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2017-04-21 20:45: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剑华

摘要:三星堆考古发现,为我们研究了解古代蜀人服饰文化,提供了翔实而丰富的资料。古代蜀人不仅有形式多样的冠帽和服装,而且有各种装饰品,特色鲜明,自成体系,说明三星堆时期古蜀王国已经大致形成了一套服饰制度。丰富多彩的三星堆服饰文化,是和当时古蜀王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生活状况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形象地展示了古蜀青铜文明的繁荣和辉煌。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绚丽多彩的服饰文的分工。统治阶层穿用的衣裳服装,可能主要以化具有极其丰富的内涵,不仅和各民族的文明丝绸为主,而广大平民阶层穿用的则大都是用起源和发展状况密切相关,同时也是各民族文葛麻之类“蜀布”制作的。由于蜀地湿润,丝质品化模式和审美心理以及社会形态生活习俗最为和布制品都易朽难于久存,在数千年之后已很生动形象的展示。郭沫若先生说:“工艺美术是难发现其遗存了。但三星堆青铜造像群提供的测定民族文化水平的标准,在这里艺术和生活服饰文化资料说明,纺织缝纫手工作坊,同其他是密切结合着的。古代服饰是工艺美术的主要行业众多的手工作坊一样,是应该存在的。而且组成部分,资料甚多,大可集中研究。於此可以纺织行业在古蜀王国的社会生活中,所发挥的考见民族文化发展的轨迹和各兄弟民族间的相重要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呈现出一派日益繁互影响。历代生产方式、阶级关系、风俗习惯、文荣的景象。与之相适应的则是蚕桑业的昌盛。物制度等,大可一目了然,是绝好的史料。”n3可1965年成都百花潭中学十号墓出土了一件战谓道出了服饰文化研究的妙谛。过去我们对古代蜀人的服饰文化知之甚少。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战国时代的铜壶,上面嵌铸的多副图像生动地展现了古代蜀人竞射、采桑、弋射、宴乐、攻战等社少,仅从《蜀王本纪》“椎髻左衽”之类的记述中会生活内容。其中第一层右面为采桑图。三星堆考古发现在这方五人,显然是当时大规模种植桑田饲养家蚕的面提供了翔实而丰富的资料,为我们打开了解古代蜀人服饰文化的方便之门。而对古三星堆时期的蚕桑情形是有参考意义的。根据代蜀人服饰文化的研究,也是深入探讨三星堆考古资料,成都平原许多遗址都出土有纺轮,三文化内涵,揭示灿烂的古蜀文明,一个非常重要星堆遗址出土的纺轮数量多种类亦多,既有石的组成部分。制的也有陶制的,制作都较为精细。

         从三星堆青铜造像群看,古代蜀人的服饰堆时期昌盛的蚕桑和发达的纺织加工,也是很文化在形式和内涵上都显得极其丰富多彩,不好的印证。这是三星堆古城内的情形,而在古蜀仅有形式多样的冠帽和头饰,而且有华丽的衣王国范围内的广大农村,蚕桑纺织应是家庭手裳和多种材料样式的服装,此外还有耳饰、手工纺织为主,分散进行的。在手工作坊与农业的镯、足镯、项链之类的各种装饰品。这些采用丝分化过程中,很可能正是这种广泛的家庭蚕桑帛麻布等材料制作而成的丰富多样的衣裳服养殖和手工纺织基础,而促使了古蜀王国都城装,充分反映了古蜀王国纺织行业的兴旺和缝内纺织业的兴旺发达。推测在三星堆古城里,应有不少我们知道,蚕桑与蜀族有着悠久的密切关专门的纺织缝纫手工作坊,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其中有为群巫集团系。黄帝元妃西陵氏女嫘祖被后世尊崇为先蚕,和王公贵族等统治阶层服务的,也有为商人、士蚕女马头娘的传说也起源于蜀地,而后才在各兵和广大平民阶层制作的,从事这个行业的工地广为流传。据学者们考证,古代蜀人饲养家蚕从蚕丛时代就开始,故教人养蚕的蚕丛被后人祭祀为青衣神。到鱼凫、杜宇时代,蜀地的蚕桑纺织自然有了更为兴旺的发展。三星堆青铜造像群就展现了这种情形.高大的青铜立人像所穿的龙纹长衣,无论从细腻的质地或精美的图案花纹来看,都应是华丽的高级丝织品。

    

