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星堆玉器图文

三星堆文物----改写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独特物证

 
 
 

日志

 
 
关于我

朱文灿,籍贯重庆南川区,自幼喜爱书法、诗词。青年从军,戎马生涯二十余载,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曾亲赴罗布泊参加核实验,多次立功受奖,1982年获解放军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晋升中国人民解放军81869副部队长,获上校军衔。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任中兴沈阳商业大厦业务副总经理。经商致富后热爱收藏,最初收藏书画、陶瓷,最终转为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并进行深度研究,目前藏品成规模、成系统,在圈里以藏精品著称。2011年12月30日,由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共同在北京评选其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曹兴诚藏家里的好古敏求者  

2017-10-10 12:02:02|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看点

  谢辰

  □藏界名流

  每个领域都有典范,大收藏家往往是事业与收藏兼具的典范,而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这位台湾清翫(wán)雅集收藏家中知名度最高的收藏家之一,就是最令人欣羡的收藏家。如今,他已飘然隐逸,淡泊于红尘,悠游自在于广博的艺术收藏世界。

  曹兴诚对艺术品的探究功力湛深,听他分享艺术,是一种享受。孔子《论语·述而》言:“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曹兴诚,就是藏家里的好古敏求者,无愧于当代全球百大收藏家的美誉。

  本版撰文林亚伟

  收藏靠直觉就像谈恋爱

  问:前英国苏富比(微博)主席JamesStourton出版的《GreatCollectors

  ofOurTime》一书,集结了1945年以来,他认为当代最伟大的一百位收藏家。在这份名单里,仅有三位华人入列百大收藏家,分别是香港收藏家仇燚之、赵从衍以及您。除了具备相当的财力,您认为,要能成为一位好的收藏家,哪些是不可或缺的关键?

  曹:收藏基本上只是一种嗜好,其实很难去说谁大谁小、孰优孰劣;我也从来不会去跟谁比较。我总认为,收藏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任何人买东西,如果不是拿来用,而是拿来赏玩,那就可以说是收藏家。收藏家能从自己的收藏活动得到乐趣,就是成功的收藏家。在这当中,我觉得“真”是不可或缺的关键;也就是说,能真心喜爱自己收藏的东西,并能从其中得到真正的乐趣,那就是成功的收藏家。

  问:在曹先生收藏的经历中,您一直强调“真、精、稀”的收藏三原则。也再次请您分享,购藏作品的“真、精、稀”曹氏三原则。

  曹:收藏求“真、精、稀”,这是自古传下来的原则,绝非我的独创,我只是尝试不违反而已。我常说,我收藏就像谈恋爱,看到某样东西真的喜欢,我才会去买;所以我买东西带着很多直觉与糊涂,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原则。

  东西永远买不完,省下钱下次买

  问:您对画作的品鉴能力亦为人称道。例如,您曾分享中国传统水墨的特点,从而赏析从传统水墨走向当代媒材的艺术家。能否请曹先生分享,推荐您喜爱的书画乃至当代油画艺术家,有哪些吸引您的特质?

  曹:我对中国画作的鉴赏能力很普通,不敢随便给别人什么建议。不过这几年,我一直尝试以科学的角度来分析什么是美?美跟艺术又有什么区别?我也陆续做过一些公开演讲,内容也在雅昌艺术网上,希望能有人给我批评、指教。

  问:现在您怎么买作品?您买作品时的心态,与上世纪90年代、刚踏入收藏时相比有哪些转变?比如说,现在要能打动您,决定纳入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必须具备哪些特质?

  曹:现在与90年代相比,最重要的变化当然是东西都贵多啦!加上自己手上闲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所以现在只能多看少买。还好,我收藏的兴趣很广,古今中外的文物我都有兴趣,不用花大钱跟别人抢风头上的东西。像今年3月我在纽约的一家拍场,就买了一件犍陀罗的石雕菩萨像以及两件印度古石雕。这三件石雕都动人无比,价格却不贵,所以买得很开心。

  问:请曹先生分享,您近三十年的收藏道路,一路走来曾经遇到的“市场陷阱”,以及您如何判读一位合格称职的艺术经纪人、拍卖专家?

