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百年前中国文物艺术品如何流向日本(2)  

2017-07-12 12:25:2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 雅昌艺术网作者:周文翰
    

摘要: 《汉委奴国王》蛇钮金印 从颁给日本委奴国王这方《汉委奴国王》蛇钮金印开始算起,中国的艺术品、文物传到日本,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日本收藏中国瓷器历史悠久,法隆寺所藏青瓷就是唐代传入日本,奈良大安寺附近村庄曾出土唐三彩瓷片。福冈的一家寺庙出土过南宋景德镇青白瓷。唐宋时期,大量日本遣唐使、僧人、…

《寒食诗帖》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南宋李生《潇湘卧游图卷》(今藏东京国立博物馆)

  大阪的博文堂原来主要经营珂罗版印刷中国、日本古书画图书,涉足中国古书画和文物生意纯属偶然,盖因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很多晚清权贵把家藏书画成箱寄到日本售卖,有“中国通”之称的京都大学教授内藤湖南和政坛高官犬养毅因为和博文堂老板原田悟郎的祖父、父亲有交往,推荐他做代售生意。原田父子就设法在喜欢书画的日本新闻界、银行界朋友中推销,之后就开始着手经营中国古书画。后来他还主动到中国收货,凭借着家族多年来积累的政商人脉,与陈宝琛、傅增湘、宝熙、阚铎、郭葆昌等大鉴藏家请教交流。原田悟郎最引为自傲的是从民国初年的古董商郭葆昌那里买进苏东坡《寒食诗帖》(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南宋李生《潇湘卧游图卷》(今藏东京国立博物馆),郭氏说《寒》帖是“从他的亲戚那儿卖出来的”,被菊池晋二购藏。这两件清宫旧藏先后经历了3次大火灾——火烧圆明园、关东大地震、东京大轰炸——得以留存,如今都是日本的国宝级珍藏。1953年,菊池因经济原因而出售这两件作品,《寒》帖索价3000美金,《潇湘卧游图卷》9000美金,台湾王世杰先生以加价150美金抢先张大千一步购得《寒食诗帖》,后归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阎立本(传)《历代帝王图卷》(今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梁鸿志在某年(大约1920年或1925年)将秘藏的阎立本(传)《历代帝王图卷》(今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携至日本求售。原田因自己资金紧张就将此画介绍给收藏家住友宽一,被住友氏婉言谢拒,后来又去找阿部氏,阿部要压价一成,最终未在日本售出。几个月后,梁氏托人卖给一个名叫罗斯的美国人,后来捐赠给了波士顿美术馆。

  原田主要在北京、上海两地收购书画。在北京由中根齐(日本著名的大仓组商会北京分社经理)带领到京津地区的收藏家和古董商那里四处寻宝,在上海则通过金开藩(金城长子)、金颂清(中国书店老板)两人的中介或引荐购买书画。在日本他开发的收藏客户包括阿部房次郎、山本悌二郎、菊池晋二、住友宽一(只收藏明清书画,尤喜石涛和八大作品)、内藤虎、长尾甲、上野理一、富冈铁斋等日本著名收藏家。

南宋 宫素然 明妃出塞图 卷(局部)(现为大阪美术馆藏)

宋徽宗《五色鹦鹉图》卷

  关西纺织业巨子阿部房次郎是博文堂最大的书画买家,博文堂曾于1929年和1931年为阿部氏出版了两部藏画集《爽籁馆欣赏》,包括金代宫素然《明妃出塞图卷》(现为大阪美术馆藏)等名作,后多捐赠给大阪市立美术馆。除山本悌二郎后来因从政需要资金而将收藏陆续转卖给美国博物馆(包括宋徽宗《五色鹦鹉图》卷)外,其他人的收藏大多捐赠给了日本公立博物馆。