   如果从全国范围的考古发现来看,1926年在山西夏县西阴村仰韶文化遗址发掘出土有一个半割的蚕茧,并发现有原始的纺丝工具纺轮…。但也有学者对仰韶文化的养蚕业持疑问态度。不过“在与’半个蚕茧’同时代或是差不多的遗址中,几乎都有石制或陶制纺轮及陶纺坠等,也有尖长有孔的骨针””’。则显示了早期纺织和缝纫的发展。1958年在浙江吴兴县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出土了装在竹筐中的一些丝织品,经鉴定为家蚕丝,采用先缫后织的方法织成。沈从文先生认为:“纺织品实物。多为天然有机材料所制成,本身易於朽腐毁灭.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极难保存下来。所以原始社会的皮、毛、麻、葛、丝绸遗物极为罕见。”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丝织品“距今约四千七百年左右,其保存程度之好是难以置信的……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因此也使人蓄疑,却又难於作出解释。考古发掘偶尔也会出现万一奇迹的”‘∞。如果抛开这些疑问.对我国缫丝织绸的悠久历史应是一个有力的印证.而且说明了古代长江流域蚕桑丝织技术的发达。正是由于纺织技术的进步.又必然促进丝绸服饰的发展。从考古材料看,“商代人民已经能织极薄的精细绸子和几种提花织物,在铜玉器上留下显明痕迹”03。相当于殷商时期的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立人像,那华贵精美的丝绸服饰,对此也是一个很好的佐证。虽然三星堆遗址和更早的宝墩文化遗址没有发现像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那类丝绸实物,但三星堆青铜造像群丰富多彩的服饰文化说明,在此之前古蜀地区必然有一个绚丽灿烂的发展过程,蚕桑丝绸纺织的起源决不会晚于良渚文化。在陕西宝鸡附近弛国墓地发现有大量的丝织品和刺绣制品遗痕,经鉴定“原物可能是衾被之类,其地帛为平纹丝绢”,“是现知我国最早的刺绣文物”。还发现有许多玉石制作的蚕形饰物,显示了墓主人对蚕图腾的尊崇。有学者认为,西周初期在渭水上游建立了一个独立方国的魄氏族类,以其浓郁的早期蜀文化特征告诉我们,很可能是古代蜀人北迁的一个部族。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段渝先生就认为:“从各种文化现象分析.强氏文化是古蜀人沿嘉陵江向北发展的一支.是古蜀国在渭水上游的一个拓殖点.”在疆氏墓葬内发现的“这些丝织品其实就是巴蜀丝绸的蜀绣”。这对古蜀蚕桑丝绸的发展、影响和传播,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在古蜀王国的丝织生产加工行业中,除了占据主导地位的丝绸,采用葛麻之类材料制造的蜀布,也应有相当的规模,并对后世有很大的影响。汉武帝时张骞通西域,“在大夏时,见邛杖、蜀布”。左思《蜀都赋》中有“黄润比筒”之说,司马相如《凡将篇》中说“黄润纤美,宜制挥”.《华阳国志?蜀志》亦说“安汉上下,朱邑出好麻,黄润细布,有羌筒盛”。刘琳先生认为“黄润细布”就是“蜀中特产的一种细麻布.亦称‘蜀布’,著名全国,并远销国外。张骞在大夏见有身毒(今印度)商人贩去的‘蜀布’,即此”…。任乃强先生认为:“所言‘蜀布’,确是蜀地当时特产的芋麻布。它是古代行销印缅等地数量最大的商品,与丝绸之路的丝绸,同样是导致打开中西交通的动力。”这虽是汉代人的记述,但参照《华阳国志》引《禹贡》说巴地贡品有“织皮”,蜀地则有锦、绣、麻、纡之饶,《礼记?礼运》说后圣有作,“治其丝麻,以为布帛”,可知“蜀布”在先秦时期已是仅次于丝绸的重要纺织品。从三星堆青铜造像群的穿着服装来看,其中有不少当为蜀布制作,说明蜀布在三星堆时期的服饰文化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现在让我们来看三星堆时期古代蜀人的服饰特色,按照穿着装饰的表现形式大概可以划分为以下几大类。下面就按类分而述之。身体部分所穿的衣裳服装.是最丰富多样的。有内衣、外衣、中衣、长衣、短衣、对襟衣、絮服、上衣下裳、长衣下裤、甲衣、法带和腰带等。王服外衣,这是三星堆青铜立人像所穿外衣,是古蜀王国中最为华丽高贵的服装(图一)。二号坑发掘简报中称为“鸡心领左衽长襟衣,后摆呈燕尾形,衣上右侧和背部主要饰阴刻龙纹”,“左侧主要饰回字形纹和异兽纹”口”。发掘整理者其后又称为“身作长襟‘燕尾’服,其上饰以凤鸟、兽面纹等”n钔。在有些文章中亦有称之为“着左衽长袍,前裾过膝,后裾及地,长袍上饰云雷纹”的n”。或认为从“长襟‘燕尾’服上所饰的有起有伏的各种纹饰来看,蜀人至迟在三千多年前已较为熟练地掌握了刺绣和织锦方面的技艺.并为西周以后的蜀锦生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关于王服外衣的质地为织锦刺绣的看法是很有见地的,但关于“长襟衣”的看法则不够准确。已有学者通过仔细的观察和深人研究,认为“经从两侧观察,可清楚地看出,它不是上衣下裳相连一体制式的深衣;也不是上下通裁的‘左衽长襟衣’;亦非秦汉式拼幅裙裳,而是衣、裳分开的形制”。其上面的“外衣为单袖齐膝长衣,这是服装史上首次发现的例证。所谓单袖,主要指外衣左侧无肩无袖,即只有右侧带有半臂式连肩袖。袖缘略宽,稍见丰厚(可能是表示夹层结构),表面素不饰纹。开领自右肩斜下绕过左腋回到右肩相接,形制特殊,我们姑且把它叫做‘单袖腋领衣”’。下衣部分应称为下裳“分做前后两片,前面的下沿平齐而身量略短,后面的下沿中平而两侧作燕尾形,身量较前为长……为什么前幅短、后幅长?可能与商代礼俗与实用功能有关……若前幅与后幅同长.弯腰又会拖地,不便于事,故前后不一。后片两侧作燕尾形,亦不尽为装饰而设.还有加重后片使之不易翻扬功能”n"。这些看法分析都是很有道理的。总的来说,无论是制作形式、材料质地、图案纹饰,都显示出这是古蜀王国中一种规格很高的礼仪服装,充分衬托出了青铜立人像雍容华贵威严非凡的王者气概,所以我们称之为具有鲜明古蜀特色的王服外衣。中衣,《释名?释衣服》说:“中衣,言在小衣之外,大衣之中也”。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也就是在外衣与内衣之间的上衣。青铜立人像所着中衣为双袖右衽鸡心领,领口较大,正面与背面都呈鸡心40厘米形,而袖较窄。有认为图一双袖为半臂式,亦有认为双袖长至腕端。从侧面看,中衣比外衣略短,开禊都在右侧高至腋下。从半露的右袖和全露的左袖看,衣面有较大的花纹,给人的感觉“也应是刺绣(或画绩)作成”,同外衣上的龙纹图案一样“与中原的风格略不相同,应是具地域特色的巴蜀式‘黼黻文章’绘绣工艺的体现”¨”。也有根据《汉书?江充传》有“充衣纱毂禅衣,曲裾后垂交输”之说,按颜师古、如淳注释:“禅衣,制若今之朝服中禅也”,“交输,割正幅,使一头狭若燕尾,垂之两旁,见於后,是《礼?深衣》‘续衽钩边’,贾逵谓之‘衣圭”’的意思。