  曹:您所谓的市场陷阱,指的应该是制假卖假,或者是故意炒高价格吧?我收藏范围广泛,而且有点常识跟判断力,所以比较不容易掉进这些市场陷阱。至于判读经纪人或专家,我重视的是诚实、眼光跟信誉。这三者兼具的人不多,遇到了就应该惜缘,把这样的人当成好朋友,这对收藏有极大帮助。

  问:在拍卖场购藏作品,往往决定的时间只有几秒钟,而且精彩的作品会有很多同好相互竞逐,其间每每惊心动魄。有时候没有坚持,事后扼腕;有时候情绪高昂,又不免有不理性的坚持。例如,您在2000年出价竞夺明嘉靖“五彩莲塘鱼藻纹盖罐”,就坚持比Eskenazi多出一口价,当时出价即达4400万港元,震撼世人,而今看来,这个价钱却一点儿都不贵。请曹先生与我们分享,您在拍卖市场收藏艺术品的精彩经验,以及在拍卖场上,如何冷静自持地买到自己心仪的作品。

  曹:我觉得买重要的东西,事先要有盘算,最多可以冲到多高?何时应该放手?这在事前都可以想好,到拍场时一切随缘就好。东西是永远买不完的,所以买不到省下钱,下次说不定可以买到更喜欢的东西。我在拍场上得失心都不重,没感觉到惊心动魄。

  知识是死的,常识是活的

  问:您的收藏领域广博,但您却又能对每一个领域研究颇深。例如您谈起珐琅器,马上就能分享三种胎料的不同。要请您分享,收藏领域如此广博,您从新石器时代的玉器、商周青铜器、瓷器,乃至书画、藏传佛像到当代雕塑与油画,都有涉猎收藏。面对这么多艺术品,您怎么在有限的时间,探索近乎于无限的知识,而能成一家之言?

  曹:收藏是否需要很多的知识?我觉得未必见得。我收藏最重视的两件事,就是“鉴”跟“赏”。鉴,就是知道真假,赏呢,就是知道高低、美丑。一般人都以为“鉴”需要非常渊博的知识,其实,常识才最重要。我看到不少收藏家,讲起知识头头是道,所收的东西却都是假的,而有些知名的学者,也常常真假分不清楚,这都是有知识却没常识的缘故。

  讲到这里,我想举邱永汉先生为例。邱先生在日本成为知名作家后,想投资股票,于是他去请教许多股票经纪人,问股票该怎么买?后来他把这些人的建议列表以后,完全反向操作,结果大为成功。他说,这些经纪人如果真懂得怎么做,早就发财了,不会还待在证券公司里当小职员,所以他们讲的应该都是错的。这就是常识,也是判断力。

  知识很重要是没错,但作假的人也都是很有知识的;跟作假的人比知识,我们不见得会占上风,这时候,知识就不如常识了。譬如,明成化鸡缸杯,刘益谦先生花了近三亿港币买;如果有一个人,说他最近也买了一个鸡缸杯,只花了十万港币,那真假还用问吗?这个人如果还引经据典,说根据器形、胎、釉、颜色及画工,这十万港币的鸡缸杯是真的,那就叫做有知识、没常识。知识是死的,常识是活的,这点值得新进藏家参考。

  问:您的收藏最为人称道之一,就是不追逐所谓市场主流的明星,而是依自己的定见与眼光建立收藏。许多人购藏作品,专家建议必不可少,但如何从众声喧哗中,拥有自己的定见往往是最难的。这一点,能否请曹先生分享您的自身经验?

  曹:谈恋爱,大概没有人会请专家来提供建议吧?收藏,如果不是出于个人的喜爱,而把收藏当投资或事业来经营的人,才会找所谓专家来提供建议。而专家的建议能不能听呢?恐怕还是要回归常识的判断。所以,自己没常识与判断力,找专家也是不行的。换句话说,收藏如果没有自己的定见,还是别碰这个最好。

  收藏有好处避免退休恐慌症

  问:从曹先生您迈入收藏迄今,收藏市场历经了多次的景气荣枯,其实也像您过去创新的晶圆专工产业一样,都面临着循环起伏。对于有志踏入收藏的年轻收藏家,您能否以过来人的成功藏家经验,分享真正的收藏之乐,以及短线进出可能会带来的苦果?

  曹:我觉得收藏应该以喜爱为主,不能完全把它当投资来看。理论上,我们很喜欢的东西,别人也可能喜欢,将来我们要脱手,就有人承接,所以应该可以保值。收藏东西享受了赏玩的乐趣,又可以保值,这就够了吧?真要想赚大钱,我建议去买股票。当然,有的人把艺术品当股票来炒作,也可能赚钱;但是这需要大资本,还要费尽心机来操弄市场,结果把自己弄得面目可憎;实在划不来。

  对有志于收藏的年轻朋友,我建议的是多研究鉴赏,用真心爱心来收藏,那应该就不会失败;如果满脑袋只想赚钱,外面就到处是陷阱。所以,有正确的心态非常重要。

  问:收藏艺术带给您人生、家庭与事业哪些不同的体悟与改变?

  曹:有了艺术收藏,生活当然丰富很多。一方面生活圈子广了,可以交到世界各地有趣的朋友;另一方面可以接触各式各样的艺术作品,心情可以常保轻松愉快。如果假日携家带眷去看艺术展览,彼此交换意见,也是很好的家庭聚会方式。至于事业方面,收藏的好处是让我们退休后有事情干,不会有退休恐慌症。这样该交棒就交棒,让事业可以新陈代谢,也是很好的事。

  

  来源:京华时报(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