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2017-04-24 10:27:3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综观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从1997年金融危机之后,玉器已然重新引起藏家的投资兴趣,并屡创新价。而国际拍卖行也争相推出玉器专拍,例如,香港佳士得2000年“玉器三百年”专拍、2004年的德馨书屋玉器专场、2006年和2007年“瑰玉清雕-Alan and Simone 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专场拍卖、2008年的“知柔斋”玉器专场拍卖等。这些专场一步步的将明清玉器尤其是御制玉器推向高潮。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然而在尽管明清玉器市场居高不下,高古玉器的收藏和拍卖似乎总是显得不温不火,既少有现身,也鲜有高昂的成交价格,在林林总总的艺术品里高古玉显得孤寂而被弃至一角。由于高古玉器在国内禁止拍卖,私下交易数据又难以统计,所以想要一瞥高古玉器的市场,还要回到纽约、伦敦的拍场。但即便是纽约、伦敦拍场,排查近几年的拍卖资料,高古玉的出现每一个专场均以个位数计数。2013年,纽约苏富比共有三件高古玉器上拍,春季两件秋季一件,纽约佳士得有两件高古玉器上拍。或许受到近年海外拍卖高古暖流的吹拂,在2014年纽约亚洲艺术周上,苏富比上拍了108件玉器,其中汉及汉以前的玉器居然占到了50余件,这是史无前例的。但最终成交并不理想,仅为20件,成交率不足50%。最高价为一件新石器時代的玉璇玑以 75,000 美元换手。两块东周玉璜均以6.25万美元成交。佳士得拍卖中,高古玉上拍数量少之甚少,共7件上拍,4件成交,最高价为一件商代玉琮,成交价24.5万美元。在近年可寻的拍卖纪录中,高古玉器的价位多在几千到几万美金,特殊精品或有十万美元以上的成交。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与此更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世纪80年代至今,质地优良的新玉价格涨幅丝毫不逊色于拍卖市场中的书画和瓷杂类艺术品,有业内人士预计这些新玉的市场价值已经上涨近万倍,与那些岁月悠久的高古玉器形成价格严重倒挂。人们不禁要问:高古玉器目前的市场地位与其深厚的文化价值相称吗?

  何谓高古玉 缘何市场表现曲高和寡

  高古玉通常指的是战国和汉代和汉代以前的玉器。新石器时期玉器用料多为就近取材,玉器主要用于祭祀,有着神秘的宗教色彩;商周至战汉时期的玉器多为帝王皇家以及达官贵人享用,玉料以和田玉为主,制作工艺和文化气息都笼罩上威严气氛。正是因为高古玉经历了神玉、王玉以及礼制用玉三个阶段,并与一定历史时期的社会思想、文化形态相关联,所以有着厚重深奥的历史和艺术价值。高古玉一般源于古墓的挖掘或者考古,因年代久远被赋予了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已经成为国家重点保护的文物。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然而高古玉长期以来被市场边缘化的实情确实让人匪夷所思,业界资深人士殷志强和张宏明分别谈了他们的看法。殷志强,江苏省民革秘书长,原南京博物院陈列部主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他研究玉器的面较广,以高古玉为主,同时对市场也有所了解。张宏明,安徽省文物局研究馆员,巡视员,多年来一直从事地方文物管理、文物保护与田野考古发掘及文物研究工作,他也很关注艺术市场中古玉的表现。殷志强认为:“高古玉与其他古代艺术品相比较上涨幅度小是多种原因造成的:首先是高古玉来源少。早年流到海外很多,目前已经有很多被捐献给了博物馆,造成市场货源奇缺,这是第一;第二受众小。对高古玉产生兴趣爱好的人基本上应该对书画感兴趣,对美术史有研究。然而具有这样文化层次的人并不多,所以导致喜爱高古玉器的人比较少。第三,很多市场上流通的所谓高古玉并不真,现在十件里面有一件真的就不错了,这让想介入者望而却步。” 在张宏明看来,我们国家的高古玉交易受到现行文物政策的限制。“因为真正的古玉是通过考古发掘而出土的,基本上不可能进入流通领域。因我们国家文物拍卖是受到文物政策约束的,所有的拍卖企业在举行拍卖之前都要向当地文物主管部门进行申请,然后由文物部门组织鉴定站、管理处对所拍文物进行全面的检查和鉴定,凡是属于出土文物一律不可以上拍。即便是传世的文物,如果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是流传有序的,也不允许拍卖。所以拍卖公司运作高古玉交易有很大难度。”更有市场人士认为,当前玉器市场里由于藏家过度注重料与工的清代标准,致使高古玉器处境尴尬。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高古玉器——见证中国历史进程

  即便喜爱莹润凝腻的羊脂白玉的人,也会认同高古玉是现代人认识中国玉文化的源头。毫无疑问,赏识高古玉乃收藏者认知玉文化的不二法门。收藏和投资高古玉、揣摩古人的琢磨技艺、品味其中古意神韵、品读历史文化典故是令人惬意的。