        所以认为青铜立人像所穿的中衣正是这种裁剪法,而非上衣下裳,其“下缘为宽缘边,后摆成左右交输.形似燕尾,此衣下角厚实,显系有填充物,从蜀地历来盛产丝绸看,此衣可能填充有丝绵之类物,当为絮服”¨”。这表达了对青铜立人像所穿中衣的不同看法。若从古蜀地域气候和服饰文化的发达来看,絮服的提法也是很有道理的一种见解。内衣,古人亦称为亵衣、衷衣。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说文》日:“亵,私服”,“衷,里亵衣”。《苟子?礼论》有“设亵衣”之说,唐代杨惊注:“亵衣,亲身之衣也”姑”。青铜立人像穿着衣服为三重.最里面即为内衣.亦为窄长袖,鸡心领,两袖长至腕部,身长可能略短于中衣,从侧面看为中衣所掩。有认为其肘间显露出有绘绣类花纹。但其整体式样以及是否全部绘绣有花纹图案,因系内衣而不得其详。对襟衣.这是三星堆青铜造像群中穿着较多的一种衣服式样。例如二号坑出土的青铜跪坐人像(图二).所着即对襟袖服,窄袖长至腕部,无领亦无扣,两襟相交露出颈部在前面成V字形,腰间系带两周。正跪姿势的一尊可清楚看出衣襟长至大腿中部,侧跪姿势的一尊衣襟似乎略短。它们所着对襟服为素面,剪裁得体,给人以光滑厚实之感,与青铜立人像所着丝绸精美礼仪服装有着明显的区别,


三星堆服饰文化探讨(1)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可能为蜀布缝制,是古代蜀人穿用的常服。二号坑出土青铜兽冠人像(或称象冠人像),双手呈握物状的造型同青铜立人像一样,所穿也为对襟衣服,窄袖长过双肘,腰间系带两周.衣服上有明显凸出的纹饰,上身前后为云雷纹,两肘部为变形的夔龙纹(图三)。这种对襟服上的纹饰图案,可能与其身份有关,说明这是类似于青铜立人像的一种非同凡俗的人物造型。这件对襟衣服的长度由于青铜人像下半身残断而难以猜测。短衣,一号坑出土的青铜跪坐人像(图四),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