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西蜀扬雄  

2017-08-13 19:42:4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山薰风 
西汉末,继司马相如去世仅63年之后,又一位文坛巨匠诞生于巴蜀,他就是“西蜀子云亭”的主人,与司马相如并称“扬马”的扬雄

扬雄(BC53 - AD18年),字子云,蜀郡郫县人。祖辈以农桑为业,家道并不富裕。到他这一代,其自序称“家产不过十金,乏无儋石之储”,可见家境接近于贫困线。但若考其远祖,亦可算得上王侯世家。通过《汉书》本传所称“以支庶初食采于晋之扬”可知扬为姬姓,是周王族支庶,先祖曾为晋国大夫。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扬雄自幼口吃,不善言语,却非常喜欢读书玄思。《汉书》称他读书“博览无所不见”、“默而好深沉之思”,此为好学深思之征;“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此有古圣先贤之风;“自有大度,非圣哲之书不好也;非其意,虽富贵不事也。顾尝好辞赋”。专注正典,格局超迈,德性的种子早已埋入方寸,是以有其后辞赋之华彩文章

他是司马相如的铁杆粉丝,对相如极其仰慕,“每作赋,常拟之以为式”;又是人间惆怅客,长为他人泪纵横,比如他感慨屈原之死,每读《离骚》,“未尝不流涕也”。但他“以为君子得时则大行,不得时则龙蛇”,“何必湛身哉”!遂摘《离骚》之词,反其意而用之,作《反离骚》,“自岷山投诸江流以吊屈原”。足见其深挚性情。

扬雄少时从学于本地大学者严君平,其思想颇受乃师影响。而这个老师当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史称其人博学德高而隐于市井,“专精《大易》,沈于《老》、《庄》”,是一位民间的道学高人。《汉书》记载君平卖卜于成都,借卜筮宣扬正道,启人善心:“与人子言依于孝,与人弟言依于顺,各因势利导之以善。”淡薄荣利,以道学为乐,每日才阅数人,“得百钱足以自养,则闭肆下帘而授《老子》。”所以班固称其“博览无不通,依老子庄周之指,著书十余万言。扬雄少时从游学,以而仕京师显名,数为朝廷在位贤者称君平德。”扬雄后来的名著《法言》中亦称赞自己老师严君平有“沉冥”之风,乃“蜀之才之珍也”。“不作苟见,不治苟得,久幽而不改其操”,俨然圣贤气象。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关于此,《汉书》还有一则故事,说是杜陵李强与扬雄友善,雄曾屡次向李称道严君平美德。后来李强出为益州牧,以为可以收用君平,临行,扬雄告诫他说:“君备足礼数与之相见,此人可以得见,但不可使其屈身事人。”李不以为然。及至成都,致礼相见,面对君平的飘然清高,李强终不敢提让君平出山辅助自己的事。“不治苟得”,即不贪财货,亦《礼记·曲礼》“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之意。“久幽不改其操”,即长期隐居幽处,自甘淡泊,也不改自己清虚自守的德行。由此看来,扬雄“博览无所不见”,得益于君平“博览无不通”;扬雄“清静无为少嗜欲”,得益于君平治《老》《庄》、《周易》之学以及他的“沉冥”之习;扬雄淡泊名利,得益于君平“不治苟得”;扬雄“不事富贵”,得益于君平“不为苟见”……凡此种种,俱看出君平对扬雄为人和学术的巨大影响。无怪乎扬雄要再三地赞叹,说他可以比之于随侯之珠、和氏之壁了。《汉书》说“君平年九十余,遂以其业终,蜀人爱敬,至今称焉。”据后世学者考定,“君平益生于昭帝始元、元风之间(BC86~80年),卒于王莽代汉之时,即公元10年左右。”君平能获得蜀人的普遍敬重,至东汉不绝,可见扬雄所称之美,并非一家私言。


扬雄学成之后,并非立即奔赴长安,而是在40余岁时才一展抱负,其对时间节点的来临,自有判断。不久,他因“文似相如”而被王音、杨庄等人推荐给汉成帝,待诏宫廷。元延二年(BC11年)正月,扬雄与汉成帝前往甘泉宫,期间作《甘泉赋》讽刺成帝铺张。十二月又作《羽猎赋》仍然以劝谏为主题。被封黄门郎,与王莽、刘歆等成为同僚。次年扬雄又作《长杨赋》,继续对成帝铺张奢侈提出批评。

但在写了若干辞赋之后,扬雄感到写作辞赋的目的本是对君主有所讽劝,却毫无效果。他下决心不再作赋,认为这是“雕虫小技,壮夫不为”,转而研究哲学,少问政事。但这样一来,当然就难以升官,于是有人嘲笑和疑惑。扬雄为此专门写了《解嘲》、《解难》二文,予以回答,表明自己“位极者宗危,自守者身全”的处世之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扬雄厚积薄发的立言之道也就此开始。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他着手研究巴蜀前贤落下闳的“浑天说”,并且大有所得,是为《太玄》一书。巴蜀自来有重视天文历法的传统,据蒙文通先生考证:“辞赋、黄老和卜筮、历数是古巴蜀文化的特点。”扬雄的前辈学人,司马相如擅文赋,落不闳长天数,严君平兼黄老、卜筮。扬雄既从老师研习黄老、易卜之术,又依仿相如为辞赋,今又传落下闳之业,研算天文历法。于是,古代巴蜀传统四学,兼而有之,最为全面,最为博洽。