  殷志强哀叹现在很多人不注重学习、不了解历史文化,而只关心是不是和田地区所产的玉,或者是否为像乾隆工一样细致和繁复。他认为当前在衡量美的标准上出了问题。“要侧重对历史文化的了解,从它的历史文化的价值上去考量,看它在历史文明中的地位有多高。如果不能从高古玉中探测很多信息,美就无从谈起。”他谈到曾经到比利时一个玉器收藏家的见闻:“他对当代的玉、明清的玉不屑一顾,是真正爱好中国高古玉的西方人。他觉得这是最好把玩的东西,跟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有很大关联。高古的东西见证了中国历史发展的进程,还反映礼制社会的实质和同时代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他当真非常喜欢,并能看懂玉里面的信息和价值,并进行深入发掘,在探索方面有所追求。而我们目前对这一块的教育是缺失的,虽然大学有这方面的课程,但是浮躁的心态总是导致人们只关心价格多高,能不能赚到一百万、两百万,彻底放弃了欣赏的乐趣。”

 

  正因为高古玉需要深厚的学识修养功底,所以投资高古玉是收藏者自身对美和艺术的一种追求。国内外收藏高古玉的人群既是小众也很专业,并且以老一代的收藏家为主。殷志强说:“在纽约、比利时,或者是日本,有少量的古董商在经营高古玉,价格也很贵的。比如玉璧,不会太大,但是品相比较好的,肯定相当人民币大概150万左右。这些古玩商手里的东西,一般不会出东西的,真正好的东西也不上拍。现在都是做产业,提供给爱好高古玉的固定客户。这些固定客户就是一些大的企业家、收藏爱好者,当然价格也不会低。”


  正是由于高古玉器的原始性,使它更能直接表达自身的本质,是远古人心灵的一种反映,精神内涵更是高于一切,它的神韵和气势是后来者远不能比拟的。像纽约亚洲艺术周上成交的玉璇玑,像一个长了牙的璧,外缘有三个朝同一方向飞翘的牙,间距几乎相等,在其间还雕刻了扉棱一样的小齿或者叫出戟。“璇玑”二字,源出《尚书·舜典》:“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西汉学者孔安国释:“在,察也,璇,美玉也;玑衡,王者正天文之器,可运转者。”拍卖的这件玉器与青岛博物馆收藏的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出土的形制如出一辙,是古代大型祭祀仪式上的用品。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另一件来自纽约拍卖场的汉代鸟形玉杖首,圆雕,躯体圆浑。迄今所知这类杖首多以玉鹰、玉鸽和玉鸠为主。本拍卖品更接近“玉鸽”形象,憨态可爱。从形制看,其下方应衔接在拐杖顶上。这种鸟形玉杖首在汉代据说是用来敬老,源自古时用鸠来馈赠七十岁以上老人家。也有传说谓有几只斑鸠,曾救了险被项羽追杀的汉高祖刘邦,故后来以鸠杖首作纪念。早在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中就已出现杖首形制,当时可能带有原始宗教的属性,到了汉代装饰性和实用性则更强一些。

  基于对高古玉的文化成分和精神内涵充满期待,张宏明曾于2004年与合作者出过一本书——《中国古玉价值评估》上下册,由远方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里面他列举了国有博物馆收藏的一千多件高古玉器标本并对其04-06年的价格走向进行了预判。现在十年过去了,张宏明说:“远远超过我的预期。当时我估计有20万、50万、100万、300万,现在都超过了。说明高古玉在不通过任何外力助推情况下可以达到自身资产不断增值。这也是经济发展形势良好所带来的结果。”他认为现在所谓的高古玉曲高和寡情形是扭曲或不真实的情况。他举例早年一件红山文化玉龙,价格达到300多万。然而其材质并不是标准的和田玉,而是岫岩玉做的,却并没有因为材质不佳而降低它的价值。张宏明放言:“真正的中国古玉,像汉代的一件标准器古玉,不客气地讲,只要国家允许拿来,上千万、以致上亿都是没问题的!”



  高古玉器收藏和交易出路在哪里?

  殷志强十分认同玉器市场的现状即:古的不如旧的,旧的不如新的。他认为这种状况短期内改变不了,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或有可能改观。但现在没有出路。

 

  不过张宏明对高古玉未来的出路却有乐观的预估。他认为首先必须解决一个鉴定的问题。很多人买高古玉很盲目,认知能力和判断能力跟不上,容易挫伤积极性。首当其冲,必须建立我们国家鉴定的体制。其次,张宏明觉得今后高古玉除了现行文物部门的收藏外,也要从文物法的修改和博物馆法的设立上有个倾向,即国家收藏单位的一些重复品,可以逐步地向社会公众开放,让国有博物馆文物的处置走向社会渠道。同时民间的文物,尤其是好一点的高古玉,只要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属于私有,国家在拍卖上就应该允许进入拍卖领域流通。第三就是回流的问题。因为国外有大量的在民国甚至是建国以后由我们国家文物商店为出口创汇卖到外国去的高古玉,未来回流肯定可以作为一种不错的手段。同样是国家文物商店还储备了相当数量的高古玉。因文物商店是自负盈亏的,所以这个渠道今后肯定能放开。所以今后只要政策能允许,在首先满足国家博物馆一些特别真精稀的藏品,大量的二级品、三级品或可让一般的收藏者进入这个市场。

高古玉收藏门槛与市场出路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相信随着中国玉器市场的不断发展,藏家对玉器的认知尤其对高古玉的理解会会逐渐深入。我们会看到更多极富文化历史价值的玉器精品被收藏爱好者追捧并掀起一轮又轮价格热潮。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