不限于其本身,过往物主名录,也有巨大的附加值。
盖蒂的藏品中有一尊大力神像,肩扛木棍,手拎狮皮。这件罗马人模仿希腊风格的雕像,十八世纪在罗马郊外的哈德良别墅遗址被发现后,被英国的兰斯当侯爵夫人买下,转手美国是后来的事。鉴于雕像最初的主人,是罗马史上文治武功均有做为的皇帝哈德良,后来又被英国贵族之家收藏,这份履历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对于新富起来的买家,这是门楣增辉的事,比千八百万的增值,可是重要多了。

然而并非所有的馆藏,都能做到流传有序。出处不足为外人道的藏品,在这里并不少见。多年以来,希腊、意大利政府都在积极追讨其中一些文物。在各方压力之下,馆方十年前承诺将其中的二十余件,归还意大利。然而价值最高的一件重器,却不在此列。那是一座青铜像,表现一个比赛获胜的运动员,举起的右手指向头上的胜利桂冠。和兰斯当大力神像一样,这也是一件师法专擅青年裸男的古代巨匠吕希波斯的作品。但这是真正的古典希腊杰作,每一条肌肉充满流畅蓬勃的律动,即使放到雅典,也得算是极品。

1961年,两千年前沉入亚德里亚海底的铜像,意外勾住一艘渔船的拖网,打捞上岸后,被运到黑市,最后由财大气粗的盖蒂博物馆购得。而在当年,它又是罗马军团在希腊掠夺的战利品,运回本土途中遭遇海难。从一件铜像的几番易手,我们可以领略财富、权力、文化中心的历史转移。铜像出水后,有人尝试寻找那个古沉船的位置,以期发现更多的财宝,未果。
盖蒂博物馆的另一分馆,在洛杉矶县的布伦伍德。高地上,一组造型繁复的浅色建筑群,好像希腊遗址的遥远回响。整个园区还有喷泉、迷宫、现代金属雕塑点缀其间。这是纽约白派建筑师理查·迈耶的作品。所谓“白派”,是指秉持勒柯布西耶那种纯净的现代主义设计语言,和折衷混搭的后现代作风大异其趣。每次来这里,总会看到有人在展厅内临习大师的作品。

这座盖蒂中心的收藏光谱,覆盖范围大约六个世纪,从晚中世纪贯穿文艺复兴、巴洛克,直到早期现代艺术,其中不乏提香、凡戴克、鲁本斯、伦勃朗、普桑以及法国古典主义、巴比松、印象派诸名胜。
说到这里的明星,还是梵高的《鸢尾花》。这是作者同题系列中的一幅,画面设色明丽,铁划银钩的轮廓线带着木刻般的劲健,显示出浮世绘的影响。当时画家因为自残,住在普罗旺斯的圣雷米精神病院。作品完成后,被画商弟弟提奥提交给独立艺术家协会的年展,一起送展的还有他的另一幅杰作,现藏巴黎奥尔塞美术馆的《罗纳河星夜》。1987年,本猴头一回去纽约,当时新闻里报导此画在富士比拍卖行,创下将近五千四百万美元的历史记录。由于买主付不起全款,辗转两年多后,才由盖蒂博物馆接手。

在全球博物馆中,盖蒂中心拥有最充裕的资金,但做为新贵,早已错过粗放搜获的先机。老牌机构跑马圈地的扩展机遇,早已随着等级制度和殖民主义,成为历史中翻过的一页。可新有新的好处,比如技术设施先进。比如去年这里就搞过一个大型的敦煌文物展,不惜工本,在馆中搭建莫高窟的部分内景。盖蒂有最好的实验室,在修复古旧残损作品方面,也能有所做为。
盖蒂博物馆实验室修复的作品,最有名的一件是让-巴普蒂斯特·欧德利的《克拉拉》。欧德利是十八世纪的法国画家,在壁毯设计方面也有相当的成就。做为王家绘画雕塑学院的一员,他的画风属于当时流行的洛可可潮。异于同侪的是,他的影响主要不在优雅而轻佻的情爱题材,而是静物和动物。所以《克拉拉》画的,不是什么宫装仕女,而是一头雌性犀牛。

