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文物局:为什么不主动发掘帝王陵墓  

2017-08-24 18:31:4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大连日报



  不挖帝陵,历来是中国文博界的铁律。显然,这次南京方面踩到了雷区。

  栖霞区狮子冲墓地即疑似南朝陈文帝永宁陵考古项目,由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负责。尽管考古部回应称,狮子冲墓地考古“是为编制保护规划及南朝石刻遗址公园方案提供直接依据”,并强调“完全是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没有任何商业行为”,外界却并不买账。文史学者姚远向国家文物局提交申请,要求召开听证会,公开决策过程;文化学者吴树也发出一条题为《南京!南京!请停止发掘六朝帝陵!》的微博,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迫于压力,南京市文广新局最终发布信息通报,暂停对栖霞区狮子冲南朝墓考古发掘。而此后不久,国家文物局针对此事明确表态,不主动发掘帝王陵,依然是铁的原则。

  挖还是不挖,争议声从未间断

  事实上,疑似陈文帝陵发掘风波只是冰山一角。近半个世纪来,此类事件时有发生,围绕着中国帝王陵是否应该发掘的问题,争议声也从未间断。刘俊勇介绍说,社会上存在两大阵营,一种认为应该挖,一种则坚持不能挖。

  而出于不同动机,“主挖派”可分为两种。一种权且称之为“利益掘墓人”,他们推崇“帝王陵墓经济学”,算的是经济的账。经济学家张五常可为代表,2006年时,他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是打开始皇陵墓的时候了》的文章。在他的设想中,如果安排得好,秦始皇陵每年大约可以接待500万参观人次,按照每人收费人民币500元,每年门票收入是25亿元。对比2005年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10亿元的整体收益,差异显而易见。

  另一种是因为好奇。“某些考古工作者和很多大众考古爱好者都有这样的心理,想在有生之年一探著名中国帝王陵的神秘。就像郭沫若,当年他向周恩来总理提出挖掘乾陵,也是想看一看传说中的《兰亭序》的真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对于第一种受经济利益驱动的主张挖掘派,我认为不可取。因为考古本身只有一个价值,就是历史价值。把文明成果转化为商品后,旅游发展了,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资源被毁坏了,怎么办?”刘俊勇说。

  刘俊勇的担心也是多数考古工作者坚持不挖帝陵的理由。公众或许不懂,他们却可以凭借专业知识作出判断:以目前我国的考古技术水平,还不能对发掘出的帝王陵作最好的保护,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像周恩来委婉拒绝郭沫若时所说——此事留作后人来完成。

  定陵之痛,前车之鉴

  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要慎之又慎。刘俊勇举了几个例子。

  首先是定陵之痛。定陵是明朝万历皇帝的陵墓。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迄今唯一一座主动发掘的帝陵。在那一次的定陵挖掘中,出土的龙袍等丝织品挖出来的时候鲜艳夺目,跟新的一样,但很快就变了颜色,碳化了,现在陈列的都是复制品。刘俊勇说:“帝王陵墓在地下千百年来形成的微环境已经相当稳定了,你一旦打开,原来的微环境就要改变,马上就会起各种物理的、化学的反应,特别是纸张、丝绸等文物,很难保存。”

  还有秦始皇兵马俑。在技术手段难以保证的情况下,1号坑原本彩色的陶俑由于埋在地下2000多年,受到各种自然侵害,有的颜色层下的生漆底层已经老化,失去了与俑体表面的黏附力,出土五六分钟即翘卷脱落。后来,3号坑的彩色陶俑还是在与德国方面合作后,其色彩才得以保存下来。

  而一直以来都被全世界所关注的秦始皇陵,尽管地宫的3D动画都已描绘出来,发掘事宜却迟迟不被提上议事日程,正是因为以目前的技术,很难做到合理发掘。其中,水银的排放是巨大的难题。刘俊勇介绍说:“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地宫内‘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物探证明,地宫内的确存在着明显的汞异常,而且汞分布为东南、西南强,东北、西北弱。如果以水银的分布代表江海的话,这正好与我国渤海、黄海的分布位置相符。秦始皇曾亲自到过渤海湾,所以他很可能用100吨以上的水银把渤海勾画进了自己的地宫。而如此巨大的水银量,如何排放,尚未可知。”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和发掘难题,所以,我们还是要坚守不挖帝陵的铁律。在科技手段不完善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如周总理所言,留待后人去完成。”刘俊勇说。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