继《太玄》之后,扬雄又写了《法言》一书。《太玄》探讨宇宙万物及天人关系,《法言》则探讨政治伦理等人生问题。《法言》共13篇,采用语录体,设为问对,一仿《论语》。此书态度十分严肃,措辞十分审慎,当时即享有极高的声誉。褒贬历史,大有当年孔子作《春秋》“一词之褒胜于华衮,一语之贬严于五刑”之势。严君平、郑子真就是因《法言》所载而知名当代、流传后世的。有位富豪希望留名,就贿赂扬雄希望笔之于书,被扬雄严辞拒绝。

且晁公武言“虽林翁儒犹不得与也”,林翁儒即扬雄文字学之师,扬雄只在《答刘歆书》中提及他,《法言》未及一语。可见其书取材之严,褒贬之慎。在此书中,扬雄批判了董仲舒等后世儒家对孔子之学的弯曲利用,力主恢复孔子儒学真面目,是士林之中最早以深刻洞见厘清官宦乡愿儒学之真儒,故千年之后褒贬人物同样极其严苛的司马光称其“孔子既殁,知圣人之道者,非扬子而谁?孟与荀殆不足拟”。意思是就体验孔子真正思想而言,扬雄独步前人,竟在孟子与荀子之上。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其后扬雄的老同僚王莽篡汉,一时间无聊文人、投机鼠辈,“用符命称功德获封爵者甚众”,扬雄仍然不为所动,故未升迁。后因年老久未转官,才被升了一格:“以耆老久次转为大夫”,仍是一个闲散的位置。而在这期间,也许是看到了时间窗口已经打开,大乱将至;也或许是老师传授的卜筮之学让他预知未来不安,他开始了真正的“洪水学”著述。先是写作《续史记》和《方言》,再完成《蜀王本记》,为大蜀立国做准备。

《方言》书稿,最初得力于老师严君平和林闾翁孺,扬雄到长安后,又坚持数十年亲自访求各地方言俗语,随时加以整理。一地之方言乃是地方共同体的核心象征之一,坚持方言流传就是坚持一地精神不灭。《蜀王本记》直接就是关于古代蜀国的地方史,也是从他两位老师就开始撰写,到他这里最终完成。暴秦据蜀之后,以巴蜀本位播扬德性的种子,扬雄可谓第一人。其眼界之高、致思之远、德性之巨,亦可谓当时诸夏翘楚,且两代师徒皆拳拳于此,其中深意,识者自明。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王莽篡权之后,心疑大臣怨谤,于是开始大清洗,扬雄也受到株连。当使者来捕时,尚在天禄阁校书的扬雄以自杀相抗议,“从阁上自投下”,被救未死。之后虽然王莽宣布免去加在扬雄身上的罪名,又给予了大夫的官职,但扬雄仍过着“家素贫”、“人稀至其门”的生活。天凤五年(公元18年),扬雄病逝于长安。当世学人桓谭认为他“才智开通,能人圣道,卓绝于众”,断言他的著作“必传于世”。这一断言不久即被证实,在其去世40余年后,就“《法言》大行”了。

扬雄在巴蜀文学史乃至整个华夏文学史上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受到历代贤达的高度评价。班固在《汉书》中为六位西汉文士单独立传,包括贾谊、董仲舒、司马相如、司马迁、东方朔、扬雄。其中,只有《司马相如传》与《扬雄传》各分上下,篇幅最大,可见班固对二人之特别看重。南朝梁萧子显把司马相如、扬雄并列为汉赋的代表。李白则肯定了司马相如、扬雄在文学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扬马激颓波,开流荡无垠”。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韩愈言:“汉朝人莫不能文,独司马相如、太史公、刘向、扬雄为之最”。与韩愈齐名的柳宗元在论述文人“生则不遇,死而垂声”这种令人感慨的现象时,即以司马迁、扬雄为典型代表:“扬雄殁而《法言》大兴,马迁生而《史记》未振”。晚唐著名诗人杜牧写道:“自两汉以来,富贵者千百,自今观之,声势光明,孰若马迁、相如、贾谊、刘向、扬雄之徒?”

扬雄离世之后,他播撒的巴蜀本位的种子马上就生根发言了,不出数年,白帝公孙述立国。扬雄为何撰写《蜀王本记》,读者可会心一笑矣。

西蜀扬雄 - 三星堆玉器图文 - 三星堆玉器图文


附录王安石《扬子》诗一首:


千古雄文造圣真,眇然幽思入无伦。他年未免投天禄,虚为新都著剧秦。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