这幅画属于德国的施维林国立美术馆。施维林地处北德,距离汉堡不远,但二战结束后,却被划归东德。美术馆位于该市老城,战争期间,这里没有收到严重破坏,从公爵府到红砖哥特式大教堂,均大体完好,于是成为一处名胜。然而这家博物馆的条件却极不理想,导致《克拉拉》严重损坏后,又被长期忽视,等提到议事日程上,已经到了新世纪,最后还是盖蒂博物馆接手修复工作。作品中可以看到一种启蒙时期特有的科学眼光,静态的画面背后,是当时精英阶级的博物学狂热。
本猴第一次见到克拉拉的形象,却是在北京。当年读小学的时候,中国还在继续闹文革,中小学生每个学期都有一段时间被送到厂矿农村,投身社会生产实践第一线。因为劳动表现积极,得到一份肥差做为奖励,跟另外几个小孩一起,去故宫打扫卫生。我们每天9点钟开门之前,先把养心殿的院子扫干净,然后列队去文渊阁除草。那是紫禁城从不示人的一角,里面破败不堪,一座石桥的汉白玉栏杆,坍塌在下面的水池里;不少当年印制《四库全书》的木版,就堆放在室外。
一个月后,我们已经把故宫,里里外外勘察了一遍,除了皇极殿。那是最后的压轴节目,由博物院领导委派代表,率领我们参观一座偏殿里的《收租院》群塑。雕塑本身不错,有些《加莱义民》的意思。阶级斗争教育完了,我们被领去观赏昔日皇家的宝物。印象最深的展品是一座钟,十八世纪产于英国,应该出自名匠詹姆斯·考克斯之手(圣彼得堡那座金制孔雀大钟,是其巅峰之作)。英国的时钟业曾经领先全球,后来由于路径依赖,没有赶上机制标准件大潮,被德国超越。
那座钟的设计,也有当时的洛可可装饰风,整个钟体驮在一头鎏金嵌宝的印度犀牛背上。以前只在动物园见过非洲双角犀,觉着印度犀牛的独角或残或畸,非常奇怪。很多年后,本猴查到座钟上的犀牛确有所本:雌性,名克拉拉,生于印度。这是当年欧洲人唯一可能见过的犀牛。1741年,荷兰东印度公司一个年轻船长把她运回鹿特丹,如何巡游各国,接受各色人等观赏,包括普鲁士国王菲特烈二世、神圣罗马帝国女皇玛丽亚·特蕾莎这些大人物。

克拉拉天性温顺,只是在海上跟水手们相处久了,嗜好啤酒和烟叶。有关这些细节轶事,可以参阅爱尔兰作家葛莱妮丝·芮德利的《克拉拉的壮游:随一头犀牛漫游十八世纪的欧洲》一书。
1749年,克拉拉运抵凡尔赛,掀起一波新的时尚,贵族们纷纷把假发做成犀角的款式;法国海军新建的一艘快速舰,也被命名为“犀牛号”。当时启蒙思潮正盛,博物学家布封为她做了体检,她的肖像和词条,也被收入狄德罗和达朗贝的《百科全书》。当然也有欧德利这样画家执笔助兴。这还不是克拉拉第一次被人造像。此前在德累斯顿,迈森制瓷坊的名匠坎德勒,为她画过很多速写,然后按图制成瓷塑。迈森是欧洲第一个仿制瓷器成功的地方。
克拉拉之前,西方人对于犀牛的了解,仅限于纽伦堡画家丢勒1515年的一幅木刻版画。那年,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从印度弄来一头犀牛,然后送往罗马,讨好当时的教皇。从里斯本到意大利这段路程只能走海运。当船经过马塞,早已等候在附近一座岛上的法国国王佛朗索瓦,请求一睹这头绝世奇兽。葡萄牙人不便拒绝,只得应允。等法国人满足了好奇心,船再次启锚,没走多远便因风暴遇难。

画家丢勒身在纽伦堡,并未亲眼目睹犀牛,作画只能靠别人的信件转述。他刻画的犀牛,皮肤质地斑驳,好象一层铠甲,肩胛之间还多了一根突出的尖角。那层铠甲,其实另有来历。犀牛运往意大利前,曼努埃尔曾把它结束停当,和一头幼象决斗。罗马博物学家普林尼曾说犀牛和大象是天敌,葡萄牙君主就想验证一下古人的说法。肉食者狸膏金钜,斗鸡走狗的那点出息,古今中外几无例外。当时犀牛披挂的是莫斡儿王朝的印度骑兵马甲;肩胛上那根凸出物是马鞍前的把手,帮助骑手挥刀冲杀时保持稳定,并非西方人误以为的,犀牛的第二只角。
正是这个有欠准确的犀牛形象,曾流行于西方长达两个多世纪,佛罗伦萨的美迪奇家族,根据它设计过族徽;西方动物学的开山鼻祖,瑞士医生盖斯纳在他的《动物史》中,也用这张画做为这个物种的图解。直到今天,德语中仍然把印度犀牛称为“甲犀”。直到克拉拉到现身欧洲,这些错误才终于得到纠正。欧德利为她画像的地方,巴黎左岸的王家植物园,正是启蒙时代博物学研究的中心。现在那里是法国国家自然博物馆所在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