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跳出“国家承认”的认识误区  

2017-07-24 18:03:52|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认识和对待流落在民间的中国古代艺术品——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文物古董,这是当前国内文博界和民间收藏界矛盾最大和争论最多的话题。民间收藏界一直有很多人在不停地高喊,希望民间所收藏的中国古代艺术品能够被"国家承认"。许多民间收藏人士希望政府能够设立一个高水平的专家团队,专家们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行内翘楚,并且能够实事求是地说真话的人。由这样的一个专家团队依据国家各类文物的分级标准来给民间的收藏品进行鉴定,并分级保护。


一部分文博界的官员和专家们坚决公开否认民间收藏品。一些人甚至借助公共媒体公开宣称民间的收藏品全部都是赝品的舆论风潮,造成现在一部分民间收藏界人士与国家文博界的官员和专家之间,双方已经势同水火,互不相让的敌对格局。全国各种媒体上掀起了一场盛世空前的声势浩大的文博界官民论战,这场论战已经从开始的隐喻到了直接指名道姓,短兵相接的局面了,最后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认为,这个争论已经影响到社会的稳定了。这其中的是非曲直,谁能够说清楚?在这里我谈谈一下个人的看法。

 跳出“国家承认”的认识误区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国家承认。站在当代一部分收藏家和古玩商人的角度来说,可能是皆大欢喜。但是从法学理论层面来说,国家承认属于国家意志的一种表达方式,民间古董文物一旦被国家承认了,它们也就成了国家意志的一部分,其自身也就具备了相对应的法律地位,国家自然也就必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来履行对它们的权利和义务。这在逻辑上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假设。

    首先,从法律层面来说,国家承认就是完成从客观事实到法律事实的转变过程。这首先必须是以客观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依据。因此必须对它们的客观来源所有经历都弄清楚,因此必须找到能够说明其来源和全部经历的合法的直接证据。民间的收藏品谁都无法拿出直接证据来证明它的客观来源,任何一件器物都只能依据它自身所带的信息进行合理的综合推理,最后得出结论判断,这个结论在学术上没有问题,但是在法律上并不能完全成立。学术问题可以通过学术性讨论就可以得到纠正,法律问题必须通过司法程序来纠正。从理论方面来说,把来历无法说清楚的东西作为一种国家意志的产物,在立法过程中确实很难开出一个这样的先例。

    第二,国家承认的文物,国家必须依法正规授权给境内的某个自然人或者法人对它们进行有效管理,并且依法由国家财政拨付相应的管理费用,这一点也是必须的。但是开支数额巨大且容易出现管理漏洞,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文物大国,历代文物不计其数,国家财政也很难开出这么大的口子来,承担如此庞大的费用开支。

    第三,依法接受管理方必须承担相对应的管理责任,这个也是非常难以实施的;在司法理论上,接受国家赋予的管理责任是必须有附加条件的,不是任何人都有权力接受国家授权委托的。接受国家授权管理人首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资质?我们还没有制定出对应的法律规定,无法实施国家授权委托行为,因此我们还必须制定一部这样的法规;还有许多相关的细则无法一一叙述。

    综上所述,就目前我们国家的具体国情,恐怕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再者,世界各国也从来没有国家承认的先例。因此,从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这个角度判断,永远都不可能有国家承认这种情况出现。

                           跳出“国家承认”的认识误区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从学术角度严格来说,古董本身是不能被鉴定的。鉴定,顾名思义,它首先必须得有可借鉴之物然后才能断定。可是文物古董并没有"标准化"器物可供借鉴,由于年代久远,经历各自不同,任何一件古董都不能作为评判其它器物的标准,因此谁都没有能力给它们做出"鉴定"。还有一些古董艺术品自身就是一件孤品,连同类题材的可比较的器物都没有,这又如何鉴定?任何人都只能针对它们提出自己的个人判断或者看法,这种判断和看法不具备法律效力,也不应该具备法律效力,这才是真正的收藏文化。

    学术认知是具有一定的弹性空间的,法律文件是刚性的。某件器物一旦形成国家认定,有了相关的法律文件做依据,那就很难更改了,哪怕明知这个法律文件是错误的,它一样具有法律效力,要想改变这个结论就必须启动司法程序,这就必然会动摇整个社会的诚实信用基础,也伤害了法律本身的严肃性。

    某一件具体的文物古董的认识,永远都要留有给后人再认识的余地,对它的认知结果只能保留在学术性和技术性层面。国家承认其实就是用行政和司法程序来固化它,鉴定结论一旦被固化了,今后任何人不论掌握了多少证据,都不能对它的身份进行学术质疑。在我们这个国度,谁花点钱来做到这样,这就必然会破坏了学术探讨氛围的灵活性和独立性,也表达了权力的野蛮与傲慢,最后被破坏的必定是国家的整体形象。因此,对于流散在民间的古董文物是否需要"家承认",它们能不能成为"国家承认"的文物?从民族传统文化遗产的感情来说,我们都希望能够做得到。但是理智告诉我们,这个问题很值得大家重新思考。

 跳出“国家承认”的认识误区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虽然古董艺术品不可能做到国家公开的明文承认,也不等于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就毫无作为。就当前的情况来说,国家公开鼓励民间文物收藏。只有个别有"专家"某些收藏品的真伪提出一些质疑,由于媒体的倾向性渲染炒作,给一部分收藏家的名誉受到一些影响。客观来说,国家从来没有以国家或者政府部门的名义公开否定过。从法律角度上来说,国家承认有两种,一种是公开承认,也就是用法律法规或者政府文件的形式来承认。另一种就是默认,凡是不以法律或者政策措施公开禁止的都是默认。就像我们普通老百姓到茶馆喝茶一样,国家并没有明文承认你到茶馆喝茶是合法的,但是并不能因此认定你到茶馆喝茶是违法行为一样,默认也是一种承认。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部文件说过民间的收藏品是假的。这些年来,政府部门组织了多少次大规模的打假活动,从来没有一次是针对古玩行业的。所以也就是说,实际上国家一直都承认了它们,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