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考古者是不幸的侦探,什么算“考古发现”?  

2017-09-16 21:02:42|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竞音影Tai 


几乎所有的中国考古事件,都围绕着是非两个字,那些被挖掘的遗存虽然静悄悄地矗立,却始终摆脱不了喧嚣的纠缠。

秦始皇和武则天的陵墓到底该不该挖?司母戊大方鼎、长信宫灯到底算不算“国宝级”文物?王圆箓这个道士无意中找到了敦煌石窟的宝藏,这事儿到底算不算“考古发现”?

考古文记:考古者是不幸的侦探,什么算“考古发现”?

秦始皇陵园示意图

这个年代喜欢是非、迷案这些字眼。任何直来直去的故事,魅力都会很快消失,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结局,才会一直吊着公众的胃口。《考古不是挖宝》动了个心眼儿,选择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将平头百姓的注意力引向了田野作业那看似枯燥的现场。

其实这本书的用意,并不只在于讲述那些古墓传奇,如果是那样的话,干脆围绕秦始皇的神秘地宫、曹操的七十二疑冢去忽悠好了。

考古文记:考古者是不幸的侦探,什么算“考古发现”?

乾陵全貌

说得好,考古学家就是不幸的侦探,留给他们的“现场”存在已有数百上千甚至万年,往往残缺不全,破坏严重,最要命的是,从来不会有目击证人出来指证——那样的话就太吓人了。所以这是一门充满遗憾的学问。考古者不得不费劲地在碎片一样的信息里,勾画出遥远时空里的生活样貌,推测当时发生的情景。大多数时候他们连推测都做不到,只能带着叹息走出古墓旧城。

假如遗憾只是由自然环境的变迁造成,还不至于太过扼腕,那些人为造成的缺失才最令人心痛,尤其当它们出现在考古的环节中时。

始于上世纪50年代的定陵发掘,最终导致很多精美出土文物变质,万历与两位皇后的尸骨还在随后的“文革”里被付之一炬。此次发掘的发起人吴晗事后懊悔万分,泪流满面,但考古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流程,没有亡羊补牢的机会。

悲剧不只这一幕。广西罗泊湾汉墓中曾出土一个铜壶,被一个初次参加发掘的学员不小心打开,使其中保存的古代液体流了个精光;连云港尹湾汉墓清理工作结束后,有个镇领导在现场办公会上随意抽取了出土的木牍,抹掉了最重要的文字信息……外行人的无知、业内人的粗疏,伴随着行政指令的蛮横、商业开发的霸道,甚至还有盗墓的贪婪,毁掉了不知多少曾炫目一时的文明遗迹,纵然我们是所谓“地大物博的大国”,怕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挥霍。

考古文记:考古者是不幸的侦探,什么算“考古发现”?

司(后)母戊大方鼎

阐述考古中的遗憾种种,无非展现出了这样的现实:不管是政府还是公众层面,我们都不了解考古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更有甚者,连学界有时都懵懵懂懂。

大多数人带着猎奇心态审视考古中的发现。如果一次发掘没有掘出珠光宝气,没有颠覆一段历史记载,似乎就没有意义。殊不知,当人们将焦点集中在窥探秘史、挖掘高级文物这两方面时,就偏离了考古学的价值取向。正因为这样,公众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外行,说外行话,做外行事;正因为这样,很多业内人士也失去了自省与自控,在急功近利心态的驱使下铸成大错。考古专家苏秉琦说过,发现只是考古的一个环节,如何解释这些发现才是这门学科中最重要的内容。将考古等同于挖宝,让考古失去了正常的文化基因,生存在扭曲价值观组成的环境里,不论它自身怎样挣扎、努力,招来的也只能是偏见与质疑。就如最近的“曹操墓”之争,何尝不是类似心态导致的结果呢?

考古文记:考古者是不幸的侦探,什么算“考古发现”?

长信宫灯

缺什么补什么。如果学者对公众的考古常识缺失感到忧心的话,就应尽力给我们补上这一课。在传统文化复苏、公众参与热情激增的时候,考古学也不能闭关自修,依然断绝着与社会的沟通。《考古不是挖宝》的目的就很明确,它不避讳人们的猎奇心态,反而巧妙地利用这一心态,在公众和学术领域之间架设了通道,在看似不经意中还原了考古学的现场,用很生态的画面告诉大家考古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也许在若干年后,当公众明了这门学科的意义所在,并再度遇到“曹操墓”这样的事件时,会用另一种心态去审视它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