  早崎梗吉氏(1874年-1956年)是陕西方面聘请的外国专家。早在光绪十九年(1893年)即与日本学者岗仓觉三游历陕西,及至发现西安宝庆寺佛殿砖壁并华塔之上所嵌精美绝伦的唐武后光宅寺七宝台佛教造像后,艳羡不已,立意攫取。遂威逼利诱主管人士,凡经数年之功,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前后,将最为精美的25件盗购入手。这批国宝造像抵达东瀛后,日本朝野为之轰动,富商大贾争相购藏,19件为细川家族所有,2件为原氏家族所有,另4件辗转流入美国,分别藏于华盛顿费利尔博物馆、波士顿博物馆与旧金山市立亚洲博物馆。在日本的21件造像早被日本政府列为“重要文化财”,且有9件永久陈列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东洋馆内。早崎梗吉氏盗购七宝台造像之事传开后,海内外艺坛为之骚动,招致日本山中商会、汉口日信银行等多家洋行于1923年到1925年间相继派员至西安,通过地方官员与绅士为之疏通,意欲购得华塔之上的所有剩余造像。只是由于西安民众的坚决反对,才不得不作罢。当时的关中大学堂学生愤不能遏,联名呼吁有关当局立即驱逐早崎梗吉氏回归日本。早崎梗吉氏变本加厉,又窃取兴教寺佛头而去。

  江藤涛雄长期居留中国,往来东京、北京、西安之间数十年,广泛搜罗各地文物。江藤涛雄从西安古玩巨商阎甘园手中购买到大量佛教造像、瓦当、钱币和宋、明字画与古籍拓本等珍贵文物。既而在北京崇文门外专为西安古玩商李道生(树本)购买房舍供其贩卖文物古籍。陕籍学者张扶万民国四年(1915年)2月25日《在山草堂日记》云:“阎甘园家中观所藏石铜佛像,(阎)言六朝铜像,东洋人极重,高者可售万元,女像发髻工者尤贵。”1935年1月出版的大华烈士著《西北东南风·古董制造厂》一文记阎甘园曾售日本帝国博物院古碑一通得价10万元引起诉讼等事。

  北魏延昌2年《元飏妻王夫人墓志铭》、北魏延昌3年《燕州刺史元飏墓志》与北魏正光4年《齐郡王祐妃常氏季繁墓志》,此三志于清宣统2年在河南洛阳出土,后为毗陵董康所得,董氏在民国间又售予日人大仓喜八郎,藏大仓集古馆。

  20世纪初的“当代书画艺术”也流入日本,如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赵之谦等人的作品因为收到日本文化收藏界的欢迎和购藏,如自光绪十七年(1891年)日本书法家日下部鸣鹤拜访吴昌硕起,之后30年不断有日本慕名造访并购入购入他的作品。其中如河井仙郎仰慕吴昌硕作品的高雅精绝,遂于1897修书吴氏致敬,1900年到上海拜吴昌硕为师,此后往来中日间搜集文物书画,购买有很多吴昌硕、赵之谦等人的作品带往日本,1942年曾与弟子西川宁策划赵之谦的展览,将其推介给日本书画界和收藏界。1945在他东京空袭中罹难,居所、作品、收藏一并毁灭。

初代根津嘉一郎青年时拍摄的照片

  20世纪前期的日本收藏家多是明治维新后的实业家,他们后来把大量收藏都捐赠给国立博物馆或成立私立博物馆珍藏,如横河民辅(其收藏品捐赠给东京国立博物馆)、出光佐三(以其收藏品为主成立出光美术馆)、根津嘉一郎(创立根津美术馆)、岩崎小弥太(创立静嘉堂文库)、细川立(创立永青文库)、松冈清次郎(创立松冈美术馆)、须磨弥吉郎(其大部分收藏品捐赠给京都国立博物馆)、藤井善助(藤井有邻馆)、住友吉左卫门(创立泉屋博古馆)、中村不折(创立书道博物馆)、山本悌二郎(设立澄怀堂美术馆)、阿部房次郎(其“爽籁馆”全部藏品落户大阪市立博物馆)、上野理一(其“有竹斋”藏品捐京都国立博物馆)、河井荃庐(三井听冰阁收集历代碑版法帖之重要推手)、中村不折(藏品归书道博物馆)、大阪黑川家族(兵库县黑川古文化研究所)等。古董商广田松繁也把自己的藏品500余件捐给了东京国立博物馆。日本的公立和私立博物馆中收藏的中国文物有很多被列为国宝、重要文化财和重要美术品。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