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市场水太深?风波藏家揭秘艺术圈“潜规则"  

2017-05-04 14:32:1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收藏

译:Phyllis Zhong 编:Wenjia Sheng‘ 来源:artnet

  “掌控艺术界的规则都是凭空编造的。“激进的荷兰收藏家Bert Kreuk如是说。他正希望在自己的新书《Art Flipper》中揭开这些神秘的规则。这本书现在已经由荷兰出版社Karakter出版,讲述了Kreuk近年来参与的一宗震惊艺术圈的大丑闻,以及他作为一个藏家的个人发展史。尽管这本书在荷兰语出版界已广泛发行,但对英语母语者们而言还是个新鲜事,Kreuk表示此书也将在美国出版发售。

  据Kreuk所说,这本回忆录的书名源自艺术家与画商们给以他为代表的投机藏家们取的绰号。“我想,既然你们叫我‘Art Flipper‘,那我们不如就谈谈这些名头,“Kreuk接着说,“给他人贴上‘Art Flipper’的标签能给部分人带来好处,因为艺术界总存在这些”潜规则“,但这些规定往往只会造福少数人。“

  在经历了20余年的收藏生涯之后,Kreuk终于打破了其中一条重要的“潜规则“。他挑选了一些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在海牙美术馆办展,然后他将部分展品摆上拍卖场拍卖。在”潜规则“下,人们通常会选择让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回归其最初所属的画廊,而不是将其送上拍卖场。另外,将新近借给博物馆展陈的作品出售也会遭到诟病。

  而当越南裔荷兰艺术家Danh Vō未能如约将作品送至海牙美术馆参展时,Kreuk选择对其进行起诉。这场耗时2年的法律大战将艺术界中的绅士条款以不那么绅士的方式曝光了出来。

  艺术界的阴谋诡计

  在《Art Flipper》中,Kreuk还列举了另外一些使他震惊的艺术圈诡计。Kreuk说,一位画商曾承诺将一幅作品卖给他,结果却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了另一位买家。一尊在艺术家死后铸造的青铜雕塑被作为其生前的作品流通于市场。还有,一小群画商在拍卖场上竞拍艺术家们的作品,只为了追高价格。另外,当藏家们希望购买热门艺术家的作品时,画商们会逼他们让步,包括让他们买一些画廊旗下较冷门的艺术家作品,美其名曰“支持艺术项目“。

  Kreuk与Vō在2015年将官司和解,但是在与Kreuk的谈话中,你还是能明显感到他对Vō仍然怀有轻蔑之意。对于自己在艺术圈里遭受过的不公对待,他始终表现得很敏感。他觉得除了Vō之外,想要使坏的还大有人在。

  Kreuk说他的名声因Vō一案而遭受玷污,自己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租借式展出一幅罕有Sigmar Polke作品的构想也宣告破产。Kreuk表示,他已与市立博物馆交涉了一段时间,但是当Beatrix Ruf接任馆长以后,她告诉Kreuk并不接受租借式展出,只可以接受Kreuk将此画捐赠给博物馆。

  “所以,人们都不想和Bert Kreuk有所瓜葛,因为他被贴上了‘Art Flipper‘的标签。但是,如果我打算捐东西一切就行得通了?这个世界简直可笑又疯狂。“Kreuk说道。

  被问及对于Kreuk上述言论的看法,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在声明中表示他们与Kreuk就是否捐赠Polke作品的问题其实聊得很开心,但是“Beatrix Ruf和当时与会的另外两位博物馆工作人员都不承认捐赠作品的提议来自馆方。除此之外,博物馆方面还表示,他们与藏家的谈话内容需要保密并严禁与他人分享,这是博物馆的铁律之一。“

  “一切关乎体制“

  尽管提到很多戏剧化的情节,但《Art Flipper》并不是一本通篇揭露丑闻的八卦书。“我不想提到人名。“Kreuk曾说过,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似乎成了个例外。“对我来说,这些名字都无关紧要,因为我不想拿这些人和事来达到什么目的。明白的人自然知道我说的是谁,我更想讨论的是整个体制。”

  另外,在这本回忆录中,Kreuk记述了自己的家族历史,并讲述了自己最开始是如何成为一个藏家的。这本书描述了关于Kreuk凄惨童年的细节:他有一个暴力的父亲,所以他跟随着叔叔一起搬到了美国居住。后来他学会了厚脸皮,这才成功建立起自己的航空事业。得益于他的叔叔,Kreuk开始逛博物馆,并接触艺术。他早先对浪漫主义产生了兴趣,然后是印象派。最后,他对当代艺术也产生了极高的热情。

  对Kreuk而言,最有意义的收藏之一就是被作为此书封面的作品。2016年,Kreuk在Heritage拍卖行以51.4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曾飘扬于美国海军LCC 60号的旗帜,那曾是在诺曼底登陆时叱咤欧洲战场的战舰。Kreuk表示,自己曾在1940年纳粹对鹿特丹的炸弹袭击中失去了亲人,因此自己也接受过船上军人的恩惠。书封面上的美国国旗被一颗德国子弹射穿,国旗则映在剥离金箔的背景上,正是与其相争的艺术家Vō常用的标志性材料。


  对Kreuk来说,这种剥离金箔的设计不仅象征着他与艺术家之间命中注定的斗争,更代表了他对艺术圈幻灭后的反思。Kreuk表示,他的这个设计并非想要表现美国士兵的英勇,而是在与Vō的官司结束后,“某种光芒已经熄灭,我需要一些时间重拾收藏的乐趣。“

  Kreuk计划将他出售此书的全部利润捐献给荷兰的各类青年项目。“我不想以此获取任何经济利益“他说道,“是我叔叔一手将我拉扯大,是他鼓励我成为最好的自己。这也是我希望自己能为这些孩子们做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